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kcx6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 《報告少帥,夫人忙着擺地攤》-第一百三十章 入學相伴-its40

報告少帥,夫人忙着擺地攤
小說推薦報告少帥,夫人忙着擺地攤
卡洛斯看着两人,悻悻溜走了。
從野人到帝王 流浪星辰1
身为寿星的玛丽,在派对快结束时给大家表演了一个节目。
在众人的欢呼中,玛丽优雅的弯腰拎着裙子鞠躬。
玛丽的父母纷纷道谢送走宾客,傅酒和霍楚玉已经走到了院子内,突然一道声音叫住了她。
“傅小姐,请留步!”卡洛斯跑出来。
傅酒和霍楚玉停住脚步,“怎么了?”傅酒问道。
“那个傅小姐,请问我可以追求你吗?”卡洛斯蓝眸看她一眼,羞涩低下头。
傅酒闻言一惊,眉毛微微一条,眼眶瞪的圆圆的。
“那个,卡洛斯先生,我们年龄好像不太合适。”傅酒面上一笑,委婉的说道。
霍楚玉一听来劲了,“哎呀,卡洛斯,你可不能打我嫂子的主意。”
卡洛斯受到了拒绝,可能出于外国人开朗的性格,他也不觉得尴尬,十分绅士道:“我很欣赏您,既然如此,我为我的行为道歉,给您添麻烦了。”
傅酒淡淡一笑,“没关系。”
二人转身就走了,卡洛斯抿抿唇瓣,一直盯着两人离去的背影。
第二日,傅酒一如既往的重复生活,从餐厅打完工的回家的路上,她远远就看见一位黑发女孩好似在发传单。
在异国他乡里,同为同胞的她们惺惺相惜,傅酒在一群金发中一眼就看到了这个女孩。
她慢慢走过去,女孩也朝她这走过来,“您好小姐!请问是中国人吗?”
傅酒看着她点点头,“是的。”
黑发女孩面上一喜,连忙把手里的宣传页给她展示,“小姐!我是克里斯蒂设计学院的学生,这是我设计的民国风旗袍,您有兴趣购买吗?”
傅酒自从来了美国,很少在穿旗袍了,傅酒定睛一看,女孩画的旗袍,韵味十足,虽是比她穿的那些旗袍少些精致,却不失风格。
刚刚她看见了,这个女孩在路上给路人看她的宣传图,大多都是碰壁。
“挺好看的。”傅酒点点头称赞道。
女孩兴奋地接着问道:“小姐,您想要一件吗?因为我现在是想卖一些衣服,为我的工作室筹集资金。”
女孩津津乐道与傅酒分享着她的鸿鹄浩志,“……我想成立一个专门做中国女性的牌子,旗袍就是个起点!”
“你的想法很好,祝你早日成功,我肯定要做你的忠实顾客。”傅酒眸光微闪,脸上带着温和的笑。
女孩眼里带着期待,“那……您需要吗?”
傅酒杏眸透亮,薄唇勾起弧度,“当然了。”
步步驚心
女孩很是惊喜,这是她第一个顾客,她原本都快放弃了,是傅酒又重新让她拾起了希望。
“小姐,您给我留个地址,我明天就把衣服送到您家”女孩激动着说道。
很快日子一天一天过去。楚星海已经帮傅酒打理好了一切。
楚星海将傅酒安排在了克里顿大学的酒水酿造专业。
傅酒没想到这一天到临时,竟会如此紧张。
多年别离学堂,再一次重回教室,她心脏怦怦跳个不停。
紅色仕途 鴻蒙樹
楚星海将她送到教室门口,“进去吧。”
傅酒咬着唇瓣,满脸紧张,“我有点……”
楚星海嘴角一撇,一下子将傅酒推了进去。
教学的老师是一个四十左右的女性,头发是棕色的。
我能無限釋放大招 一雲之凡
撒旦圈養小嬌妻
傅酒突然进来,吸引了全班人的目光。
少了你的風景 小哲
傅酒也扫视了他们一眼,倒是看见了三个黑发的人,两男一女。
老师看见傅酒,心知她是谁,惊呼道:“Oh, my God. This is our new clas**ate!”
傅酒面上带着笑,实际内心十分紧张,心脏几乎要跳出胸膛。
“Hey, everybody! My name is Fu Jiu, you can call me Joyce, I am Chinese。”傅酒流畅地英文介绍自己。
座位上的人都是意思意思的鼓掌,唯有个别洋人男生眼里泛着光,很是捧场的惊呼一声。
“Go find a seat~”老师说道,傅酒微微一笑,“thank you.”
接下来的学生生活中,那三个黑发的学生也是民国人,只是那三人似乎都不太喜欢与傅酒接触。
过了很久,傅酒才从别的同学口中得知那三人的名字。
一人叫赵倩,听说是一军阀的侄女,另一人叫孙景明,好像是一小贵人家,第三人叫冯朗家里挺有钱的,也是赵倩的男朋友。
傅酒见那三人不曾与她交好,自己也就不与他们主动交流。
哪知道,那冯朗突然有一天将傅酒拦下,“傅酒,等一下。”
縱古論今online
傅酒怀里抱着课本,她回头问道:“怎么了?”
“没事,我就是想问问你,经常来找你的男人是你的男朋友吗?”冯朗直接开口问道。
傅酒脸上毫无表情,“不是,普通朋友。”
系統帶我穿萬界
冯朗闻言一笑,他自持面容英俊,家境富裕,经常背着赵倩偷腥。
“我挺喜欢你的,你跟着我,想要什么我都给你。”冯朗自信道。
傅酒眼里带着不可思议,退后一步拉开自己与他的距离。
“冯朗,你……你不要过分了。”傅酒冷冷道,说着就要转身走。
哪知冯朗一把抓住了傅酒的胳膊,“别先走啊,仔细想想,跟着小爷,你要啥有啥。”
傅酒皱起眉头,眼底全是厌恶,她狠狠一踩冯朗的脚指头,正巧今日穿了高跟鞋,杀伤力十足。
冯朗吃痛撒开挟制傅酒的手,抬起自己的脚叫着,“啊~你!”
相公別糾纏 冷凝若寒
傅酒一眼都不想看他,随即冷着脸自己走了。
冯朗微眯双眸,瞧着她这幅带刺的样子,征服欲更加强烈。
傅酒没把这事放在心上,哪知第二日,就让赵倩找上门了。
“傅酒!你以为你是个什么东西,竟然敢勾引冯朗!”赵倩脸上带着怒气说道。
都市縱橫之草根天王 遠塵
傅酒不耐烦看她一眼,想要绕开赵倩,“不说话!心虚了吗?”赵倩白眼看她,语气嘲讽道。
傅酒停住脚步,回头看向赵倩,开口高她一等的气势就显示出来了。
“他,也就你稀罕,我可看不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