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s8he人氣連載都市言情 唐朝貴公子 ptt-第四百一十一章:救命之恩推薦-cal1o

唐朝貴公子
小說推薦唐朝貴公子
这宦官本是在其他人的催逼之下,硬着头皮进来的。
原本只打算通报一声而已。
哪里想到,竟是会惹来杀身之祸。
一听陛下说你们一起入棺材好了,整个人已是吓尿了,于是磕头如捣蒜一般,惊恐地道:“奴万死。”
腥臭的液体,在此时也已浸湿了他的裤管。
李世民此时自是恨到了极点。
他回头又看了一眼长孙皇后,长孙皇后此时依旧是虚弱和疲惫。
可是显然,他的观音婢还是活着的。
此时,他只想到了一个可怕的可能……
倘若方才不是那一场大火,不是他匆匆的出去了,不是李承乾在此……只怕现在,观音婢已被送入棺了吧?
李世民不耐烦地看着这个惶恐到极点的小宦官,而后厉声道:“所有诊治观音婢的御医,统统治罪,严惩不贷,都下去。”
听了这话,那小宦官却是如蒙大赦,再不敢多停留,立马告退出去。
李世民这时才回过头,看着殿中惊讶的瞠目结舌的人,不由跺脚:“都还在发什么呆,陈正泰,你来告诉朕,接下来……该当如何?”
陈正泰还在神游呢,此时被李世民一声呼唤,才回过神来,猛地,他意识到了什么!
长孙皇后……醒了……
陈正泰眼眸一张,立即打起了精神,哪里还肯怠慢,忙道:“这个……这个……儿臣想看一看。”
不等李世民的回复,他已经激动地匆匆上前,果然见长孙皇后微微地张着眼睛,已悠然醒转。
陈正泰心里大喜过望,其实他大致了解的是,长孙皇后此前乃是假死的症状。
这种症状,很大程度是某些身体极为虚弱的人,突然之间ꓹ 身子如崩溃一般,陷入极度虚弱的状态ꓹ 甚至……许多的症状,和死人没有多少的分别。
当然,这种情况是比较少见的ꓹ 陈正泰也只是推测而已,按照长孙皇后的生活习性ꓹ 长孙皇后一直在宫中,虽然是锦衣玉食ꓹ 不过她平日里礼佛ꓹ 所以以吃素为主,而且心思又重,难免体虚,因而隔三差五的生病。
面对这种情况,才能采取急救法,否则一旦入了棺,即便是人醒转ꓹ 在身体极度疲惫的情况之下,就算没死ꓹ 也只能闷死在棺里了。
这种假死ꓹ 其实御医看不出来ꓹ 也是可以理解的。
因为症状和死人几乎没有太多的分别。
在后世ꓹ 假死的症状只有采取心电图才能做出正确的诊断。
现在见长孙皇后醒转,那双眼睛虽透着疲倦ꓹ 去还是能看到渐渐恢复的一点精神气。
陈正泰默默松了口气ꓹ 而后装模作样的道:“儿臣恳请陛下准儿臣把一把脉。”
李世民便急切地道:“快吧。”
陈正泰也不客气ꓹ 先取了一个帕子,遮在长孙皇后的脉搏上ꓹ 而后手搭了上去。
御医们就是这样给长孙皇后把脉的。
只是……隔了一层帕子,对于脉象……显然就更难以掌握了,陈正泰心里想,这就难怪御医们容易失去判断了,换我这么折腾,怕也以为死了。
此时只有极用心,才能感觉到长孙皇后脉搏的跃动。
“把好了没有,如何了?”李世民在旁显得很焦急。
其余人也已一拥而上,团团围着这头。
长孙无忌探着脑袋,眼看自己的亲妹妹活了,一时之间,又不禁老泪纵横。
还真……活了。
李承乾已是惊喜得要叫出来,兴奋的搓着手,不知如何是好。他很想说这是自己救活的,却又觉得不合适,也不知……这母后是不是回光返照。
死亡開端 zhttty
长孙冲则是整个人呆若木鸡,他迷茫了。
起初陈正泰叫他去,他只以为师祖有什么交代。后来师祖放了火,他还当师祖有什么深意,比如武楼代表的乃是大唐的赫赫武功,师祖趁着此时宫中治丧的时候,将他一把火烧了,难道是有烧了武楼,大唐当文治天下的寓意?
可到后来,师祖竟是放了火就跑,他的内心是崩溃的,这怎么像一个很纯粹的纵火犯?
直到现在,他震惊了。
他不得不感叹一声,师祖当真是神鬼莫测啊……
见陈正泰久久不语,李世民却已急了:“还没把到脉?”
陈正泰只好道:“呃……这个把脉,儿臣不甚精通。”
“那为何观音婢现在虽是醒转,却是这般样子,口不能言,身体又无法动弹?”李世民此时已不愿召御医了,直急得冒火。
陈正泰想了老半天,才道:“我觉得可能是……娘娘饿了吧?”
“饿了……”李世民不禁瞠目结舌!
就这么简单?
陈正泰便问:“敢问陛下,娘娘多久没有进食了?”
李世民沉默了片刻,似乎在心里回想着,而后道:“十二个时辰……不,应该更多。”
早说嘛……
陈正泰不禁无语,你要是大病初愈,而且在病前,人家都以为你死了,躺在这一天一夜以上不吃不喝的,怕也是都这个样子吧。
陈正泰便再不迟疑的道:“我觉得……应该立即让人预备膳食,赶紧服侍娘娘进膳。”
李世民阴沉着脸,显得很是关切的样子:“只这样就好了?”
“最好现在先进一些米粥,不要吃太多,先填填肚子。”
李世民道:“要不要开一点药。”
陈正泰摇头,假死只是突发的情况,只要恢复了心跳和脉搏,其实就算是治愈了,开药?这哪里是开药,简直就是开玩笑呢。
十有八九,是长孙皇后这段时间内,因为身体不好,御医们成天给她开各种药,这药吃多了,哪里还有进食的胃口?人就是如此,若是不能摄取足够的营养,又长期像药罐子一般,每日吃各种药材,时间久了,就算想不死,也得死。
对于陈正泰而言,这个时代的人,几乎九成以上的所谓疾病,其实都是饥饿引起的。
开玩笑,就这三十不到的人均寿命,绝大多数人,压根都活不到四十,能有什么要人命的病?
至于其他的小病,只要多吃,吃的好,摄入的营养均衡而丰富,再加上年轻,什么病熬不过去?哪怕不需要维生素,管它是什么病毒,玩什么偷袭、骗,也照样直接能靠身体的抵抗力弄死。
于是陈正泰很认真的道:“不需开药,而且暂时……最好什么药都不用,多吃,能吃多少吃什么,吃完了就多动。”
看着陈正泰笃定的样子,李世民此时再没有什么疑虑了,立即命人熬粥。
陈正泰又关切地吩咐道:“要熬肉粥,用牛肉,将这牛肉切的细碎,其他的作料就不用了,放盐,放葱花,要快。”
“喏。”宦官匆匆去了。
这陈正泰将肉粥的做法说的过于详细,李承乾和长孙冲在一旁,不禁咽了咽口水,不提还好,一提这个,才发现……饿了。
膳食在小半时辰之后,已匆匆的送了来。
在失而复得后,李世民似乎整个人也有了生气,亲自伺候着,给长孙皇后喂了一些温水。
骨魅 柔芷
等这牛肉粥送来,宦官要上前喂食,李世民一瞪眼睛,那宦官忙是放下肉粥,退下。
李世民则亲自喂了起来,起初不敢喂多,多用粥汁,小心翼翼的送进长孙皇后的口里。
这银勺入口,长孙皇后本是一动不动,可好像……是真的饿极了,拿出了吃NAI的气力,一下子将这粥水吞咽下去。
“还真是……”李世民不由道。
而后,他继续喂食。
长孙皇后吞咽的气力也越来越大了起来,气息也越发的绵长。
一口口热腾腾的粥下肚,也令长孙皇后身躯开始热腾了起来,她贪婪的将最后一口粥喝尽,竟是打了个嗝,而后……呼出了一口气。
像是一下子恢复了气力,而后发现七八双眼睛,一动不动的关注着自己。
长孙皇后方才虽是身子不能动弹,可是神智却已清醒,自然知道方才发生了什么事。
她呼出气之后,才幽幽然地道:“陛下,臣妾……是真饿极了,还有没有……”
李世民已是喜不自禁,眼眶又红了,忙道:“有的,有的……”
陈正泰一直在旁,此时叮嘱道:“此时还不宜多吃,先养养胃,过了一个时辰再吃吧。”
长孙皇后努力的转过眸去,看了一眼陈正泰,带着一丝感激的微笑道:“若非是正泰,只怕……只怕本宫……真要去见列祖列宗了,真是万幸啊,正泰……你救了本宫一次。”
陈正泰立即道:“这是儿臣应当的,何况这一次出力最大的乃是太子殿下,还有长孙冲,和儿臣有多大关系呢?”
李承乾在旁咧嘴笑了,忙点头,又好像觉得这样不太谦虚,于是又忙不迭的摇头。
长孙冲此时只低着头若有所思,方才所发生的一幕幕,都在他的脑海里如走马灯似的重现,他既惊喜于姑母醒来,更震惊的是……师祖竟是什么都会。
长孙皇后勉强莞尔一笑,她知道多言也是无益,陈正泰肯定还要再三推辞的。
李世民则大乐道:“哈哈,好了,此朕的门生和乘龙快婿,如他所言,这确实是理所应当的。都是一家人,何须再如此生分呢?不过……方才真是虚惊一场,朕现在还后怕不已,正泰,你的母后到底得的什么病?”
“饿病。”陈正泰只能这样的解释:“娘娘平日,一定成日吃各种药膳,胃口也不好,而且……平日素食吃多了,所以儿臣以为,想要治病,只有一味药,那便是吃,能吃多少就吃什么,这山珍海味,想怎么吃就怎么吃。”
李世民还从没见过有人开这样的药方……一时也是无语。
陈正泰随即又道:“其实陈家的医馆那里,大多开的药方,也都是如此,人的虚弱,本质就源于饥饿。这寻常百姓生病难以痊愈,十之八九是如此,而娘娘的情况也是一样,虽说娘娘尊贵,可若是吃的少,这身体如何经受得住呢?就如陛下这般,身子强壮,平日可有什么病吗?”
其实对于人类而言,真正可怕的病,就是癌症。
不过……在大唐,癌症……不存在的。
现今这个世上,人的寿命大多都不长,还没等到身体癌变,就已死了。
而这个时代的医学,毕竟比较原始,最好的药方,恰好就是自己身体里的免疫力。
李世民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宦官,道:“还愣着做什么,快记下。”
说着,李世民道:“从此往后,这宫里的膳食,都要加一些份量。”
逍遙仙帝混都市
宦官忙道:“喏。”
李世民随即又道:“太子、陈正泰、长孙冲救治皇后有功,太子乃是储君,也是人子,子救母乃理所应该之事,赏就不必了。至于陈正泰,赐紫鱼佩,长孙冲赐金鱼袋。”
“往后宫中行走,也可方便,就不需通报了。”
總裁前妻太迷 隋小棠
说到这紫鱼佩,其实就是从鱼袋里衍生出来的。
鱼袋乃是官员身份的象征,因而寻常的小官,都是佩戴银鱼袋。
而高品级的大臣,则佩金鱼袋。
这鱼袋和玉佩的功能是等同的,不可随意佩戴,既彰显身份,也是出入宫中的凭证。
比如配有金鱼袋的大臣,是可以登记之后出入宫禁的,因为门下省和尚书省等机构,还在太极宫的前殿位置。
而紫鱼佩则只有宗室亲王和郡王才有资格佩戴,可以随时出入宫禁,甚至享有佩剑的特权。
重生歐陸之航海時代 如日初升
而实际上……宗室的这些所谓特权,其实没有意义,因为李世民对于宗室是颇为防范的,绝大多数的宗室亲王、郡王,要嘛被打发出了长安,要嘛处于严密得监视状态中!
想自由出入宫禁?那是不可能的,你连出入长安城都需报备呢,更遑论是宫中了。
因而……既能佩戴紫鱼,同时还能成日入宫蹦跶的人,便只剩下太子和陈正泰了。
陈正泰自也是知道这些的,忙道:“陛下,这隆恩已经十分厚了,陛下现在又赐儿臣如此殊荣,儿臣只怕……无福消受。”
………………
昨天第三更,晚点还会有今天的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