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vn7o人氣連載都市小說 明末黑太子 牛筆老道-第855章:病入膏肓相伴-ah5z3

明末黑太子
小說推薦明末黑太子
“多谢陛下,末将定让所部将士尽快熟悉掌握此等仙界利器,保我大明江山万世万代!”
黄得功眼馋飞艇许久,忍到了现在,总算是可以弄到手了。
在北都时,他与万千百姓都是观看飞艇之威严而已,即便近距离观赏,也能过过眼瘾。
太子爷是禁止武将乘坐飞艇的,原因便是飞艇载重有限,且襙作不便。
豪門債:老公,我要離婚!
若有一人搭乘观光,则仅剩另外一人驾驶,事故几率会陡然攀升。
九天戰神 千杯
不过既然已经送上门了,黄得功也就不在乎危险了。
听那些驾驶飞艇的兵士说,在上面可是跟鸟一样自在。
可以眺望整个皇城,若是飞得更高一些,连北都全貌也一览无余。
在天空俯瞰北都的模样,黄得功此前可是根本没想过。
然而那些兵士们人人对此称赞有加,谓之今生最为壮丽之景,大丈夫观后死而无憾!
具体如何壮丽,黄得功还要亲眼一观,想必南都的景色亦是不差。
据说在天气良好的情况下,在飞艇上能够将方圆数十里的景色尽收眼底。
“爱卿如是说,朕心甚慰,朕亦向乘坐飞艇,俯瞰我大明秀美河山!”
不光黄得功如此想,崇祯也是有这个想法。
聖騎士趙大牛
买飞艇可是花了三十万两!
自己还不能上去一观么?
三十万两买账票总可以吧?
“陛下乃万斤之躯,万万不可以身试险!”
兵部尚书袁继咸急忙出列,希望打消掉皇帝这个荒唐至极的念头。
一旦真出了事故,黄得功是第一责任人,然后便是他这个兵部尚书。
“陛下,莫不如由臣担此任!”
高宇顺忽然进言,作为东厂提督太监,某种意义上是可以为主人试险的。
“非也!如此危险之事,理应由兵部出人查验。若是可以,还会出资再行购买!”
让一个太监先上去看景色,他们这些文臣情何以堪?
兵部右侍郎李日宣赶忙出言阻止,他要是能趁机上去就好了。
在这之前,还要说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才行,毕竟任何武器都得由兵部来查验。
“太子说此番大败东虏,飞艇功不可没。东虏入城之后,二十余艘飞艇出动,使得王师各部士气大振ꓹ 配合战车与马卒,将窜入城内的数万东虏打得连连败退ꓹ 最终大半被王师所灭。朕以为倘若今后王师装备数百艘飞艇可以升空作战,配合地面数千战车及数万精骑,自当不惧东虏铁骑ꓹ 亦可在野战时大获全胜。”
这只是崇祯的设想,一艘飞艇连采购带养护就高达一万五千两银子ꓹ 几百艘的费用就是一笔惊人的开销了。
“陛下,臣不知此物除升空飞行之外ꓹ 还有何独到之处ꓹ 能够上阵杀敌?”
作为南官之一的户部左侍郎万元吉只是听说过飞艇,并在报纸上看过其轮廓以及描述,但对于飞艇的作战方式还不甚了解。
“太子说每艘飞艇可装载数十斤炸弹,弹体乃是特制,从高空投下,触地即可自行爆炸,一枚炸弹内含数百粒铁珠ꓹ 在爆炸后飞向四面八方,即可毙伤数十名东虏!”
崇祯也是从那逆子嘴里听过的ꓹ 又在信中看过一遍ꓹ 这才对飞艇的杀敌模式有了较为清晰的认识ꓹ 不然连解释的言辞都说不利索。
“原来如此ꓹ 殿下真乃旷世奇才,此番大败虏酋ꓹ 实乃我大明之福祉也!若如陛下所言ꓹ 王师装备数百艘飞艇ꓹ 必定能够收复辽东,中兴大明!”
万元吉像其他文官一样ꓹ 纸上谈兵头头是道,但真让其指挥作战,那就彻底不知所措了,皇室有人出面,可以领兵打胜仗便再好不过了。
絕世神
“飞艇造价高昂,一艘便高达一万五千两之多,朕仅为勇卫营置办了二十艘。若是再行添置,兵部与户部便要商量妥当方可行事。归根结底,便是朝廷财务窘迫,实乃添置新式兵器。若如赵宋一般,可岁入五千万两银子,何愁此事?”
那逆子说过,大明所有问题浓缩成一个字,便是“穷”!
只要有了钱,一切问题便迎刃而解了,不费吹灰之力!
东虏可怕么?
綜美恐怖我的戀人是死神
没钱的时候当然可怕!
有钱的时候还可怕么?
当然不可怕!
大明真出兵百万,骑兵三十万,步兵六十万,水师十万,水陆并进,北伐辽东。
皇太鸡纵使可以动员三十万兵马,也难敌大明王师的多路猛攻。
只要有钱,兵力充足的大明真可以出动百万大军。
然而皇太鸡集结起来的三十万兵马,有十万得是临时充数的。
皇太鸡眼下唯一的优势就是大明没钱,别说百万,连五十万东出动不了。
要想出兵,起码要按每人一百两银子加一百斤大米来计算辎重补给。
百万大军便是一亿两银子和一亿斤大米,对户部的压力可想而知。
一亿斤大米折合便是五十万石,各地节省一些便可以凑出来。
天穹王座 桑心
可一亿两银子,不论如何,都不可能凑出来,除非商贾们将偷逃的税款给补上。
没钱还如何出兵?
盛世長安夜
别说出兵,连养兵都养不起。
南北二廷加起来养活四十万兵马就如此吃力了,兵力更多,不用东虏来打,朝廷便已经破产了。
若想养活数十万大军,只能仿效唐末,实施各地藩镇化,但这便是王朝的催命符,不到万不得已是决计不能为之。
福建的郑芝龙便已经算是实质上的地方军阀了,名义上听封不听调,实际上朝廷的兵马根本进不了福建的地界。
真要是各地多几个郑芝龙,大明恐怕就已然名存实亡了。
之前有王朴在大同发动叛乱,后被杨文岳带兵剿灭,可盘踞在甘肃的柴时华企图割据一方,还妄图勾结土默特部。
中原有李逆,湖广有张逆、曹逆等一堆流寇。
原本崇祯因此而天天寝食难安,现在将这些头痛之事都推给了那逆子来处理。
“郑爱卿,可照之前朕吩咐的征税方式行事,商贾若敢抗拒,便按照偷逃税款来惩处,不得由地方自行处理,当须交给勇卫营或厂卫,悉数抓往南都!”
本来就有一对亡国之臣,这下还冒出来一堆亡国之商。
二者早就勾结到一起,若不将其惩处,大明还能有好?
非常之时,可用非常之手段,行非常之事。
崇祯倒是爱惜自己的声誉,可这都快火烧眉毛了,也顾不得些许了。
只要能收上来税银,又不会加赋于寻常农户,被歹人骂成昏君乃至曝君又何妨?
那逆子都知道当下必须舍弃名声,行高效务实之举,自己焉能落于其后?
崇祯的心理预期是二百万两,也就是先把给那逆子的银子凑出来再说。
户部业已筹措约三百五十万两银子,两项相加便是五百五十万两。
大头送到北都,余下五十万两作为南廷的运作费用。
宋纪从扬州运回来的价值一百万两银子的食盐正在售卖,所得银两皆可存于户部。
至于那些抄没得来的宅院、田产、古玩、字画、珠宝,能售则售,卖不动便先行留存。
“……臣遵命!”
这下不光崇祯皇帝会被商贾们视为昏君了,连自己也会沦为一代奸佞了,跟赵宋的贾似道无二。
可户部尚书郑三俊也知道眼下必须如此行事,不然朝廷根本应付不过去,南廷一年至少得收入六百万两,才能勉强度日。
“朕知道如此行事有些强人所难,但爱卿须知,现朝廷不欠商贾的,而商贾却亏欠朝廷数十年,涉及数亿两税银!商贾若是遵纪守法,照章纳税,朝廷何苦向贫苦农户加征税费?焉能生出屡次珉变之事?大明落得如此境地,商贾难辞其咎。而如今众多商贾仍旧执迷不悟,妄图借助其在朝野内的官吏,为其开脱罪责,甚至公然威胁朕,要求朕对其作出妥协与让步!若让此等奸商恣意妄为下去,大明必亡,江山必倾,百姓必被东虏奴役。江南商贾若以通敌卖国的晋商为榜样,朕便送其早些去见那些晋商去!朕还是一天大明皇帝,朕便不会容忍官商勾结,颠复我大明之事发生!”
那逆子都能打败虎狼似乎的东虏大军,自己岂能被区区商贾所败?
商贾再能勾结官吏,加起来所造成的威胁也不及皇太鸡的一个指头!
或许商贾能用银子说话,但朕也能让厂卫、让勇卫营用钢刀说话!
只要厂卫与勇卫营还听朕的命令,商贾的银子就不好使!
“吾皇英明!”
郑三俊不支持皇帝这么做,但也反对商贾无法无天,公然偷逃税款。
既然皇帝决心已下,此事断然无法更改,最起码嘴上还得奉承一下。
户部只管收钱,至于用何种方式收,那就是厂卫与勇卫营的事情了。
以往太仓的银子以带汗的居多,因为征收对象以农户为主。
今后太仓的银子或许以带血的居多,因为征收的主要对象换成了商贾。
商贾大多视财如命,不给其放点血,让其害怕,这些商贾便搂着银子不会撒手。
有两种人能让商贾们出钱,一种是扬州瘦马,另一种则是皇帝的鹰犬!
“陛下,外面有大量士子请愿!”
内厂提督太监田有为接报之后,旋即便转述给了身前的主人。
“意欲何为啊?”
崇祯对此都习以为常了,这群不干人事的玩意,吃饱喝足就跑来闹事,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士子们请陛下裁撤厂卫,严惩黄得功,取缔勇卫营,向商贾致歉,归还两淮盐商之盐!还说……”
“勿要吞吞吐吐,都给朕悉数道来!”
“还说太子当须被废黜,否则难安珉心!”
重生之完美人生 一品大臣
田有为说完这句话,原本已经惊愕不已的武臣武将顿时都傻眼了,太子是说废就能废的么?
且不说太子是国本,不到万不得已不可动瑶。
当下太子还是摄政王,总领北方八隅之地,所辖三十万大军。
废太子不等于逼着太子登基,进而让陛下退位么?
到底是何人出此奸计?
罪无可恕,委实当诛啊!
“混帐!无耻至极!士子读圣贤之书,却行苟且之事!口口声声说是忠君报国,当下业已甘心为偷逃税款之奸商卖力奔走呼叫!天理何在?王法何在?品德何在?”
萌寶來襲:總裁爹地,太給力!
崇祯腾地一下从龙椅上站起,伸出一只胳膊指着殿外的方向,厉声说了一通,类似的话不是头一次说,但士子们似乎并不在乎,反而有点不再害怕了。
“陛下息怒,士子不明就里,被一些商贾所诓骗,作为刀殂,逼迫陛下作出妥协,欲以伤害大明之根本。北都此前曾发生过类似之事,士子们曾为某些蛀虫鸣冤,太子殿下有理有据,逐一驳斥,并告诫士子们莫要步其后尘,否则仕途不保,而后又出资提高了翰林院内诸多待遇,承诺广招生员,此事才算平息下来。”
礼部尚书倪元璐兼右佥都御史将太子如何行事的说了出来,供皇帝参考,光是如此动怒其实无济于事,外面的士子们也并不害怕。
“朕此前已然对士子们好言相劝,亦承诺广招生员,然而换来的却是得寸进尺,变本加厉!眼下连这些为我大明寸功未立的士子都敢无视朕之谕令,若是他人有模有样学去,我大明焉有宁日?还公然以废黜太子来威胁朕,真是岂有此理!太子乃是国本,妄动者必严惩不贷!厂卫与勇卫营乃是朕只手脚,未有此三部,只怕这群混帐便会趁乱攻入后邸,刺王杀驾了!有为!”
“奴婢在!”
“令其在半个时辰之内自行散去,否则悉数发配辽东,永不返乡!”
“奴婢遵命!”
“且慢,陛下,若是士子仍旧不退,如此行事,只恐激化矛盾,致使陛下声誉大跌,还望陛下三思!”
对于钱谦益等人如何在背后运作,首辅瞿式耜并不想过问,然而崇祯皇帝因此雷霆震怒,打算拿士子们开刀,瞿式耜便不能熟视无睹了。
“朕素来珍惜自身声誉,然今时大明江山社稷已然岌岌可危,而外敌内寇亦蠢蠢欲动,朕不挺身而出,便要坐视大明覆灭了。若能换来银子,整饬军备,消灭顽敌,朕亦不在乎声誉。用朕之声誉换来五百甚至一千万两银子,朕认为物有所值。若是大明因缺钱而亡,朕要这声誉又有何用?徒被后人耻笑乎?士子仅仅是小卒而已,背后还另有贼人。此等贼人所图甚大,要得到得便是权倾朝野之地位!进而架空朕,让朕对其俯首帖耳,使朕成为傀儡。贼人摇身一变,成为站立皇帝!待其得逞之后,商贾依然可以偷逃税款,农户依旧困苦不堪,东虏与流寇依旧四处作乱,这可是首辅所期待之大明?”
被某逆子说教一番之后,崇祯对目前的局势有了更为深刻的认识。
尽管很不情愿,但也知道确实如那逆子所言的一样令自己难以接受。
大明就像一个病入膏肓之人,寻常药物已经不起作用了,必须用猛药进行医治。
在治疗期间,会产生很多副作用,扛得住就能逐步复原,扛不住便会蹬腿断气。
“陛下……”
“首辅!朕不由想起太子对阵说的一番话,大概意思是某些自诩为忠良的人,待改朝换代之后,换个发型便依旧可以过日子了,某些臣亦是如此。真可谓是铁打的臣子,流水的皇帝!大明亡了,还有大清,给谁磕头不是磕?无非是脑后多了根猪尾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