c3lez火熱連載玄幻小說 重生之西部狂想 txt-九十一章:津門風雲(十五)-s1abr

重生之西部狂想
小說推薦重生之西部狂想
任自强打定主意后,为晴子雇佣佣人和司机都不怎么上心了。他想迫切回酒店制定计划,趁月黑风高尽快展开杀鬼子以及其走狗大业。
让他们在自己国土上多嚣张一天,都感觉是一种罪过。
諸天裏的美食家 斯文客南宮恨
“晴子,看着差不多随便雇两个人得了,她们只是暂时充充门面。等你回到家乡,在家乡重新招佣人,想必你家乡人是好是坏你应该熟悉,用着也放心不是?”任自强如此建议道。
快穿之男配攻略
“嗯,强哥,我也有同样打算。”晴子道。
两人在日租界全程用岛国语对话,有晴子这个纯种的岛国人在,哪怕任自强没穿和服,也被人认为是岛国人而不敢轻易造次。
何况岛国人在租界不穿和服的大有人在,包括女人也是如此,所以任自强和晴子此行相当顺利。
很容易就从中介公司雇佣到两位刚来津门‘淘金’的岛国女孩,以及一位司机。如何安顿他们那是晴子操心的事,任自强直接当了甩手掌柜。
他现在满脑子想的是如何摸清小鬼子身份住所,大杀特杀。当然,还不能不分好坏随意杀戮,要捡有钱有权还恶行累累的小鬼子。
想着还要不要麻烦地头蛇姜般若,可他又担心,此事关系甚大,多一个人知道就多一分泄露的风险。
两人回到利顺德酒店,刚好陈三也租好房子回来。一人计短两人计长,他随即支开晴子拉陈三说出了心里话:
“陈三,我今天去日租界看到小鬼子嚣张的不行,我气不顺呀?”
“怎么?强哥,有小鬼子惹你?”陈三立马同仇敌忾。
“小鬼子没惹我,但看他们骑在咱们同胞头上作威作福,耀武扬威,我咽不下这口气。所以我想干死他们一些人,方能出了这口恶气,你觉得怎么样?”
“强哥,你看你说这话,你指哪儿我打哪儿,我都听你的。”
“那好,你下午***租界打听消息,选一些有恶行又有钱的小鬼子,好方便咱们下手。顺便摸摸替小鬼子卖命的刘寿岩这些走狗的消息,这次一并除了他们。”
“嘿嘿,强哥,这事我拿手,保证晚上咱们就能行动。”陈三贼兮兮笑道。
“这么快就有消息,难道津门有你认识的同道或熟人?”任自强惊讶道。
“我在津门没认识的人。”陈三摇头,接着笑嘻嘻道:“强哥,打听这些消息很容易的,你忘了咱们的身份了吗?咱们是丐帮呀,你要说谁对本地人最熟悉,除了黄包车夫就属满街的叫花子,谁好谁坏他们都门清。”
“对呀!”任自强一拍大腿,自嘲的一笑:“你要不提醒,过了几天好日子,我差点都忘了自己叫花子身份!”
少女太後:棄婦榮華
接着他又担心道:“陈三,这里的叫花子咱们也不熟悉,你可要小心从事,别漏了马脚。毕竟这是搞小鬼子,一旦走漏消息那可要捅破天,咱哥俩就只能亡命天涯了?”
“放心,强哥,蛇有蛇路,鼠有鼠道,做这些事我最拿手了。”
“那行,这两把撸子你带上,切记一旦发现事不可为,保命为第一要务。太阳落山前要赶回来,晚上我还要带你们去尝尝意国大餐呢!”
獨寵萌妻 虞千尋
“明白了,强哥,那我先去了!”
“嗯,去吧!”
目送陈三走出房间,他随即走到阳台上,看着日租界方向,学着《大宅门》白七爷唱起了京剧:“看前方黑洞洞,定是那贼巢穴,待俺赶上前去,杀他个干干净净!”
等到傍晚,陈三兴冲冲回来:“强哥,路子我已经趟熟了,选了两个目标,一个是刘寿岩,一个是贩卖烟土的小鬼子叫藤井的。”
“好,咱们先去吃饭,等回来后再行动。”
外灘裏十八號貳 茅捷
阿尔瓦洛住在意租界,在任自强看来,整个租界区就意租界最为漂亮整齐,有让他回到上一世地中海意国小城的感觉。意式建筑群角亭高低错落,入眼皆是圆拱和廊柱,兼有广场、花园点缀其间。
位置也极为优越,紧靠海河和津奉铁路津门站。
在阿尔瓦洛家,任自强受到的待遇如出一辙,明为吃饭,实际也是看他的‘珍藏’。
阿尔瓦洛销售的军火以他本国货和德货为主,足以表明此时两国就勾搭上了。
任自强依旧是看了都说好,表达出极为强烈的购买欲望。但一看阿尔瓦洛给得价格,心里哇凉哇凉的。这分明是拿他当肥羊宰,比安德鲁给得价格贵的不是一星半点。
同样的一挺捷克式轻机枪,安德鲁才报价700大洋,他竟敢要850大洋。
阿尔瓦洛信誓旦旦说:“密斯任,我这个价格可是最有诚意的,和你们国府大宗采购价格都是一样的。”
美人如墓
他不提国府还好,一提国府任自强更是气不打一处来。作为来自后世的他,没少从资料中得知当今国府关于军火采购方面猫腻多多,有裙带关系的四大家族从中截留贪污不知有多少钱了。
为什么在国外相当于废铁一般的军火在华夏卖得那么贵,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军火采购中国府有人上下其手推高的。
对他任自强更不客气:“阿尔瓦洛先生,你既然这么没有诚意,这顿饭不吃也罢!”他都准备拂袖走人。
“密斯任,你不能这样啊?我这只是报价,咱们还可以商量这来吗?”阿尔瓦洛当即服软。
“阿尔瓦洛先生,我很忙的,还有好几家像你这样的供货商邀请我,而且我不是这一锤子买卖,只要你价格合适,我以后的订货量是千万计。”
为了积压他们的利润空间,任自强不惜扔出更大的馅饼。
“明白,明白,我保证让您满意。”阿尔瓦洛肉疼的报出新的价格,这回有点靠谱。
但任自强依旧像在安德鲁家做法一样,我看了你的货,你也要看到我的真金白银,完后再谈。
總裁上司很曖昧
在他强势逼迫下,自负而优雅的阿尔瓦洛被打击的体无完肤,信心大跌,再不见迎接时的优雅从容。
同样,任自强却很自得,你洋鬼子不是牛掰吗?我就是上帝派来专门整治你们的天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