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wd1f妙趣橫生都市言情 捉妖的那些事 txt-第二百二十五章 笑看紅塵(完結)閲讀-aemyo

捉妖的那些事
小說推薦捉妖的那些事
南方的冬季,空气阴冷潮湿,冷风呼啸的吹了一段时间之后。春节的气息已经浓烈起来,村里的乡村小道上,小孩们穿着新衣,拿着点着鞭炮寻找牛粪……
良妻
丁一山身上盖了一条厚厚的毛毯,坐在沙发上看着那些小孩,心里不断的想着:自己的孩子以后会不会这么顽皮?
袁静气呼呼的拿着个火盆走来:“医生不是不让吹风吗?又不听话!”
丁一山仰着头笑道:“别听他们瞎说,我自己的身体能不清楚吗?再等一天就能走路了!”
袁静放下火盆,朝着楼上招手:“那也不行,你要落下病根怎么办?”
李师师一看她招手,急忙将一张新的毛毯丢下。
几分钟之后,老朱拉着墨玉从竹林走回,看着丁一山盖了两张毯子,边上还有个火盆,一脸的笑意。
“都冒汗了,还盖毯子呢?”
丁一山有些得瑟的说:“这是爱心毛毯,盖盖更健康。倒是你,所有记忆都整理好了?”
老朱点点头,在昆仑山腹之中,他的力量和记忆都恢复了,只是有些凌乱,这些天他一直在调整,总算是将所有过往全都理顺。
白小小从楼上端着果盘走来:“朱大哥和墨玉姐真是令人羡慕,你们说我当初怎么就不长眼看上了这臭老鼠?”
段坤听到这话急忙从她身后闪出来:“小小,你要怎么样才能原谅我?要不我再死一回?”
白小小一脸不屑:“你想死就去呗,别在我眼前死就好。”
泰坦挽歌 鹹魚不懼突刺
“你别烦我们小小了,该干嘛干嘛去。”夏莎也替白小小说话。
小九从夏莎身后跟来,跳上白小小怀中,朝段坤愤怒的叫了一声:“喵……”
老陈一脸认真的拍拍段坤的肩膀:“少年,有这闲工夫还不如跟我去证监除恶,何必非要被情爱蒙混了眼睛呢?”
候三靠在二楼阳台笑道:“哟,老狗,今天抓了几个啊?”
“候叔叔你又骂我爸爸,不跟你玩了!”陈皮皮撂下手中的棋子,一脸不高兴跑下楼。
“嘿,这孩子还挺孝顺。”候三不尴不尬的说着,又招了招池塘边打拳的黄狮虎:“老虎,来跟我下象棋!”
黄狮虎头也不回:“不玩,我要再这等马昆仑和牛蛮回来,我托他们买了新手机,也不知道他们会不会买……”
羊一从湖塘侧面的小路走来,身前还赶着两只黑山羊。他面无表情的将两只羊赶到楼下,不高兴的说着:“羊我弄到了,不过杀的时候别在我眼前动手!”
丁一山心知他不愿看到自己的同族在眼前死去,虽然有些同情,但看到他那英俊的脸和矮小的身材,便不怀好意的笑道:“嘿,那你吃吗?”
其他人也被这问题吸引,一个个侧耳倾听。
羊一有些脸红:“看你们的手艺做的怎样了。”
“山哥哥,有什么好吃的呀?”一说到吃,陈方不知从哪个角落蹦了出来,紧跟而来的还有她姐。
季姐不高兴的拿着两根鸡腿从楼上下来:“喂,你们两个刚才不是说要吃鸡腿吗?”
俩孩子一看鸡腿就忘记了大人们商量的好东西,跑去抢了鸡腿排排坐在门口吃了起来。
洗冤新錄 拍案驚奇
“我还是第一次这么热闹的过年。”袁静幸福的靠在丁一山的沙发上说道。
丁一山微微点头,他又何尝不是第一次有这么多人陪着一起过年?
“可惜老张喜欢孤独,硬是要去丰州护山,真不知道他陪着棵树能有什么话说。”老朱有些叹息的说着,当初在奶茶店,他最喜欢跟老张聊美女了。
是的,忘忧剑已经被丁一山解封,老张恢复人形之后,很快就去了丰州,打算用剩下的时间好好保护她的老婆。
墨玉掐了他肥厚的腰身:“你懂什么,人家那才是真爱!”
丁一山觉得应该把他老人家接来,毕竟劳苦功高的,大过年让他在山上过也太凄凉了。
于是便说道:“老朱,你明天去把他绑来吧,咱热热闹闹的过春节!”
李师师顺势建议道:“太好了,那以后我们每年都这么过怎样?”
这建议自然没有人反对,只是他们很快就想到,这样的过法,似乎也没有几年了。
老李最近刚给了新的指示,他要将仙界的事情处理完后才能下来。这大概要七八天,也就是凡间的七八年。
最开始候三还出主意说继续逃亡,后来被其他妖怪制止了。
逃亡有什么好玩的?这次他们下界根本就是被妖族大能做的手脚,错不在他们。
老李说他们能将功补过,回去之后不但能得到些仙丹提升实力,还能获得很大的自由。
如今仙界已经着手准备了一个区域,那里以后就是妖族的地盘。只要他们不闹事,仙界也不干涉他们任何事情。
丁一山当时感慨道:“搞特区呀!老神棍下来一趟倒是学了不少东西。”
前段时间,丁一山征求了老李的意见,最后决定还给十二妖和陈方陈圆还有李师师他们自由和力量。
在这几年之中,他们可以到处旅行,也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但不能违法。
老李说这是遵循以妖为本,仙界做出的决定,跟凡间的假释差不多。
至于李师师和陈方陈圆还有小九四个,到了仙界也能享受这样的待遇。当然,如果他们不想去,也可以废掉自己的妖丹,在凡间平安度过百十年后去投胎。
这自然是由她们自己慢慢考虑,毕竟还有好几年可以去思考。
丁一山很开明的没有干涉他们这几年要作什么,也不担心他们做了坏事抓不到,因为小天才中还关押不少凡间觉醒的妖怪。他们依然会为丁一山提供法力,保证他有足够的力量控制还想做坏事的妖怪。
不过经过这么多事情之后,这些妖怪跟他亲如一家,基本上不可能去做什么坏事。
相反,他们倒开始做起了好事。尤其是老陈,他让袁静的父亲安排了一下,进入了国安,继续为保护人民做贡献去了。
至于其他人,倒也没有什么特别想做的事情,除了出国旅游之外,那就是做生意。
像季姐,再次接管了养鸡场,并打算在丁一山的村里搞一个分场。
对此马昆仑和牛蛮十分不同意,因为他们打算利用村子周围不多的田地建畜牧场……
听到建畜牧场,羊一也参合了进去。
“你们爱怎么弄就怎么弄吧,只要别打起来就好。”
丁一山漫不关心,因为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
众妖都有了各自的奖励,他自然没忘记问问自己到底能活多久。
虽然那一群小罗罗妖怪被压死山中,但他前期也抓了很多。老李大力的表扬了他一番,辞藻华丽,各种响亮的名头不要钱一样砸来。
丁一山很清楚,老李这是要坑他的前奏!
果不其然,老李数着手指头算了半天,支支吾吾的说:“你啊,能活到死!”
丁一山诽谤了他两句,最后答应给他买一卡车香烟做酬谢,他才神秘兮兮的透露了些信息。
他此生还是没能活过百岁,但一定能跟袁静白头偕老。
这样也可以了,要自己孤家寡人的活太久也是受罪。他很快就想通这点,满心欢喜。
就在他高兴的时候,老李又给他一个任务,正是这个任务,让他需要忙碌一段时间。
明月当初替换了人族的运势种子,将要妖族的种子给丁一山,而真正的人族运势种子被她藏了起来。
原本丁一山还有些发愁去哪找那种子,后来有一天,袁静整理保险柜的时候发现那个盒子开了!
盒子是明月特意嘱咐过的,里面有五颗种子。种子也是绿盈盈的,外观看起来跟妖族的种子差不多。
老李特意交代过,他如今身负圣人之名,只要一年之内他继续做些善事,将功德积累多一点,到时候寻个山头种下种子就行。
至于天道那边如何糊弄,自然让天上那帮家伙自己想办法搞定。
那样一来,人族的运势就不会因为明月的捣乱而出现任何问题,依然会按照以前仙族规划的方向,继续长远持续下去。
这种个事情倒是没有太大难度,慈善方面李师师还会继续帮忙,继续为他积攒功德之力。
至于做慈善的钱,更是不需要担心。因为明月的盒子里,留给他很多钱!
他不知道明月到底怎么弄到这么多钱,除了巨额存款之外,还有其他资产。
不过文件中写明了一些条件,这些钱他能用,但不能超过一半。他看了文件之后做梦都在发笑:“就算只能用一成也够花几辈子了!”
遗产的另外一半,明月做了安排。其中一半分成五份,给五个还没有出生的孩子,另一半给他的女儿幽月!
分给他女儿幽月能理解,毕竟幽月的到来,明月是帮了忙的,算是她干女儿。可那五个为出生的孩子,并未出生,明月为何给他们这么大一笔钱?
他看了另一份文件之后才知道,那是五个孩子是妖怪投胎转世:柳青衣、竹叶青、蝎子、方俊和夏雨。
他们五个并不算是明月最得力的下属,但应该是最心甘情愿奉献自己一切的下属。
从他们那天没有一丝犹豫就燃烧自己的举动来看,他们值得拥有这辈子的荣华富贵。
丁一山并不好奇明月怎么就算准了那五个孩子就是他们,一代妖祖有些手段也是正常的。
此时他烤着火堆好奇的问道:“照这么看,我要是投胎了也可能是个妖怪?”
“那有什么,你到时候投到畜生道,再修炼修炼,成个妖怪也正常。”这是老朱说的话,大概便是他的妖生轨迹……
一晃没几天,春节到了。村里前所未有的热闹,丁一山的老家地址在他大婚那天,被所有人都知道。
所以这几天,村里的流水席都没有停止过,厨房的火烧了几天几夜,直到一场春雨的到来,这才开始熄灭。
这一切丁一山并不在意,他在家过了两天,就带着一帮人躲到东宁,给自己老丈人拜年。
不过他也没停留多久,又开始北上。因为刘继常连续打了好几天的电话,邀请他去袁静的外婆家热闹热闹。
拜年的队伍浩浩荡荡,一路打打闹闹,到了元宵节前一天,丁一山带着一身酒气回到了老家。
时光荏苒,春去夏至,转眼间明月的肚子已经很大,走路都需要白小小和夏莎搀扶着才行。
这一天他们到了医院,安静而焦急的等待幽月的出生。
一个刚怀上就有了名字的孩子,名下资产不计其数的孩子,她出生的日子自然不一般。
六月六日,六六大顺。
东宁妇产医院在这一天的中午,同时迎接了六个新生婴儿。
丁一山焦急在产房外等着,产房已经送出来了五个孩子,他每次都以为的自家的孩子,都急切的探头去看。
很可惜都不是……
直到第六个,他一眼看去就认定这肯定就是他的女儿幽月!
不是因为护士的提醒,也不是因为她的长相像袁静,而是因为她的眼睛!
鬼醫狂妃:王爺乖乖別鬧了
那是一双很黑很亮的大眼睛,目光炯炯有神。这样的目光他见过。
明月的眼神就是这样!
他瞬间顿悟了,明月早就做好了失败的准备。尽管她很自信,但一样谨慎的做出了失败后的计划。
看来她的谋划,在丁一山和袁静洞房的时候就已经定好。怪不得她临死之前说过也许能回来,怪不得昆仑之行唯独少了李师师不需要去,你是她以防万一给自己下辈子留的佣人……
这么一来,她给幽月取名字就很自然,留给幽月那么一大笔财产也很正常。
好深远的谋划,丁一山只觉得背上流了身冷汗。打赢了明月,却要照顾她下辈子,为她今后的幸福担惊受怕一辈子……
这时老陈突然小声说道:“你等下去看看之前那五个孩子,估计就是那柳青衣他们五个……”
丁一山哭笑不得的摸了摸女儿的小鼻子:“幽月呀,你上辈子怎么这么能算计呀……”
我的穿越異能 傷心的小醜
袁静被护士推着出门,听到这话幽幽的说着:“人都说女儿是父亲上辈子的情人,看来你果然跟明月有一腿!”
“老婆根本没有的事,你听我解释……”
“我不听我不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