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x7j7精彩都市言情小說 炮灰郡主要改命討論-第一百二十七章 畫張地圖看書-ep1io

炮灰郡主要改命
小說推薦炮灰郡主要改命
丁一、二、三努力了半天,在丁潇潇面前展开的,依旧是一张圈圈叉叉外加不等边三角形齐上阵的“地图”。说它是画的,并不冤枉,甚至说它是被脚画出来的,都不过分。
“这是什么?!”丁潇潇一脸的问号。
丁三指着上面用炭笔画的一道长长的线,一低头刚要张口说话,一个铜板砸到桌子上,随着叮叮当当滚到地上的声音,丁潇潇终于炸了。
“你到底沾了多少钱!?怎么像下雨一样没完没了。”
丁三赶紧把钱捡起来,双手奉上,一脸憨笑道:“以前也没觉得我这衣服这么多缝缝。”
然后,丁潇潇指着他手指发抖的功夫,丁三赶紧解释道:“这是一条街,城西最主要的街道,西街。”
这西归城,取名字太敷衍了吧。城东的主要街道就叫东街,城西的就叫西街?
吐槽归吐槽,丁潇潇急于弄明白城西的基本情况。
“这一溜圈是什么?”她指着黑线旁边的一排问道。
丁一回答说:“属下问过了,这些是他们标注的店铺,分布在街道两边的。”
丁三频频点头:“对对对,我数了三遍,确实是十七家。”
丁潇潇觉得自己应该能理解这么简单的人绘制的地图,但是实际上并非如此,她指着一排圈里的一个黑色的实心的方框问道:“这个,又是什么?黑店!?”
丁二回答道:“三儿写写画画的时候,属下去每个门脸转了转,其中,这个地方是没有人的。房屋不像是个店铺,说是住宅也没有烟火气,所以为了区别其他,就画了个方框,涂满了。”
有了这个注释,丁潇潇又指着圆圈后面几个实心的黑三角说道:“这些是没人住的小房子咯?”
丁二和丁三互看了一眼说道:“非也。”
景年知幾時 匪我思存
“这里是他们挨着家店混进去打探的具体经营内容。”丁一替二人解释道,“这些黑色三角形的是染坊,空白三角形是纺布的,还有两间丝织品店,一个卖铁器的,剩下的都是些……不太见得了光的营生。”
经过这么一介绍,丁潇潇略略盘算了一下,这条街上染坊和织布的占了大半。
“那这里的黑色长方形,也是个没人住的空屋子?”丁潇潇指着长街尽头处,疑惑的问道。
毕竟这个位置,挡住了整条大街。
丁三指着黑方块兴奋的说道:“这里啊,这是咱们昨天大展神威的地方啊。”
丁潇潇定睛一看,这才发现黑框旁边还画了个火焰状的东西,上头飞着一个人,不用问,这是昨天跳出火场的丁一。
“既然这么近,昨天没觉得……”丁潇潇喃喃道,而后话锋一转,急急问道,“那你们有没有在附近打听一下,可有从火场救出来无家可归的姑娘?”
丁二点了点头:“问出来了,但是没敢直接过去,毕竟咱们几个生面孔,在西街上还是挺扎眼的。”
丁潇潇内心一阵激动:“有吗,什么模样的姑娘,她们怎么样了?”
丁二说道:“她们住的地方有城主府的卫兵把守,肯定安全,所以我也没有贸然进去。”
“城主府!?”丁潇潇一脸震惊,“城西不是自成一派,不受城主府的统辖吗?”
死鬼經
丁一缓缓说道:“我也是好奇,刚才探讨了一下,想必是昨天的爆炸引起的波动不小,城主府借着城主遇袭、近卫队长受伤为由,进去保护城西城民,尤其是爆炸中受伤的。所以,在里面临时驻扎也不一定。”
丁潇潇皱着眉头转了两圈,昨天自己去城西,完全是临时起意的,屈庸就算能掐会算,也不会来的那样巧。
想来,他也应该早就把城西当成一块心病了。
说来也对,他这个城主当的,一边有个富贵闲人城阳少君,在塌一边酣睡,时不时露出些爪牙寻点事端。另一边,半个城乌烟瘴气不受统辖,虽然不曾与城东冲突,但是就这么放在眼前,总不是个办法。
依照屈庸的性子,能把它留到今天已经不容易了。
“主子,貉绒和翠烟两位姑娘什么样子,不若您画一张画像,明日我们看情况能不能混进去,也好打听一二。”丁二说道。
这一下,轮到丁潇潇尴尬了:“画画像?”
原本还想自谦一下,可是一抬头看见三个人正一脸热切地望着自己,丁潇潇想说自己画的像坨屎的话,突然沉了下去,引得她自己还恶心了一下。
“画画像那就不必了,明天我们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丁潇潇这话却也不是开玩笑的,她心里已经规划好了一条打入城西的道路。
城主府也好,承阳府也好,让他们在城东斗吧。
她东临大郡主要朝着人人谈之色变的城西,大踏步进发了。
两日之后,城西的大街上突然来了一辆马车。样式简单做工也粗糙,可是在这条街上也算是凤毛菱角了。
無良老公
几个孩子围着车子看热闹,突然之间,他们脑袋一疼,抬起头竟看见了一场铜板雨。
孩子们先愣了愣,片刻之后发了疯一般的拣,之后便一溜烟儿跑回家去了。
不用说,一会的功夫,大人们便将马车周围挤了个水泄不通,衣衫褴褛的各色人你推我搡,都盼望着再掉下来些钱两。
丁一看火候到了站起身来,大声问道:“你们当中有谁会织布,举起手来。”
人们面面相觑了一阵,有人怂恿有人摇头,谁也不动。
坐在马车里面的丁潇潇咳嗽了两声,丁一探头进去,她便轻声嘱咐道:“这些人被布庄坑过,不会那么容易相信我们,拿出一吊钱来,愿意帮我们做事的,立刻支付。”
丁一得了命令,站在马车上大声喊道:“咱们家主子需要织布的工人,只要能拿下活来的,一个月预支一吊钱!”
“一吊钱!??”
“你掐我一下,看看我听错没有。”
極品醫聖
殺手修仙 默默一生
靜電高手 張三本尊
“我这辈子都没见过一吊钱啊。”
此时,有人冷着脸出来阻拦:“别听她的,这个女人就是个骗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