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xbtr笔下生花的言情小說 和美女荒島求生的日子 江河之主-第六百五十四章 難捨難分鑒賞-klody

和美女荒島求生的日子
小說推薦和美女荒島求生的日子
于是他们就向我解释道。
“你知道刚才过来那个女的是谁吗?”
他这样一说,我心里不尽有点疑问,来这里面的人还有谁呢?不就是过来发心做义工的吗?虽然,我这样想,但是没有说出来。
就听他们道:“刚才走在中间的那个女的,就是看起来年龄相对来说比较大一点的女的,她就是齐素萍老菩萨。”
听他们这样一说,我心里不禁埋怨的,为什么他们不早一点告诉我,我还没有认真滴,看一下,齐素萍老菩萨是什么样的一个样子?是好看或者不好看,我都没有仔细看。
無限之神話逆襲 傾世大鵬
为什么我对齐素萍老不死这么在意?我来这之前我我都听说了,这个东天目山昭明寺是齐淑萍老菩萨,修建起来的。
当时据说,这里面还是荒山一个,齐老菩萨就拿着,你的衣服,把沙子从山下面,一包一包里兜了回来。,只看见他的人,知道他这样的辛苦,都被她的这种发心感动了,也就加入了她的队伍中来。
也就是这样,经过一个月两个月,一年两年,终于这个东天目山恢复了原来的样子,也就是现在我们所看到的这个样子。
所以才有这么多做义工的居士们,对她这样的恭敬。
不知者无罪,我想,如果齐老菩萨知道我是新来的,一定会原谅我的。
我就这样,上来下去,再下去又上来,来来回回地,跑七趟。就结束了
等到用完了午饭,又休息了两个小时。也就是在下午十四点钟的时候,下午的功课就这样开始了
可能是早上要起得太早的缘故,有的人也许不是太习惯,所以做早课的人数就非常的少。下午就不一样了,我粗略的统计了一下,下午来这里面,发心做义工的人大约有三四百人。
这么多的人数,并不像社会当中的那些人,乱哄哄的吵闹的。所有来这里面的人都是一声不吭,除了口中或者心中默念阿弥陀佛的圣号。
所以来这里面做管理的人也是非常的轻松,不是像社会当中,一会儿说这个一句,一会儿又吵那个一句。
即使这样,你说他或者说你吵他,有的人还不领情,还反驳你,甚至有的时候跟你打起来也说不定,这没有什么稀奇的。
因为每个人的业障习气都非常的重,都不喜欢别人,批评自己,而喜欢别人,赞扬自己,夸自己,即使你夸得有点过了或者夸得不对,他还是喜欢听好听的话。
这里面的情况,完完全全的和我上面所说的相反。
所以这样,我这里面几乎可以说没有管理,但是大家保持的还是那样的好。
这就说明,人是可以教好的。这也说明,我为什么要办传统文化学校的原因,就是因为我相信人不但可以说话,还可以学好。只要给他一定的时间。
下午来的人好多都是要忏悔的人,当然了所谓的忏悔并不是说这人做过什么缺德的事之类,而是说,他们是要为他们已往生的病人或者亲属做些功德。
说到这里,我要跟你说一下,我是,上次跟,净空老法师谈话的时候我才知道,所谓的做功德是不能收费,如果收费,那不是做功德,而是成为了一种交易。交易的话就不会受用。
另外,即使是做功德,除非是自己为自己做,那所有的功德自己全部收到。如果是自己为他人,哪怕是自己的亲属父母,所做得功德,被帮助者也只能得到七分之一,那剩下的七分之六,是生者自利,也就是说做功德的人得到。
这话我是听净空法师他老人家说的,当然这话也不是他自己发明的,这是他老人家在讲解《地藏王菩萨本愿经》时说的。
还有一点,那就是,做功德要超度某某人,顶多超度到欲界天第二层天,也就是忉利天,更是华夏的人们都非常熟悉的玉皇大帝那一层天。被超度者要想升往更高的天,只有靠自己真修行实干,否则靠别人的话,那是永远不行的。
真是在《地藏王菩萨本愿经》中可以看出来的,是通过释迦摩尼佛超度他的母亲摩耶夫人,我们就能体会得到。
因为像释迦摩尼佛,已经证得佛果的人,才能把他的母亲摩耶夫人超度到忉利天,像一般的凡夫俗子了,能超度到什么哪里?只能说,做了肯定要比没有做好,就这一点而已。
等到下午的功课做完了之后,差不多也就到了六点,吃完晚饭过后我们就到,外面稍微转了一下,这个时候我才看清了,东天目山昭明寺的全体面貌,它坐落在半山腰当中。
它都是树木把它包围了起来。有时候,还能看到浓浓的云彩漂浮在当中,样子非常的好看,说是人间的仙境也不为过。
暗戀囧事
靈仙 瘋狂小人物
更重要的一点是,现在是九月份,已经立秋了。但是对于东天目山来说,这里面的空气早就非常的清爽。由于坐落在半山腰当中,所以,即使在夏天也能感觉到秋天的凉意。在晚上的时候,即使在大夏天,也需要盖盖被子,当然冬天的就不用说了,肯定也冷得很。
籃壇巨星 渡輪
这些,所有的人来过这儿都能感觉到,都能看得到,但是有一点不亲自尝的话是感觉不出来的。
超級煉神 據說小妖怪
夜煞
那就是这里面的泉水,真正的是山泉水。喝起来喝起来比那些农夫山泉之类的罐装的矿泉水或者纯净水好喝上万倍。这真的不是夸张的。
原先一个像想,垃圾场的地方,突然变化得这么的好,唯一的一个解释就是净空法师所说的的福地福人居,福人居福地。
既然把这里面所有的东西都感受了一下,我也应该回去了,我这样跟自己说。
不过在我回去之前,我想说的是我的东西,包括我的衣服鞋子以及我包里的东西。在外面放了那么长的时间,等我走的时候,还是完完整整的在那放着,一个都没有少。
boss抱一抱:小鮮妻,別鬧!
無敵俏保鏢 花淩草
我把我的东西一收拾,就这样下山了。
虽然在这里又忙又累又不挣钱,但是说句心里话,我还是有点留恋,有点不舍得离开。即使这样,那又能怎样呢?我的收养的孩子蒋聪以及我的传统文化学校,都还等着我去照管他们呢。
难道我真的我俗缘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