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vcpb人氣都市异能 混沌協奏曲月之篇 起點-月的空想鄉鑒賞-ho4w0

混沌協奏曲月之篇
小說推薦混沌協奏曲月之篇
“老师,我已经做出决定了。”
不顾其他人眼中的惊异,紫发的少年在沉默片刻后叹息一声,走上前来。他的目光直视着伊亚莱斯的呆愣,好像这一刻他才是看破世事的老师一样。
惊讶过后,伊亚莱斯终于苦涩地笑了,只觉得那位少年身后同伴们的劝阻声也尽数透出寂然之意。
但看这世上,蜉蝣朝生暮死,不识晦朔;蝼蛄一季之寿,不知春秋。
有人问,永远有多远?
帝波想,有时候永远也就是生和死的距离。
记得很久很久以前,他和老师约定过的,要好好地活。
所以……
也许在你的心里,好好的活着,就是永远了。
“……抱歉了各位,请让我单独和老师待一会吧。”
最终,少年的声音突兀响起,如此坚决,以至于所有人都没能够再说出一句话来。
“如果……这是你的愿望的话——”伊亚莱斯闭上眼睛,大罪主宰心领神会,挥手间将帝波的同伴们送到塔外的空间。
“伊亚莱斯老师,”当那些熟悉的身影消失在视野中时,帝波再也承受不住心中的压力,两行泪水缓缓地流了出来。“我一直都以为,再见老师的时候,一定不会再相信老师说的任何一句话,只要像打败其他敌人永远打败老师,就好了……”
他目光灼灼,伊亚莱斯不得不偏过视线。
“是啊,如果真的是那样,就好了。”男子轻轻说道,用帝波最熟悉的低柔声线。“小说里勇者只需要打败魔王就可以迎来完美的结局,有所付出,必然有等价的回报。多么美好啊……可是,没有遗憾的生活,充满光明的生活,真的好吗?”
“伊亚莱斯老师……”帝波的声音近乎哀泣。“我真的、真的很想要和老师在一起!”
“我明白,谢谢你。”伊亚莱斯如是回答,语气断金切玉。
隊長溫柔妻:媽咪惹不起
那个目光似乎穿透了帝波的身体,冲动之下,不,亦或是思虑良久的结果,一句很早以前就想说的话脱口而出。
“——”
“……?!”
不知道过了多久。
“我说,帝波,上一次我给你剪发,还记得是什么时候吗?”伊亚莱斯执起他一缕发丝,这才惊讶地发觉那头发好像还是自己第一次离开他时的长度。
商女嫡謀 弱殺之墨
“不太记得了,不过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一直保持了那个时候的长度。”帝波不好意思地笑笑,仿佛看穿了老师的心思。
“那……机会难得,我帮你再剪一次如何?男孩子的话,头发还是短一点比较好呢。”
帝波没有再回答,跪坐下来,安静地闭上眼睛。
柔软的发丝几乎是一触即断,烟雾般缓缓落在脚下,宛若陌上尘土轻扬,带出的周遭都不似真实之境。心中逾发添了纷乱,略略微妙的侧首,一缕柔腻的发丝,被暖暖的呼吸吹拂到脸上,有心无意,烟丝醉软。
伊亚莱斯手上的动作渐渐缓了下来。静静的,他搁下手中的短刀,伸出纤长柔韧的手指,有点滞重地在少年的颈间摩娑。帝波俯下头,下巴轻蹭着对方手背。伊亚莱斯迟疑着顺势抬手,仿佛安抚般的反复抚着他的面颊以及嘴唇。下一刻,少年投进了他的怀里,温软的手臂悄然攀上他的肩。仿佛是这个季节里落花坠向大地,自然得无声无息。
“伊亚莱斯老师……”都说名字是最短的咒语,在舌尖款款流转,不知晓中咒的人神魂究竟流失何方?
其实,我一直都很……
盛世中國
“呐,不要害怕,就让我们一起面对最后吧。我会在这里的,直到最后……”他又温柔又悲哀地抚着少年浓密的长发,嘴唇贴近他耳近低声诉说,声音渐行渐远,直到自己也几乎听不清,混沌地化作一片暧昧不明的喘息。灼热的气息顺着耳际向下寸寸厮磨,些微的刺痛。不知不觉有点期待,少年苍白的手指促动不安地抓上自己的衣角。外表比他年长不了几岁的男子抿嘴笑了笑,有纵容宠溺的意味,素淡的面孔只在一呼吸间艳丽风情起来。
如果这是我最后能为老师做的……
纠缠中衣襟尽散。发丝凌乱,凭添暧昧的暖意,襟袖中一脉残香,寂寂冉冉,犹如重临雪地梅花怒放,侵肌染骨的冷香……迷雾里他紧紧攥着少年的衣角,如同将要没顶于黑暗冰冷水际的人攀住仅有的稻草。衣服层层剥落,沉重缓滞,如蛇蜕皮。粗砺的衣下是细致凉腻的肌肤,比得上传说中的最上等的神界至宝般的奇妙触感。
这一生似乎都是为了守护我所珍视的东西而努力着……
直到这个时候,伊亚莱斯才察觉到帝波的长发一旦完全散开,便如同缎子般冰凉光滑,不可思议地让**的感觉扩散到全身。埋首于少年胸前,时而隔着一层单衣摩挲着他的身体,时而用细白微利的牙齿有一下没一下地噬咬着。濡湿温暖的感觉取悦了彼此,呼吸渐重渐促,攀升的体温一点一点,带出一室氤氲。
那么最后的一次,当然是要守护最最珍视的那个啊……
我的姐姐是美女2
轻捻慢挑。他素净的指尖变得出如此多的曼妙花样。掌中腰身纤长柔韧,水蛇般灵活。剪至半残的六尺青丝瀑布般覆到对方脸上,闭目塞听,他眼前摇曳出一片海市蜃楼。
恍忽中有那么一刹,升起地老天荒的迷幻。
这场情事,实在说不上是长者对幼者的勾引,抑或是强者对弱者的安慰。
清晨时分,他默然起身,削薄的肩在晨曦下如同一片薄纸,单弱而半呈透明。
身边的少年已经永远地消失。
與警花同居:逆天學生
耳鬓厮磨肌肤相接,——那的确是快乐的事情。
然而只是极其短暂的感觉。繁华消歇,徒留更深寂寥。
……
【未知的地方】
夜月应邀而至的时候,看到约定的地点是一座宫殿,这是她第二次进入这个满是层层叠叠的黑红色帷幕的宫殿。
帷幕的最后面,伊亚莱斯恭谨地跪坐在一张小桌前,他还是穿着那身白衣,墨色的长发随意地垂了一地,温润的眼眸里却闪动着深深浅浅的光。
微微行了一礼后,夜月跪坐在了他的对面。她注意到桌子上摆放着两盏茶,除此之外别无他物。
此时整间空旷的房间,除了摇动的烛火之外,没有任何的光源。而原本应该在这座宫殿里侍奉着的所有人,也都已经退下。整个房间里,只有他们两个。
两个人在黑暗里沉默了很久,脑海里依然是不久之前那壮观的一幕。紫发的少年起身之后,毅然决然地走近了白之塔的中央炼成阵中,最后化为无尽的星光。
夜月微微一叹,好听的声音在房间里回荡起来,“团长先生,我们的任务……完成了?”
“是的,这还要多谢你,以及大家的努力。这个令人痛苦的轮回,终于被打破了……”伊亚莱斯的瞳孔里,闪烁着跳动的烛火。
“你的学生他——”
“是我对不起他,但我们面对的状况,逼迫着我这样做。”
夜月沉默了一下,“其实,团长先生,我现在也还是有些不解。既然你有着那种能力……为什么不干脆再找一个新的载体?”
“我们没有寻找新的载体的时间,因为我的能力……其实并不能算是【创世】的程度,况且他也是最为适合的。”伊亚莱斯看着夜月,一字一句地说,“匹配率高达98%的个体,我也是第一次见到,就连狄斯才不过95%。白之塔的建造只会有一次机会,如果不能够一次性发挥出我们想要的效果,就来不及了……所以,我不能冒险。”
“那你也可以当初就不要亲自接触他吧?”夜月的眉头皱得更深了。
“只有一颗如浩瀚宇宙般安宁的心,才能够使白之塔发挥完全的效力。你有没有想过,这样的心要如何才能孕育出来?”伊亚莱斯苦笑。
夜月没有打断他的话,因为她知道,这个男人就如同一个真正的小丑,无论内心都多么痛苦,也不得不强颜欢笑地将计划进行到最后。
“不体味世间百态,没有尝过欢乐与痛苦,没有经受过爱与恨、信任与背叛、羁绊与离别……没有这些人生之七色的混杂,就不会有最终万法归一的黑与白。而引导着他经历这些,也只有我可以做到。”
夜月不禁为之一黯,她明白伊亚莱斯说的是对的。在整个圣灵之月里,唯有他还保留着最多的身为人的情感。
更何况……她也清楚,伊亚莱斯是从帝波的身上看到了曾经的自己。
夜月问:“团长先生,其实我真的没有想到,已经努力过,失败过那么多次的计划,会在今天成功……不过我还有一件事不太明白,如果不是基本原则的存在,我早就想要问了——凭借你的能力,是可以直接构造出如今的局面的吧?”
伊亚莱斯闭上眼睛,回答道:“不能。而且【水之白塔】是我们所建造的第一座支柱,也是【生命树总计划】的第一阶段。很多理论都还没能够变成实际,所以应该尽量采取稳妥的方法。你也知道,我们没有重头再来的机会,这次若不是大量的人员投入,包括最强夜访者的参与……我们可能早就已经失败了。”
说着,他从怀中取出一个笔记本,轻轻地翻动着,“至于我的能力……很抱歉,先前由于‘他们’的注视,我没办法说太多。现在的话,也只能够稍微详细地描述一下了。”
“你的能力?你是指……”夜月皱起了眉头。
“对,”凝视着笔记本封面的那行字,伊亚莱斯不由得露出一个复杂的笑容,“绝对不是什么我写下一个故事,就创造了一个世界那样的程度。我所能够创造的,是世界的初始状态和一段时间之内的命运。在那以外的时间,就不由我控制了……”
“是这样……所以你才进入了你创作的故事之中,化身为故事的一部分去引导他?”夜月问。
“不错。不过这样的危险性也太大了,所以之前我才对所有人都严格保守这个秘密,除了伟大的那一位……就连监督者都不知道!”伊亚莱斯将茶水一饮而尽。
“然而还是有一件事超出了我的预料,幸好最终的结果并没有变化,不然我可就真的聪明反被聪明误了。”说着,伊亚莱斯用手指蘸了剩余的一点茶水,在桌面上写下了一个名字。
“是他?”夜月一惊。
“嗯,最初制定计划的时候,我们都没有考虑过这种情况。当时得知他消失了五年的时候,我还以为是‘他们’动手了。要不是监测的结果显示,萨塔洛斯世界并没有发生异常,我真有点想逃走了……”
“也是。打破的次元之壁没有那么简单就重新恢复,哪怕做了再多的准备,也难免会被趁虚而入。”夜月微微点头,心中也是有些后怕,“团长先生的行动真的很大胆,换成我的话,肯定是不敢这么做的。”
“好在‘他们’没有察觉到……说到底【正负之壁】的限制对‘他们’来说还是很大的,给萨塔洛斯世界增添一些变数就是‘他们’的极限了。”
“原来是这样……”夜月沉默了一会,然后说,“不过关于你刚才说的那个人,消失的五年里发生了什么?”
伊亚莱斯刚要回答,但突然,他的动作僵硬了一下,随后转过脸,对着空气里一个黑暗的角落,轻轻地说:“两位大人驾到,有失远迎,实在抱歉。不知有什么能为两位做的?”
黑暗的角落里,一个年轻的男子声音传来,声音听上去完全没有任何感情,仿佛冰冷的金属,夜月转过脸,朝那个角落投去一个微笑。
那个男子的声音说:“团长先生,这场戏剧我们都看过了,不但是三之月大人和我,就连二之月大人也很满意。不过二之月大人有些累,已经先行回去了,我们二人就打算拜访一下先生。”
“不胜荣幸。”伊亚莱斯起身行礼,然后再次坐下。“仓促之间没有准备宴会,还请二位不要嫌弃。”
遇見你,春暖花開 九竹
“无妨,你们继续说吧。我们过来也只是权当休息,很快就要回去准备自己那边的事情了。”另一个陌生的声音响起。
“那,我就继续说了,关于那人消失的五年。”伊亚莱斯目光闪动着,继续说道。
“没有弄错的话,他是去了另一个时空。不,其实也不能那么说,因为那里是一个不同次元宇宙的汇聚点,充斥着无尽的奇迹……”
“他是在那期间就觉醒了所有的力量和记忆吧?真亏了能隐藏到最后。”夜月似乎对此非常感兴趣。
“据我所知,即使没有觉醒全部,也有接近九成了。真不愧是身为【影之死侍】的男人,哪怕是敬陪末座的第七席位,都具备着超凡的胆识和智慧啊。”说着,伊亚莱斯他转过头看着夜月,脸上满是敬佩。但是随后取而代之的,却是一种怜悯,随即他转过头,继续问黑暗里的人,“说起来,七之月大人的监督者,是第三席位吧?”
“没错。”黑暗里的一位男子突然直起身子,狭长的双眼仿佛猎鹰般射出精湛的光芒来。“不过奉劝先生一句,影之死侍和【原质之月】一样,排名与实力之间不存在明确的关系。若是第七席位知道了这件事,只怕会对先生没有好感。”
“是的……”黑暗中另一位男子附和道,“他们中已知的最强者是第二席位,第一席位也亲口承认自己要甘拜下风。”
“三之月大人,你怎么会知道得这么清楚?”夜月看着黑暗中,表情冰冷里透着一丝严峻。
“因为我的监督者,正是第二席位。不久之前我们有过交流。”
夜月没有说话,她的双手握紧了拳头,看起来非常用力,手指关节的白骨隐隐可见。
“呵呵,好了,这其实也没有什么可遗憾的,监督者们只负责观看,即使有兴趣加入了计划,也不会做出推动或者阻碍计划发展的事,这是在最初就被定下的规则。”
夜月的双手,瞬间变得僵硬起来,虽然对方说的很不以为意,但是她突然意识到了一个问题。
几乎所有的原质之月们,都在争取着夜访者的帮助,因为月只负责制定计划,实际上的实施还是要归结到他们麾下的私人部队与夜访者上。而夜访者的实力之强,甚至还在月之上!
然而……大部分人忘记了一件事,那就是在圣灵之月中,除了十四位夜访者,还存在着用于监督计划进行的七位影之死侍。
影之死侍的用处,在于抹杀违背了原则的组织成员,也就是说,他们的实力足以凌驾于月和夜访者!
哪怕他们并不能给计划提供实质性的帮助,但如果与一位影之死侍的私交不错,这意味着什么就不用多说了吧……
然而影之死侍的行踪不定,所以一直以来没有人能直接与他们交流。可是三之月居然——
“还是不要说这个了,”伊亚莱斯沉默了很久,一字一句地说。“比起那件事,还有一个问题我们需要更加注意,不,准确来说,是即将进行计划的两位大人。”
“你是说……这一次计划中出现的奇怪的变数?”
夜月心里一动,急忙问道。
“确实如此。比如这里。”伊亚莱斯翻开笔记本,迅速指出了几个地方。其他三人的目光随之捕捉到了信息,接着……他们三人全部心中一寒!
【要选择谁被填入白之柱?】
【选择帝波成为支柱,请进入结局“守护之决意”;选择狄斯成为支柱,请进入结局“纪念是为了忘却之人”。】
“还有这里。”
【要怎么做?】
【一、抱歉……我实在无法相信您这一次会说真话,我想要……相信同伴们!——之后请进入结局“新的旅程,新的明天”;
二、如果是谎言的话,也太低级了,难道老师还有什么隐情?——之后请阅读第一百九十三章】
指出这两个地方后,伊亚莱斯也轻轻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神色越发凝重。
“如果狄斯成为了支柱……以他95%的匹配率,可能没办法发挥出白之塔全部的效力。而帝波如果选择了相信同伴……我们这一次的轮回又要白费力气了……”夜月的眼角渗出了泪水,就连沉默着的另外两名男子,身体也有点发颤。
“团长先生,你为什么要写这种东西?对我们的计划来说,简直就是——”夜月的声音猛地停滞了,她忽然想到了一个极为可怕的可能性!
伊亚莱斯深吸了一口气,说:“那就是我想要告诉你们的事情了:这些不是我写的。”
夜月点点头,烛火照亮了她的瞳仁。伊亚莱斯的风格她是知道的,绝无可能做出如此有百害而无一利的事。
那么……
“这是‘他们’的攻击。”伊亚莱斯简短而有力地断言道。
“难道说——即使是在正负之壁的阻拦下,‘他们’还可以增添如此巨大的变数?”黑暗中的一位男子有些惊疑不定。他是知道那种攻击的存在的,但却没有预料到它可以对计划产生这样恐怖的变动!
“可以这么说。”伊亚莱斯叹息一声,继续说道,“我也是不久之前,才发现故事已经被改动到了如此的程度。更可怕的是,就连身为创作者的我,都没能够觉察到变化……恐怕水之白塔用了这么多人力财力才完成,与此不无关系!”
“……”其余三人沉默下来,他们隐约地觉得,本以为有七成以上把握的计划,可能现在也最多只有三成把握了。
“各位大人的担心不无道理。”伊亚莱斯再行一礼。“虽然水之白塔是第一座支柱,大家对此都没有什么经验,但很显然,此时敌人受到的限制也是最多的。如果按照原先的计划走下去……恐怕到了最后一座支柱的时候,我们就毫无胜算!”
“不错,如果九大支柱无法全部建立,那么就根本和一座支柱都没有是一样的。”夜月的目光锁紧了。
“所以,在这里我斗胆提议一件事。”伊亚莱斯的目光发出锐利的光芒,“接下来的几座支柱,希望各位大人可以同时开始建造!现在,大概也只有时间是站在我们这边的盟友了!”
“原来是这样……”
“这就是我的建议,尽管可能会承担一定的技术上的风险。然而‘他们’有着无穷无尽的时间可以消耗,我们却没有。所以说除非如此,否则最终必然会是毁灭的结局!”伊亚莱斯猛地站起身来,情绪有些激动。“此事关系重大,之后我会立刻向那一位报告,几位大人也请做好准备。”
“这件事确实十分重要,抱歉,我们必须尽快回去了。”黑暗中的两人不再多说,起身消失在了空气中。
給四胞胎找個爹
然而,夜月并没有离开。
她的心脏此时开始剧烈地跳动起来,因为隐隐地,她发觉自己好像触摸到了一个秘密。
清宮慈安傳 桐花少爺
“六之月大人不离开么?”伊亚莱斯有些奇怪,不过他马上就释然了,“啊,差点忘了,大人的任务已经结束了。这么说的话还要恭喜大人,可以早一步休息了。”
“你是……什么意思?”夜月的声音不知道为何,有点发抖。
“没有什么别的意思啊?大人是怎么了吗?”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此时的夜月总觉得伊亚莱斯温和的笑容里,竟然渐渐透露出一种混沌不明的意味来。
那是一种极度不详的预感。
“团长先生……不,你不应该只是一个地狱马戏团的团长……”夜月咬紧了牙齿。
“地狱马戏团只是圣灵之月的附庸势力,或者说训练基地也不为过。即使是在无间炼狱中,先生的排名也不过是第六位吧。可是,连第五位的娃娃都战死在了萨塔洛斯世界……而他直到死也没有猜到他被先生利用了……”
“更重要的是,为什么先生你会知道那么多,连我们月都不甚清楚的事情?”
“不仅如此,刚刚我突然有个猜想……如果你在创作的时候,将我的行动也考虑进去的话,而我也刚好打算亲身介入计划——那有没有可能,你就能够控制我的一切了?!”
“虽然你一再声明你的能力非常有限,可我还是感到了恐惧……”夜月也站起身,惊疑不定地注视着伊亚莱斯,仿佛想要从那张几乎永远从容的脸上看出什么异常。
“不愧是六之月大人。”伊亚莱斯忽地一笑,“这件事本来是答应了那位暂时不要声张的,没想到和你合作了一段时间后,就被看穿了啊……”
他的话没有说完就被打断了,因为整座宫殿都开始剧烈地晃动起来,随后墙壁与天花板居然直接化为了虚无。同时——似乎只是一瞬间,不远处的空中出现了一架暗黑色的机械巨龙机甲!
夜月确信,这个东西的出现没有任何预兆,仿佛本来就应该在那里一样。
暗黑之机械龙稍微降低了一点高度,自动悬停在半空,四对遮天蔽日的龙翼不住振动着,幻紫色的电子眼微微闪动,就像是在表达着什么。
“啊,辛苦你了,【螺旋悖论】。”伊亚莱斯朝着夜月又一次鞠躬,“抱歉,隐瞒了大人您这么久……不管怎么说,这次的计划都是成功了,相信那位也一定会很感激您的努力吧。”
“……天啊!”夜月突然反应过来,那机械巨龙是什么东西了,她姣好的脸上是难以接受的震惊,“他不就是和我的【月境神空】属于同一类的产物吗?但那不是只有我们才有资格拥有的——不对,你是!”
“初次见面,很高兴遇见您,六之月大人。”伊亚莱斯幻身来到了巨龙头顶,依旧谦卑地鞠躬,“戏剧结束,小丑也没有必要继续留下了。不过,我个人还是很期待今后能与您继续合作……”
话音刚落,不等夜月再说什么,澄黄色、橄榄色、红褐色、黑色交错的四色神光紧接着从他的周身升起,下一刻,便连同机械巨龙一起消失不见。
“……真没想到,圣灵之月中还隐藏着那么多强者啊。”夜月握紧了拳头,在刚刚伊亚莱斯消失的最后一刻,她注意到了一个事物,也随之确定了对方的真正身份。
那是一颗绿色与蓝色混合的星球。
【True Ending月的空想乡,达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