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rbz超棒的都市小說 破月殘日 愛下-第一百六十三章 波斯巫術讀書-yuhf8

破月殘日
小說推薦破月殘日
独孤水月看到岸边熟悉的风景,高兴地对陈澜驯说道:“陈大哥,这里的景色依稀是如此美丽,我小时候和我的姐妹们来这里玩过,那时候我们是坐船到这里来的。”
登徒女好色賦
陈澜驯说道:“你记性真好,要是我早就将童年的事啦!水月,这些天以来,你真的受苦了。”
独孤水月摇头说道:“陈大哥,有你在我身边,我觉得没有什么受苦的,反而觉得这是一种幸福。毕竟,能跟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是件多么快乐的事情。”
陈澜驯突然想到了一件事,说道:“这一路而来,我们都没有发现岸边有什么人家,难道孔雀阁的人不在孔雀河的旁边吗?”
独孤水月说道:“你不说,我都吧孔雀阁的人忘记了。也许她们不住在孔雀河边,也许她们不住在这里,但是我们此行的目的,并不是来寻找她们的,而是来寻找我们的亲人的。”
陈澜驯点头说道:“不错,我们只要找到我们的亲人,其他的就什么也不用管了。只是,这甯沙狐为什么要骗我们呢?”
独孤水月想了想,说道:“他只怕是想让我们走很多弯路吧!”
陈澜驯笑道:“无论他怎么想,我们还是能到达罗布泊的,我们也快要到达罗布泊啦!”
陈澜驯一句话说完,立刻就听见胡杨林中响起了一个冷冷的声音:“真的吗?我看未必!”
陈澜驯和独孤水月同时大吃一惊,陈澜驯问道:“什么人?”
这冷冷的声音说道:“什么人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们永远也到达不了罗布泊的。”一句话说完,就有四个身穿白衣的女子从一株巨大的胡杨树上跃了下来,幽灵般出现在陈澜驯和独孤水月的面前。
这四人中,每人的身上都带着一对翅膀,容颜被轻纱遮住,赫然竟是他们在石林中看到的那四个白衣女子。
独孤水月拉着陈澜驯的手,看着四人,说道:“你们……你们是……”
四个白衣女子中走在最前面的那个白衣女子说道:“我们是来阻止你们去罗布泊的。”
独孤水月心里一奇,忍不住问道:“你们为什么要阻止我们去那里呢?”
白衣女子冷冷地说道:“自从你们一进入沙漠,就被我们发现了。我们已经警告过你们了,你们为什么还要去那里?”
陈澜驯听她说到这里,心里又是一惊,说道:“原来偷走我们骆驼的人,就是你们?在石头上留下字迹的人,也是你们?半夜里将一些村庄里的孩童劫走的人,也是你们?冒充血沙帮的人,杀了昆仑三怪和天山派的人,也是你们?……”
終極逆襲 京腔調
白衣女子冷冷一笑,点头说道:“不错,这些都是我们杀的。你知道的东西,未免太多了。”
陈澜驯说道:“难道你们就是孔雀阁的人?”
白衣女子点头说道:“你真是聪明。”
陈澜驯想了想,问道:“你们为什么要这样做呢?”
白衣女子说道:“普天之下,不知道有多少人都想知道我们为什么要这么做,但是却都被我们杀了,所以他们永远也不知道我们为什么要这么做。”
陈澜驯叹了口气,说道:“于是,你们也要来杀我们?”
另類醫道 原汁化原食
白衣女子说道:“我们若要杀你们,简直是易如反掌,何必要等到现在才杀你们呢?我们只不过是要阻止你们到罗布泊去,你们若现在打消去罗布泊的念头,也许我们会手下留情,放你们一条生路;你们若执意要去那里,我们一定会杀了你们的。”
陈澜驯听她说完,看了看独孤水月,说道:“如此看来,我们只要往回走了。”
独孤水月说道:“这怎么行呢?我们千里迢迢地从遥远的地方来到这里,为的就是要去罗布泊。”
白衣女子看了她一眼,说道:“你若想去那里也行,只要杀了我们,你就可以到达那里了。”
独孤水月也看着她,说道:“你的声音听起来很熟悉,也许我们是认识的。你能不能将你面上的轻纱摘下,让我看看你的容颜呢?”她越发觉得这四个白衣女子就是幽灵派的四大天女。
白衣女子笑道:“普天之下也不知道有多少人想一睹我们的容颜,但是最终的结果是他们永远也看不到我们的容颜的。即使是有人真的看到了,那么我们一定会挖掉他的眼睛,让他永远也看不见光明。”
陈澜驯想了想,说道:“如果我们执意要去罗布泊,你们一定有把握能阻止我们吗?一定有把握能杀死我们吗?”
白衣女子说道:“你不信就试试看!”
陈澜驯的手已经开始取剑了,但是他想到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自己不可鲁莽行事,以便遭到对方的狙击,陷入不利的境地。而独孤水月现在也没有了一点功夫,所以他不敢轻举妄动的。
陈澜驯说道:“四位大姐虽然蒙着面纱,再加上身上长着一双翅膀,让人看了有一种神秘的感觉,但是我却觉得我们之间是相识的。”
白衣女子说道:“哦?”
陈澜驯说道:“你们虽然极力地掩饰自己,却还是让我看出了一丝端倪,你们一定是认识我们的,一定是知道我们身份的人。要不然你们为什么不将我们杀了呢?为什么要警告我们呢?”
白衣女子说道:“我们会认识你们?当真是天大的笑话,我们这一生认识的人,只有我们要杀的人。”
紈絝才子
陈澜驯说道:“我知道你们孔雀阁是这里的一个杀手集团,也知道你们的主要任务和职业都是以杀人为主的。”
二流謀士 禳月
傲臨都市 吾愛楊
白衣女子说道:“西域之狐告诉了你这些,当真是说得一点不错。”
陈澜驯说道:“你们想让西域之狐来对付我,却发现他的武功根本不是我的对手,他的智力根本无法与我相比,所以你们便不敢贸然出手,在那里杀了我们的。于是便等到我们到了这里,你们才来阻止我们去罗布泊。毕竟,这里是你们的地盘,你们已经占了天时地利人和,所以我若与你们动手,这一战还没有开始,我就已经输了。”
白衣女子说道:“你倒是很有自知之明。”
惹上黑幫少爺 悅汐
陈澜驯说道:“我心里只是有些奇怪,你们的身份除了是孔雀阁的人以外,一定还有另外的身份,不知道你们另外一个身份是什么?而要你们杀人的幕后主使者,到底是谁?”
白衣女子说道:“无论是谁,你也没有权力去知道。”
盛世錦 陌玉
我的極品小姨
陈澜驯说道:“为什么我没有权力去知道呢?你们若是不告诉我们,我心里一定会十分好奇,不搞清楚你们的身份,我大概是不会就此罢休的。”
白衣女子怒道:“我们已经给你们一条生路了,你难道还不满足?难道还要来逼我们动手杀了你们?真是不知好歹的东西!”
陈澜驯说道:“好奇之心,人皆有之。看来这一战,是无法避免的啦!不过,若是真能死在你们手里,我是死而无憾。毕竟,像姑娘们如此端庄优雅的气质,不知道令多少男人跪拜在你们的白衣裙子之下,能在你们的裙子之下死去,我便是做鬼也风流。”
独孤水月听他如此一说,心里忍不住想笑,但是现在双方已经是剑拔弩张的时候,她实在是笑不出来,只得暗道:“陈大哥,谁知道你心里打的是什么主意呢?你难道真的要与这四个女子动手吗?你有把握打败她们吗?”想到这里,心里不禁为陈澜驯担心起来。
白衣女子听陈澜驯说完,叹了口气,说道:“既然你非要逼我们动手,我们就只要恭敬不如从命啦!”说罢,对另外三个白衣女子说道:“我们动手吧!对付这个轻浮的小子,我们就用波斯巫术来吓一吓他,让他开开眼界。”
另外三个白衣女子同时点头说道:“好!”
四人便展动身子,准备迎接陈澜驯的挑战。陈澜驯听到她们说到“波斯巫术”四个字的时候,心里大吃一惊,对独孤水月说道:“她们果然是波斯的人,现在要用波斯巫术来对付我!”
独孤水月大惊道:“波斯巫术?这是世上最厉害的巫术,你一定要小心!”
陈澜驯点头笑道:“放心吧,我不会轻易被她们的巫术击倒的。”
刚才发话的白衣女子厉喝道:“年轻人,你真是不知天高地厚,今晚就让你毙命于此!”说完,口中“呼噜噜”地发出一声怪叫,这叫声就像厉鬼一样,叫声过后,其他三位女子也跟着“呼噜噜”地叫了起来。
独孤水月心里一阵奇怪,这四个女子到底在使什么巫术,难道如此一叫,就能将陈澜驯击倒不成?
陈澜驯也是微微一奇,暗道:“我可没有从你们的口中看到什么巫术,难道你们是骗我的?”想到这里,取出破月剑,并不主动攻向对方。
这四人叫声过后,陈澜驯和独孤水月就听到了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从芦苇丛中传来,这声音太大,声音过后,芦苇丛中的芦苇就像被风吹得歪来倒去一样,让独孤水月和陈澜驯见了不禁觉得奇怪。
四个白衣女子口中均是“哈哈”一笑,笑声过后,她们的口中又发出“呼噜噜”的声音,陈澜驯不知道她们在捣什么鬼,若是旁人看来,还以为她们是一群疯子呢,但是独孤水月却知道这就是巫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