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5neu熱門連載都市言情 蓋世鐵匠 起點-第二百九十八章 放任鑒賞-r4k9h

蓋世鐵匠
小說推薦蓋世鐵匠
见到齐云千,宁浮生的心中又是激动又是惊喜,齐云千的眼中也露出了浓浓的关爱之意与欣慰笑意,不过此时此地却不容他父子两人把酒叙旧,两人将心头之事暂且压在了心底,全神应付火无葬。
宁浮生破生纹由生转死,只一瞬间就将火无葬的这丝神识破灭干净,而后与齐云千一起将印葬纹加持了一次,不过在宁浮生加持印葬纹的时候却发现,这里的印葬纹已经有些裂痕了。转头看了一眼齐云千,却见他面色严峻,眼中尽是担忧。
“火无葬吸收了太多的能量,想必当真要苏醒了,这可如何是好!”齐云千说道。这近二十年中,他从未走出过无葬沼泽,甚至没有离开过火无葬,饿的时候,他只能用印葬纹分出一个分身四处找寻食物,渴的时候也是如此,所以这些年他过的十分艰苦,但就算如何艰苦,只要火无葬被封印在这里,一切都值得。但,事与愿违,二十年的努力恐怕要毁于一旦了。
宁浮生见到齐云千担忧而又不甘的复杂神色,心中微微作痛,说道:“爹,试试破生纹吧,这是我将印葬纹完善后的纹理,功效非凡,或许它可以将火无葬再次封印。”
说话间,宁浮生双手吃力探出,虎吼一声,成片的血红色纹理轰然冲入了印葬纹中,而后生气全部被宁浮生抽出,只剩下了浓浓的死气。刚刚做完这些,就听印葬纹中传出一个冷冷的笑声,道:“凭这种纹理就像将我封印吗?哼,岂不知这印葬纹都是我传于世人的?”
宁浮生大吃一惊,齐云千则是冷笑说道:“别听火无葬的一派胡言,这印葬纹的形成无人能够知晓,伏葬皇也是在偶然所得,但并不能将其完善,所以后人都以为印葬纹是伏葬皇所创!”
宁浮生释然后,眼中神色变的凌冽起来,又是一片破生纹划动而出,不料就在这个时候,火无葬却是发出了惊天笑声,笑罢后说道:“可笑啊可笑,想我创出无葬后,本身就是一个死人了,你竟然用死亡气息对付我,这不是要助我冲出禁锢吗?”
听到这话,宁浮生与齐云千同时呆住了,他们没想过死亡气息竟然对火无葬有利!沉默片刻,宁浮生笑道:“哼,如果这死亡气息当真对你有利,你还会告诉我?”这话一出,火无葬那嚣张的笑音戛然而止。
宁浮生知道自己猜对了,而后更是不断的用破生纹加固着这里的禁锢,此时宁浮生心中也有疑惑,火无葬既然就是御葬人,也是让无葬出现在玄刹大陆的罪魁祸首,那么,究竟是谁将他封印的呢?
齐云千看出了宁浮生的疑惑,说道:“没有人封印他,只是他的能量已经枯竭,所以沉睡在了这个地方,当伏葬皇追杀念无葬来到此地的时候,才刻画下了印葬纹,以防他破土而出。不过火无葬太过强大,伏葬皇的印葬纹根本不能将完全禁锢,所以当我发现这个情形的时候,就留在了此地!”
英雄聯盟之絕世皇子 牧詩彥
宁浮生恍然大悟。
“轰!!”一声爆裂之音突然传出,紧接着就见印葬纹与破生纹骤然破碎。齐云千与宁浮生大惊失色中,被这股爆炸的余波震出了几百丈。
站定身形后,宁浮生见齐云千的神色不是很好,将一瓶永恒的金属递给了他,说道:“爹,服下它。”
齐云千二话没说就将永恒的金属服下,瞬间时刻,他就感觉自己又恢复到了巅峰状态。只是,他还未来得及高兴,就见浓烟中一个身穿火红衣服的老者,手提炼金容器缓缓走出。
“他出来了。”齐云千的语气苦涩无比,二十年的努力终于还是毁于一旦了。
宁浮生死死的看着那个老者,封葬刀之上的破生纹也自流转不止。
老人看了齐云千与宁浮生一眼,呵呵一笑,抬头望天说道:“好久没有看到外面的景色了,不过现在看到还是没有一点惊喜。算了,今天也算高兴,就送你们两人上路吧。”说话间,老人晃动了一下炼金容器,只见里面轰然冒出了十只念无葬。这一来齐云千与宁浮生都吃了一惊。
嬌妻難寵:老公,我要退貨 沈若歡
危急时刻,宁浮生将破生纹奥义尽数传进了齐云千的脑海中,以图齐云千可以自保,传出破生纹的同时,宁浮生也击出了无数破生纹,将那些嘶吼连连的念无葬尽数挡在了身前。深吸一口气,暗夜吞噬终于第一次被他完全的调动了起来,疯狂的吸收着四周的能量波动。
“傻子,吞噬无葬啊,暗夜吞噬可以吞天噬地,吞个念无葬不是很轻松的一件事情吗?”此刻暗黑皇叫骂道。
听闻这话,宁浮生苦笑一声,在先入为主下,他以为只有破生纹才能灭杀念无葬,却将暗夜吞噬最可怕的一个能力忽略了。
“浮生,你的破生纹我虽然可以明悟其中的奥义,但无法施展!”这个时候齐云千说道。
重生娛樂圈女皇 凰然若夢
宁浮生心中一震,来不及细想就将眼前的一只念无葬吞噬进了暗夜吞噬本命属性珠之内。这一来,不但齐云千有些反应不过来,就算是那火无葬也愣住了。念无葬强大无比,在这个世界上除了火无葬,根本没人是它们的对手,岂料就这样被一个小子吞掉了一只。
“这是…。”老者提着炼金容器喃喃说道:“暗夜吞噬吗?这种本命属性应该消失了才对啊,为何还会出现在世间?”
“为的就是将你诛灭!”宁浮生喝道,说话间,他疯狂的开启了暗夜吞噬,只是一瞬间的功夫,眼前的念无葬就被他全部吞了个干净,之后他才发现,自己体内的死亡气息更为猛烈了,不过有暗夜吞噬的束缚,这些死亡气息还不能将宁浮生怎样。
“我知道了!”宁浮生突然说出了这么一句话,齐云千不明就里。宁浮生接着解释道:“之所以你不能施展破生纹,是因为你的体内没有死亡气息!”
“小子够聪明啊,呵呵,那就让我来试试你的能力吧!”说话间,那老者单手一挥,只见一道金属元素就冲向了宁浮生。
宁浮生突然大笑,道:“你以为只有你会召唤金属元素?”双手连挥中火无葬击出的金属元素尽数变成了虚无。
那火无葬,也就是那个老者又自一愣,说道:“竟然还有人能够召唤金属元素?呵呵,看来在我沉睡的时候,人类倒是进步了不少。”
“都去死!”火无葬突然暴怒,呼喝声中,一股浓烈无比的吞噬之力直接将宁浮生笼罩了起来,而齐云千也被笼罩在了其中。仅仅一瞬间的功夫,齐云千的身形就变的佝偻了起来,宁浮生大吃一惊,这火无葬的吞噬能力比之念无葬的当真要强悍数十倍,不然凭着齐云千的修为,肯定不会在瞬间就变成这个样子。
吃惊中,宁浮生击出破生纹,将吞噬之力破碎,而后赶忙将生之气息灌入了齐云千的体内,这才堪堪将齐云千自死亡线上拉回。
“暗夜!吞噬!”宁浮生一边将死亡气息击向了火无葬,一边疯狂的吞噬了起来。这一刻,老者的脸色终于变动了几下,而后与宁浮生相抗。
只是,掌握了生死奥义的宁浮生已经处于当世无敌的层次了,任凭这火无葬力可破天也无法改变死亡的结局。
“吼!”老者突然嘶吼一声,身形骤然暴涨了起来,这个时候,他终于将自己火无葬的身体暴露了出来。那是一具闪烁着火焰的庞大身躯,身躯之上涌动着让人心颤的能量。不过,他的能量越是充沛,对宁浮生来说就越是一件好事。疯狂的吸收中,无葬沼泽的上空也布满了无数的血色黑雾,这是火无葬挣扎后的结果,他并不想就这样死掉,于是将所有无葬的能量全部返加在了自己的身上。
在大陆的某个地方,祖万宗众人正与无葬厮杀,却突然发现眼前的无葬都开始虚弱了起来,惊喜中,他们也感觉诡异无比。不过宁浮生却是笑道:“不必再杀了,无葬终究会消失的。”说完这话,宁浮生的分身也开始了疯狂的吞噬,直接将周围的无葬尽数吞进了自己的体内。
众人见到这种情形惊骇欲死,这已经超出了他们的认知,在他们看来,无葬只能诛灭或是镇压,还从未见过一个人能用吞噬的方式将无葬毁灭。
无葬沼泽中,火无葬嘶吼连连,大声叫道:“我不甘心!我不甘心啊!”
宁浮生冷笑道:“不甘心又能怎么样?你的无葬迫害了多少生灵,那些生灵会甘心吗?现在我问你,当初你为何要创造出无葬!”火无葬既然是御葬人,又可控制无葬,那么显而易见,这无葬根本就是他创造出来的。
火无葬嘿嘿直笑,有些疯狂的说道:“我只是想看看,如果整个玄刹大陆布满无葬后是什么样的一个情形。”
宁浮生咂舌不已,原本他以为火无葬有着什么野心,不想得到的答案却让人如此苦笑不得。或许,有时候一个谜团背后的真相,就是简单的可笑,只是‘我想’这么简单。但就是这两个字,却可以繁衍出无数欲望,在欲望的驱使下,做出任何出人意料的事情都在情理之中。如同火无葬一般,他肯定是个强大的炼金术士,但就是因为‘我想’他将自己变成了火无葬,又是因为‘我想’他将无葬布满了玄刹大陆。
“我可以满足你的愿望!”宁浮生冷笑说道,这个时候火无葬已经无力抵抗宁浮生的吞噬了,随着他吞噬的能量越多,这暗夜吞噬的威能就是越大,此消彼长之下,火无葬的结果可想而知。
一天之后,火无葬终于发出一声哀嚎,话语中还是‘我只是想看看…。随着火无葬的死亡,无葬沼泽的上空也落下了阳光,这一刻,宁浮生才发现阳光竟然是如此的可爱。
火无葬死了,死的很简单,简单的如同他为何要创造出无葬一样。可是,如果不是宁浮生身怀暗夜吞噬,现在的玄刹大陆恐怕已经变成了火无葬想看的样子了。如果不是宁浮生的极度恐慌能够抵消火无葬带给他的负面压力,现在宁浮生肯定也会变成一只强大的无葬,如果没有破生纹,火无葬不会被被死亡气息重创,那样的话,火无葬还能继续与他周旋!不过很多事情都是没有‘如果’的。
齐云千重重的呼出一口浊气,笑道:“我没想到,这不可一世的火无葬竟然就这么被你吃掉了。”
宁浮生摆摆手,没有说话,面色也变的痛苦了起来,齐云千惊声问道:“浮生,你怎么了?”
宁浮生哑声说道:“撑着了。”说话间,他的嘴中冒出了一颗漆黑色的珠子,宁浮生微微一笑,手上破生纹流转而出,将其层层封锁了起来,而后伸手一扔,那颗漆黑的珠子就自没入了远空。
“那是什么?”齐云千见宁浮生已经恢复了正常,于是问道。
“暗夜吞噬的本命属性珠,我将所有无葬都封印在了里面,那里也变成了一个只有无葬的世界。将它封印后,就扔出去了,或许在几百万年后,这暗夜吞噬的本命属性珠当真可以变成另一个崭新的世界。”宁浮生笑道。
齐云千皱眉道:“这么贵重的东西,你就这么扔了?”
不眠高手
宁浮生嘿嘿一笑,说道:“比之很多东西,它并不珍贵,比如说,家庭。”
后记
无葬终于在玄刹大陆上消失了,所有生灵又开始了他们各自的生活,兽人部落还是一再试图毁灭人类,而圣光防线也又一次的组成了。在宁浮生大婚的日子,圣光城主不止一次提出要让宁浮生威慑一下兽人部落,不过宁浮生却是笑而不语。当他明悟了生死奥义后,就知道很多事情都有他固有的规律,谁也无法改变,如同,兽人不可能成为人类的朋友,男人跟男人也不可能生育。对于这些人力无法改变的自然规则,宁浮生只能选择放任不管。
几年后,神言之堡的封印被一个神秘人解开,而那里面的无葬也变成了一具具的尸体,这种事情谁也不想看到,但谁让明泰月丧心病狂同化了如此多的生灵呢?无论什么生灵,只要被无葬同化成功,那么就已经死去了,就算宁浮生的生死之力也不能将他们死而复生。
转眼又是几年,大陆上的人渐渐的将宁浮生这个名字忘却了,很多人偶尔还会想起,但却只能唏嘘,因为他们根本不知道宁浮生在什么地方。
传奇,只是一段故事,说完之后,这段记忆也就会减弱一些,直到众人失去了继续讨论的兴趣,那这段传奇也就落幕了,就算圣光城中还耸立着宁浮生的雕像,也没有多少人去膜拜了,或许再过几年,那些新出生的孩子,就不会知道宁浮生到底是谁了。或许他们只会在教科书上看到这么一段文字;一个叫做宁浮生的英雄拯救了玄刹大陆,为了纪念他的伟绩,圣光城主与炼金岛、黑暗伏葬界、巨龙族、凤族等各个种族为其建造了一座雕像,并称之为盖世铁匠。
“哥哥,这个雕像真丑,一点也不像老爹。”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女孩对自己身边的小男孩说道。
小男孩的年纪虽然不大,但一举一动却是老成无比,他伸手拉着小女孩的手,说道:“不要多事,老爹今天要去拜访圣光城主,我们还是快去通知光蕊阿姨吧。”
“为什么不告诉东方叔叔?”小女孩撅着嘴说道。
小男孩道:“你忘了,前天老爹与东方叔叔喝醉了,被娘臭骂了一顿。”
“那为什么不告诉宁不凡爷爷?”小女孩睁着乌溜溜的大眼睛问道。
小男孩无奈一笑,说道:“宁不凡爷爷不去是炼金岛玩了吗?”
蛇妖夫君硬上弓 兜裏有煙
“哦,那我们还是快点告诉梦雾阿姨吧,她很想见老爹。”
小男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