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g5b0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说 星海無盡 起點-第一百三十九章 曦打我展示-41jb7

星海無盡
小說推薦星海無盡
枯幽星原外,星宇内某处,一座繁华的夜下城市街道上,阴暗的路边火光下,依稀能见到几道深夜游荡的身影。
而其中,一道身形修长的身影游荡于大街小巷间,身披黑色风衣,长发高束,飘逸的几缕刘海下,一张俊秀的面孔竟是一脸为难,和他全身散发的贵气全然不同,面上表情危难中带着苦涩,苦涩中又是迷茫,东张西望,似是看什么都新鲜,却又看什么都熟悉。
像是个……傻子!
小巷中,站在一堵石墙前,满脸抽搐。
双唇轻启:“马德,又迷路了!嗯,没错……”再一转身:“下一次一定能走出去!”
……
跑到别人院落里……“你谁啊,找谁……”
默默转身,阴沉着脸:“没事,下一次一定能走出去!”
……
走过拐角,面前一片湖泊……空气湿润,男子眼角都沾染了一抹水光……
“啊!!这尼玛什么时候是个头啊!孤叶,你小子在哪儿!……”
……
引得无数响应:
“马德,你个臭小子脑子秀逗了吧,大半夜不睡觉站老子房前瞎叫唤什么!”
“哎哟,长得挺俊啊,怎么,莫不是深夜无眠,想女人了不是?你看姐姐成不?”
“唉~年轻真好啊,老夫就不敢这么放肆咯~”
“横!狗男女!”
莫名其妙的,男子居然朝着那浓妆艳抹的女子房门走去,当即惹得无数嫌弃的目光。
神級程序猿 沈風沐雪
從寫手到巨星
“哦嚯嚯嚯……小帅哥挺开放的嘛,这么多人看着都不介意,就不怕姐姐把你吃干净?”女子嚯嚯笑着,满脸欣赏。
男子没回这个问题,问道:“美女,帅哥我能问你个问题吗?”
“哟哟,小帅哥真是自恋啊,姐姐喜欢,说说?”
“美女,可是处?”一脸认真,吓得一些被他吵醒的人都受不了,连把门关上,担心被家里孩子看到。
女子愣了愣,显然是没想到会是这样的问题,想了想有些遗憾的道:“唉~看来小帅哥也是男人啊,这世道,小女子也不是什么大家闺秀,处可不能养活自己啊。”
本以为‘小帅哥’会失望,奈何……小帅哥脚步加快,动作熟练的挽着女子丰满的腰,上下滑动间,看着女子的水眸,温柔的道:“只要不是处,都是我的菜!”
推门……关门!
千古尋妖 厭世三秋
引得一番热议:“啊啊!!真乃狗男女,败坏风纪啊!”
“马德,真是……羡慕死老子了!”
“哎呀啊,太可惜了,那么可爱的小帅哥居然就这么拜倒了,唉,这天下的好女人怎么就遇不到好男人啊~”
……
九玄邪尊
枯幽星原地底下,某条刻满壁画的石道之内,一行十七八人的队伍结伴而行,一行人皆衣着华丽,形象气质更是彰显了他们的出生的不凡,目光四扫,眼神变化间,不时流露丝丝锋芒,显然皆实力不俗,必然是一等一的高手!
重生之翻身貧家女 燕小陌
走在最前面的是一个发须皆白,眉心还有一道米粒大小金色光点的老者,游动的目光终于放缓,最后收回目光,之后少有人注意到,他的目光竟再也没有去看那墙上的壁画,甚至是在目光即将触碰到那符文时都会主动的绕开,全程表现得很是自然,似是担心被什么东西发现一般。
眼中竟隐隐有着凝重甚至是惶恐之色浮现!
行走的同时,无声的朝跟在他左侧的一淡金色长发的绝美男子传音道:“奇亚斯,你要记住我接下来说的每一句话,这里的东西无论你看到了什么都千万不要去碰,甚至是墙上的壁画和符文,能不看的都不要看……”
老者左侧,那淡金色发丝的绝美青年身材修长,一眼望去至少得有二米三,发丝柔顺,一身绣着金丝的白袍,金丝清晰,它的排布似是有着特别的规律。最重要的是,他的眉心和老者一样,有着米粒大小的金色光点,除他以外,还有三人,眉心皆有金色光点,显然是出自一处。
奇亚斯对老者的话表示不解,回音道:“二尊,难道这里有什么特别的讲究吗,我观这里的符文很是玄妙,必然暗藏玄机,而这里的壁画虽看似在讲述历史,可却难以成文,没有什么实际价值,为何……”
不等奇亚斯继续说完,被唤做二尊的老者当即打断他的话:“你能看出这里的符文有玄机已是不俗,不愧是你,不过这里的壁画和符文都不是现在的你能够染指的,自打进入这里之后老夫便有不祥的预感,实力越高,对法则韵势理解感应越是强大的人感觉越是强烈,若所料不错,这里必然隐藏着大因果,甚至是藏着天大的秘密也不一定,这是趟浑水,我们没必要躺,也趟不起!”
“现在,立刻,马上散去你对这壁画与符文,甚至是关于这地宫的一切记忆,快!”二尊的话中带着满满的焦急之意。
奇亚斯自然听出二尊话中蕴含的凝重之意,这让他感到意外的同时也彻底正视这件事,急忙抹去脑海中对这壁画的印象,同时传音告诉身旁,同样额头有光点的女子,女子无条件的照做。
二尊如何先不论,奇亚斯的性格她是知道的,长这么大,能让他在意的事还不过五指之数,不巧的是,此刻的提醒成了其一!
二尊的话是传音所述,其他人自然不知道,此刻的他们依然沉浸在此行得到的好处中。
有人捧着手里的一盏碎了半截,不知过去了多少年,可灯芯处依然留有余温的残灯,无论是视觉还是触觉上看,都绝对是好东西,捧着它的人一脸欣喜与满足:
“嘿嘿,这样的好东西老子长这么大都没见过,即便不论其作用,单论这打造残灯的材料都是好宝贝,价值难以估量,哈哈哈,老子发了!”
總裁太霸道 冬北君
神醫兵王混山村
有人看不惯他那嘚瑟样,掏出怀里的一颗珠子:“瞧瞧你那熊样,一盏破烂玩意乐成那样,看看老子这个,入手冰凉如水,柔如细绢,看似不及拳头大却有万斤之重!宛如一片压缩的湖泊,看到没,这珠子中间的小家伙,都会对人眨眼睛呢,这绝对是好宝贝!不是你那破烂能比的!”
三國之太極演義 蓬萊小哥
“两个傻大个,没点见识就会瞎闹腾,看看老子的……”
攀比不断,似是觉得谁说赢了,手里的东西就成了最好宝贝似的。
不过,几乎所有人看着别人手里的东西时,眼里都有着隐隐的贪婪之色,碍于对其他人实力一无所知,这才保有暂时的平静。这一点,他们心知肚明。
当然,他们最为在意与忌惮的还是走在最前面的几人,先不论那老者深不可测的实力,就连他身旁的淡金色长发的青年都不是凡俗,隐隐散发的气息都足以让人变色!
这几人,不可惹!
“幸好,这位前辈看不上我们手里的这些东西,不然估计我们几个毛都捞不到!”有人忌惮的道。
有人附和:“是啊,你们可知来的路上,不少强者都累倒了,除了几个小变态外,几乎所有小辈都被长辈保护着,而这前辈身旁的几位年轻人合力之下,居然毫不费力的撑到最后!当真骇人啊!毕竟是大人物,单是身边带来的小辈都强得骇人,必然出身不凡,绝对是星海前端大世界的人物!”
有人接话:“这样的大人物眼界自然高,看不上我们手里的东西也正常,有这样的大人物在,真正的好东西也轮不到,能有这样的收获我也满足了。”
“嘿嘿,这位前辈不但无心我们的宝物,还愿意让我等跟着,能跟在这位大能后面,即便是比我等强的人看中我们手里的东西又如何,不看僧面看佛面,谁敢不给这位大能面子!”
重生1977
“嗯嗯,说得好,老子这一路上听到不少动静,可最后都安静了下来,显然是有人发现了我们,可最后都退去了,这一定是因为这位前辈的功劳!”
有人想起这一路上听到的怪声音,自知实力在众强中不算出色的人感到危机感,可最后都莫名其妙的安静了下来,他们松了口气的同时也理所当然的以为是这位前辈的功劳。
“哈哈哈,这么说,哥几个也是捡到宝……嗯?!!”此人话没说完,声音当即一滞,紧接着发出一连串难受的声音,似是被人牢牢锁着喉咙,难以出声一般。
“嗯?发生了什么事……”此人此时发出的声音很特别,当即激起几人那根警惕的神经,几乎所有人都看向此人,一看之下,发现此人涨红着脸,舌头从张开的口中耷拉而出,瞪大的双眼球上已布满血丝,经脉更是高高隆起。
众人惊骇中,视线很默契的下移,竟发现他的脖子上缠着一道很是明显的墨色,曲张间似是一只健壮的手爪,正死死锁着此人的喉咙,那几乎被一把提起的喉咙彰显着这手爪所使力度之大!
突然,男子左侧的空间突然暗了下来,下一刻凭空裂开一道缝,似是一只正打开的竖眼,露出淡蓝如海洋的色泽,紧接着淡蓝中浮起几点墨色,不等人看清那是什么,墨色猛的一聚,在竖眼中间汇聚成正常人的眼瞳,眼皮薇拉,竟露出戏谑之意,那眼神让人极其难受,像是屠户看向猎物的眼神!
这来路不明的东西,竟已将他们看作可随意屠宰的牲畜了!?
怒极的同时也惊恐万分:“这是什么鬼东西……”
他话没说完,突然有人一脸惊恐的看着他,尖声道:“你头顶那是什么!”
寶貝,乖乖讓我寵
那说话被打断的人被这话下了一跳,毕竟别人的安危哪有自己的命重要,不过还是下意识的看向说话之人,谁知竟在那人腰间看到一把凭空伸出的墨色镰刀,看似毫无杀伤力的贴在他腰间,而那人竟毫无所觉!
……
突然间,几人发现,几乎每一个人身旁都出现生有独眼的诡异生灵,而最可怕的是,在被制服之前,他们自己居然毫无所觉!
看着一个个形体各异的墨色生灵,几乎每一个人都内心惶恐万分,他们在那一只只独眼中,竟看到极其邪恶的残忍之色,似是接下来,他们将会经历一场世间极刑,后悔自己来到这个世上!
可惶恐之下,他们居然发现自己什么声音都发不出来,身体更是如第一个男子那般难以动弹,瞪大的眼神满是绝望之色。
有人拼尽最后的力气转动眼球,终于看到走在最前方的老者,谁知此时的他们若无其事的走着,也不知是不在于身后之人的生死还是没能发现。这人不知,但他知道一点:我们完了!
下一刻,独眼下方,竟裂开一张漆黑的大嘴,大嘴内镶嵌着的一排排牙齿泛着暗光,显得坚不可摧。几人看不到自己身后,可一看几个同伙身后都出现了可怕的巨嘴,他们哪里不知道自己身后情况,当即目露绝望与浓浓的惧意,有人眼里不断溢出泪水,满是祈求的看向那一只只独眼……
巨嘴前移……所有人无声的被咽下,从他们眼中最后露出的求死之意来看,想来他们的预感是对的。死得并不轻松!
短短片刻间,几人竟在同一时间消失,除了安静躺在地上,曾被人拉着夸赞炫耀的宝贝外,什么都没有!
那诡异的生灵也消失不见,竟没有动最前方的奇亚斯等人。
前方不远处,奇亚斯等几人眉心闪烁的光点此刻才停下来,虽然没有回头,可依然知道那跟了他们一路的人已经消失了!一点痕迹都没留下!
奇亚斯双目微咪,没有理会旁边几个年轻人的传音,而是看向老者二尊。
“嗯?”他居然注意到二尊正缓缓松开拳头,显然,方才到现在,二尊都握着拳头,很明显,他老人家的内心是紧张的,甚至可能知道些什么。
“二尊?”奇亚斯传音。
“你别问,若有一天,你能有资格借阅通古秘典,那你便会明白今日你经历了一场多么可怕的危机!现在的你只需要知道,这里的东西不是我们能带走的,就连墙上的壁画符文都是一场因果得失,但凡你有所得,便会种下因,就必须承接结出的果!但凡贪心的,断然不得善终!”
二尊话锋一转,似是自语的道:“单是这里世界的强度都是值得我等世界仰望的存在,即便失去了传承,可也不是谁都能染指之所。很可能,就连我们会出现,能够‘碰巧’的进入此地都不是偶然这么简单,这一切的幕后极可能有某个存在正操控着事态的发展也不一定!那么一个能把手伸到星海巅峰大界的,又通晓上古秘幸,甚至能沟通如此存在的,究竟会是什么人,会是传说中的那些老不死吗,不,他们没有理由这么做,那会是谁……”
二尊渐行渐远,留给奇亚斯几人一个满是凝重的背影。
……
类似的事情在枯幽星原地底下常有发生,几乎每一刻都有人被那生有怪异眼瞳的不明生物吞没,虽大都毫无抵抗力的消失,可其中也不乏一些能人异士,逃出死劫:
某条石道内,如其他地方一般空空如野,就连灰尘都难以看到哪怕丝毫,干净得无人能看出异样。
突然,一三角墙角处,空气突然一扭,模糊的空间这才恢复原样,不过,那处墙角地面上,却已凭空出现一只惨白的断臂,看那手指,显然是个男性所有,断臂处骨骼破碎,皮肉贴合着经脉突出,满是锯齿状,似是被什么凶物接连撕咬,活生生啃下似的。
颇为血腥,让人难以想象这人死前经历了怎样的痛苦。其余的身体如今成了什么样。
“啊~~”
一声惨叫回荡开来,循着四通八达的地宫通道,传到众多强者耳朵里。
“这是……”
行走在石道内,忽闻一声惨叫,兵也是不禁转过身,有些凝重的朝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
入目一片昏暗,什么都没有。
只有惨叫声还在回荡。
在他身旁,少女青衣也是一脸的凝重,她年纪虽不大,可也是有阅历的人,自然能分得出那惨叫中裹带着多么强烈的不甘与痛苦。
那是将死之人最后才能发出的惨叫!
想到这里,青衣不禁露出悲痛之色。
可就在这时,站在二人身旁的玄尊老人突然发出一声爆喝:“小心!”声音中带着焦急。
兵先是愣了一下,不过很快回过神来,几乎是与青衣同一时间转身。
二人皆是色变。
此时,玄尊老人就站在他们身后,手中浮尘高举,银白麈尾分散开来,散发着淡黄色的光芒,浮动间化作土黄色盾牌。
而让兵惊讶的是,在老人前方,一道人影正当空落下,可怕的铁拳直落,轰得盾牌一声闷响,气浪四散,玄尊老人膝盖都矮了几分!
而这人影,竟是粉发银甲,面带白兔面具……
“仙女姐姐……”兵看着曦的身影一阵发呆,脑海里一个个大大的问号活跃了起来。
她不是在天众城吗?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还二话没说,一句招呼都没打就直接朝我动手?
没错,要是没被玄尊老人拦下,这一拳就已经落在他身上了!
曦…为何要打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