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sjk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說 和神仙女同居的壞小子 線上看-第482章 大結局!相伴-y6k1b

和神仙女同居的壞小子
小說推薦和神仙女同居的壞小子
草原的远处,一个身影渐渐放大,那个人,是斋主。
“老天爷不开玩笑,它做事情自然有目的。”斋主看着他说道:“昊天做这么多事,撒弥天大谎,构惊天之局,除了永夜的需要,最主要的目的当然还是我。在草原上的那一刻,它成功地让我相信,张楚楚真的是修罗的女儿让我把人间之力灌注到她的体内。我说过自已对抗昊天的方法是什么,我不往三界外跳,直向人间去把自已与人间融为一体,这种方法很安全,又很危险。”
“但昊天并没有找到您。”
“我就是人间,人间之力就是我的一部分。现在我的一部分,便在张楚楚的体内。从那一刻开始,它就已经找到了我。”斋主看着张楚楚微笑说道:“在这些天的旅程中,它一直在看着我,我也一直在看着它。”
张楚楚看着泗水里的柳影,瘦削的身子微微颤抖 惘然不安,然后就像最开始在草原上看到斋主发脾气时那样,她开始悲伤。
“其实很早便隐隐察觉到,我的命运和你的命运会纠缠在一起。我身在红尘中,心系人间事,感知不够清晰,你大师兄身心皆净,所以比我的感知还要更加强烈。所以那年他从草原回来之后,便一直试图让张楚楚和我保持足够远的距离 只不过那时候的他,以为张楚楚是修罗的女儿,却没有想到事实的真相竟是如此。我不相信命运,更不相信我的命运会注定与她的命运纠缠不可分离,然而事实上,在天意的安排下,这些事情早已注定。”斋主看着秦杰说道:“她在烂柯寺里变成了修罗的女儿,然后你带着她被人间追杀 我有很多次机会都可以出手,但我始终没有出手,如今想来,是因为当时的我,已经隐隐察知到命运的走向,所以本能里只想与这件事情保持足够的距离。”
秦杰神情黯然问道:“那师父您最后为什么还是选择了出手?”
斋主沉默片刻后笑了起来,摊开双手说道:“我也不知道……大概是因为我在人间实在呆的烦了,潜意识里想看看上天安排的命运是什么,于是顺势而行,借这个机会破除自已的心障,上天与那厮战上一场?你不要急着批评我。”斋主看着秦杰微笑说道:“怪你小师叔吧,经过千年修行,我本来已经变得足够平和隐忍,他非要拿把破剑就去逆天,积累到如今,终究是要暴的。”
秦杰声音微颤说道:“这一战……没办法避免了吗?”
斋主指着张楚楚说道:“先前说过,我的一部分在她的身体里,它一直在看着我,我也一直在看着它,它知道我在哪里,我也知道它在哪里,那么我便无法再拒绝它的邀请,这一场战斗势在必行。”
秦杰一直在思考,一直在痛苦地思考,用尽自已所有的智慧与经验在思考,忽然间他想到一件事情,眼睛骤然明亮,看着师父说道:“不对……如果修罗就是昊天,它为什么要让永夜降临人间?”
“这些天我也在思考这个问题。我在想,人间地土地,昊天便是辛苦耕种的农夫,一茬一茬收着庄稼,再肥沃的原野,种了很多年庄稼之后,也总是需要休息的,永夜大概便是休耕的时间。还有一种可能,人类在人间不断繁衍,数量越来越多,文明越来越发达,修行者的数量越来越多,越五境的强者也越来越多,昊天的食物来源虽然会更充沛,但它也开始恐惧,在草原上吃涮肉的时候,我曾经对你说过,狮子固然强大,但如果野牛的数量足够多,它也只有死路一条。蚂蚁固然卑贱,如果有足够多的蚂蚁飞上天空,也可以把整片天空都遮住,如今想来,佛陀当年说人人可以成佛,或者便是这个道理。”
“您早说,昊天害怕人类繁衍生息强大,所以在人间发展无数万年,到了某种临界值的时候,它便会降下大灾难灭世?”
“应该便是这个道理,当然,这依然只是你我的推论,真相到底如何,看来只能等会我当面来问它。”
秦杰忽然说道:“我懂了。”
斋主沉默片刻后说道:“我也懂了。”
“师父您错了,小师叔也错了,反而莲世界是对的。”
斋主叹息说道:“不错,如今看来他才是对的。”
“还来得及吗?”
“我此时已经在路上,自然来不及回头,而且这是我的故事,我要去试试自已的方法究竟能不能行,至于以后故事怎么写,那是你的事情。”
“我担心自已没有能力写这个故事。”
“没有修罗,也可以说有很多修罗,昊天是修罗,因为它要降下永夜惩罚人类,我是修罗,因为我要逆天,她也是修罗,因为她就是昊天。你也是修罗,因为你来自另一个世界,按照你的说法,那个世界最广阔的区域,都处于极端的寒冷之中。如果我不行,那么你就必须行。”
斋主看着他说道:“事实上,从你开始修行的那一天开始,你就有且一直有这种能力,你可以改变这个世界,现在或者以后,只看你如何选择。”
秦杰看张楚楚。
他眼中的情绪很复杂,再如何精妙的文字都无法形容,有些陌生,有些熟悉,有些难过,有些悲伤,有些畏惧,有些挣扎。
他似乎想说些什么,但最终什么都没有说。
他望向头顶被柳枝分割成很多区域的天空,问道:“师父,您有信心吗?”
斋主随他一道望天,叹息说道:“从来没有真正打过,哪里来的信心?”
重生之菜鳥法師 楚若夕
无数年来,斋主一直在思考怎样战胜昊天,他想过很多方法,不停地躲避,不停在学术与精神层面上思考,却没有实践过。
张楚楚这时候忽然抬起头来,安静望向天空。
然后她收回目光,望向斋主,说了一句话。
“其实,我也没有信心战胜你。”
张楚楚的双脚离开了河畔的草地。
她飘到了泗水之上,微黄的短发,瞬间变得无比乌黑,然后渐渐变长,如瀑布般披散在她的肩头,又像是无数道光线。
她黑色的眼瞳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白,然后与眼白相融,紧接着变淡,淡到仿佛透明一般,然后有淡淡的圣洁光团氤氲其间。
两种截然不同的情绪,出现在张楚楚的脸上,一种是人间张楚楚的惶恐不安畏惧与痛苦,另一种则是在草原马车上曾经出现过的漠然。
绝对的漠然,排斥生命与喜乐的带有神性的漠然。
看着这幕画面,秦杰觉得自已的心脏忽然间被撕碎成泗水畔的柳枝,痛苦地唤出声来,唇角淌着血,伸手便要去抓她的脚。
斋主悠然叹息一声,轻抑衣袖,把他定在河畔。
静静流淌的泗水水面上,张楚楚的身体不停发生着变化,瘦削的身子渐渐变得丰盈,黑色的衣裳被撑破,变成无数道丝缕,露出的肌肤。
黑色的长发随风飘舞,她脸上的神情变得越来越痛苦,身体不停扭曲,像在一张网中不停挣扎,然后渐渐静止,只剩下漠然。
破裂的衣衫丝缕如水般滑落,露出温润光滑的肌肤。
那个瘦削的普通的病弱的张楚楚不见了,此时出现在人间的张楚楚,是一个美丽女子。
无论是五官还是身体,都那样的不可挑剔,完美到了极点。
完美的身体与容颜,配上圣洁存漠然的神性,给人一种不容侵犯的感觉,仿佛就像是某些道门教派供奉的昊天女神像。
此时的张楚楚和天女像唯一的区别便是她的肤色,她的肤色依然显得有些黑,一如从前。
她的双脚却很奇妙地洁白如玉,如两朵雪莲花。
斋主看着这幕画面,感慨说道:“身在黑暗,脚踩光明,原来如此。”
张楚楚的身子是黑的,像炭一样。
张楚楚的双脚是白的,像玉一样。
秦杰替她洗过澡,最喜欢抱着她的脚睡觉,很熟悉她的身体,熟悉她的双脚,熟悉她的一切,此时看着这具黑白分明的完美身躯,却觉得无比陌生。
张楚楚是黑的,也是白的,就像她在烂柯寺最后一局棋落下的那颗黑子一般,随着时间的流逝,最终在草原马车里变成了一颗白色的棋子。
至此秦杰再没有任何侥幸的希望。
这个世界没有修罗,昊天便是修罗。
这个世界没有冥界,当昊天让末日来到时,人间便是冥界。
无数的光明从张楚楚的身体里喷涌而出,平静的泗水水面像镜子一般,把那些光线凝成一道光柱,然后反射到高远的碧蓝天空之上。
河畔也开始光明大作,无数光丝从斋主的身体里钻出,与张楚楚喷涌出的光线系在一起,他的一部分在张楚楚的体内,于是他便无法离开。
斋主望向自已身体里渗出的光丝,觉得很有趣,甚至还伸手去摸了摸,就像弹琴一般轻弹,然后他问道:“到时间了?”
都市狂兵 乙崛
张楚楚的脸上没有任何情绪,声音也没有任何情绪,分不出来男女,没有任何波动,却并不是机械的。
只是透明空无的。而且那道从她身体里响起的声音。
拥有无数多的音节,复杂的根本无法听懂,更像是大自然的声音。
最佳幸福 紫蘇落葵
斋主听懂了。
于是他笑了笑。
秦杰没有听懂,但他知道分离的时刻到了。
一个是自已最敬爱的师父,一个是相依为命多年、生命早已合为一体的女人。
毫无疑问,这是一个人所能想像到的最痛苦的抉择时刻,幸运或者不幸的是,他此时没有能力做选择,或者说可能不需要做选择。
秦杰不能动,只能坐在泗水畔的草地上,看着被无数万道光丝联系在一起的两个人,望向张楚楚的目光变得越来越平静,越来越淡漠。
仙界聊天群 天問本尊
“人间之事我管了太多年,有些累,也有些烦,有些厌恶,所以我不想再管了,你看,事实上人间的这些人也不想我管。”斋主把飘到眼前的一根光丝挥手赶走,看着秦杰说道。
秦杰没办法动,只能看,只能哭,所以他大哭起来,泪水在脸上纵横,然后他又开始笑,莫名其妙的笑,神经质般地笑。
斋主有些讷闷说道:“当时在草原上,昊天终于找到我,所以它很高兴,才会又哭又笑,你这时候又是为了什么犯病?”
校花的貼身天師
秦杰忽然发现手能动,抬袖擦掉脸上的泪水,说道:“我是在恨。”
“恨什么?恨你媳妇儿?”斋主大笑说道。
秦杰看着斋主,说道:“我恨师父你不负责任。”
斋主怔了怔,说道:“我哪里不负责任了?”
“您就这样上天了,天道盟怎么办?清梦斋怎么办?”
“这种小事,我都不感兴趣,更何况昊天?”
“就算昊天没兴趣,那道门怎么对付?”
“如果你们连人间的敌人都对付不了,又怎么对抗昊天?”
斋主微笑说道:“再说,我又不见得一定会输。”
笑容渐渐在斋主的脸上消失,他看着飘在泗水之上,浑身大放光明的张楚楚,忽然说道:“我就知道是你,而在你找到我的同时,我也找到了你,你有没有想过。这些天我一直在做什么?”
张楚楚面无表情。
像是没有听到这个问题,身上的光丝越来越繁密,渐要成流。
斋主看着张楚楚说道:“在你眼里,人类都是蝼蚁。如这些年来。你想尽一切办法要找到我,邀我上天一战。但你有没有想过,其实我也很想邀你来人间做客?”
无限光明里,隐约可以看到神情若冰的张楚楚,细而精致的眉头微微蹙了蹙,似乎斋主的这番话,对她确实构成了某种威胁。
斋主微微一笑。
然而片刻后,她蹙起的眉心便平伏如镜,光明再盛,与斋主紧紧相联,然后映于平静的泗水水面,再被折射成一道光柱投向碧空之中。
光柱落在碧空的位置,渐渐出现一道光门。
那扇门正在开启,门后隐隐可见光明的神国。
斋主把他从草地上拎起来,手臂一振,扔向北方。
斋主飘身而起,离开泗水,飞向碧空里那道光门。
斋主抖了抖脚,把鞋底的泥土岩屑抖掉。
他看了人间一眼,又望向张楚楚问道:“想回去?你回不去了。”
张楚楚完美的脸上本来没有任何情绪,此时却忽然流露出极大恐惧。
光明大作,然后散开。
昊天神国的大门,就此崩塌。
天穹开始震动,有些地方,甚至出现了极细的裂痕。
天空里极细的裂痕,对人间来说其实已经无比开阔。
无数非金非玉的白石,自天而降。呼啸而落,与空气急剧摩擦,变成数万颗流火的陨石,落在宽阔无比的海洋上。
海上生起无数巨大的浪花。
生出无数炽热的水雾。
水雾里有无数死去的鱼与鸟。
人间无恙。
在数万颗流火陨石里,有一颗近乎透明如同水晶般的石头。
武道證仙
当流火入海时,那颗水晶,折射着天穹散放的光明。
在空中画出一道明亮的弧线,向着人间北方而去,最终不知落在何处。
极北寒域从来没有下过雨,只下雪,当黑夜延长,荒人部落南迁之后。这片全无人烟的静寂之地,更是连雪都很少下。
但就连这个地方都开始下雨。
热海表面的雪层,被暴雨击打的千疮百孔。
那座世间最高的雪峰上,也因为暴雨产生了几次滑坡雪崩。
其中有一处最大的豁口,看上去就像是被天外飞石击中一般……秦杰醒了过来。
他发现自已在草原之上。
这时候雨已经停了,他只能从身旁青草上的水珠和泥泞的土地。
判断出这里曾经下过好大的一场雨。
他不知道过去了多少天,但想来已经是段很长的时间。
很多天食水未进,他的身体虽然强横,依然感到了虚弱,被斋主填饱的肠胃早已空空如野,但他什么都不想吃。
他坐在雨后的草地里,坐在泥泞的原野间,抱着双膝,瑟瑟发抖,看着雨后的天空,瘦削的脸颊被天光照的非常苍白。
天还是那个天。
没有任何变化。
师父与昊天的这一战,应该是输了吧?
無限動漫世界
师父死了。
张楚楚是昊天,回去了,也就是死了。
他很痛苦。
最令他痛苦的是别的事情。
直到此时,他才想明白师父登天之前对自已说的那番话。
他本来有可能改变这一切。
但因为很多原因,他没有想到,或者说不想想到,所以他什么都没有做。
他眼睁睁地看着昊天找到了师父。
他眼睁睁地看着师父登天一战,然后失败。
秦杰抱着双膝,看着天空。
他就这样坐着。
什么也不想说,什么也不想做,什么也不想想。
他不知道自已该做些什么。
就这样,从白天一直坐到日落,坐到黑夜来临。
秦杰看着渐黑的夜空,忽然呆住了。
他站起身来,摇摇欲坠。
他放声而笑,笑声越来越大,因为声音很嘶哑,所以听着像是在哭。
他躺倒到湿漉的草地上,纵情地笑着哭着,像孩子一样打滚蹬腿……一轮明月,出现在夜空里。
以愛之名,流離半生
那当然不是真的月亮,或者说,不是秦杰熟悉的那个月亮。
他的视力很好,没有看到环形山,只看到温暖的光明。
斋主还活着,还在天上战斗,只不过换了一种方式。
斋主说过,那一定很美。
这画面真的很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