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z8tg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说 炮灰郡主要改命-第一百二十五章 空手白狼-stuyn

炮灰郡主要改命
小說推薦炮灰郡主要改命
丁潇潇话音刚落,小伙子手一抖,银票啪的一声从柜台里面掉到了外面的地板上。
孩子岁数也不大,想来是被那句从死人身上摸来的,吓着了。
掌柜的也越听越不对,他盯着丁潇潇的脸反复端详缓缓说道:“你……你是……”
昨天在这东街上还有不少人拿着白菜帮子臭鸡蛋砸过她,这么快就不记得了,丁潇潇对于掌柜的健忘非常不满。
BOSS,請放手!
“我就是东临的那个郡主啊。”丁潇潇直接帮掌柜的答疑解惑,省得他猜。
“怪不得觉得有点眼熟。”掌柜的嘟囔了一句,然后又说道,“即便如此也不能证明这张银票就是送给您兑换的。既然事情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了,我也不再隐瞒,但是这张银票我不打算兑换给任何人,除非那个找小伙子的客人再来,我会把这张银票原封不动的还给他。”
種田空間:娶個農女來生娃
像是早就料到会有这个答案,丁潇潇并不焦急不紧不慢的说道:“这一百两你可以不兑给我,但是你也不能还给那个人。要知道他就是将我绑出城,害得我白白坐了这么多天大牢的罪魁祸首。我这就去禀告城主,让审官们都过来,把你这件铺子封了,以便保存证据。咱们就在这一起等着,等那个坏蛋回来我非狠狠揍他一顿不可。”
掌柜的一开始还面色淡然,听到后来越听冷汗越多。
郡主说的也不算危言耸听,要是那个人真的和绑架郡主有关系,让臣工们知道了,他这间小铺子十有八九要封上一阵,那他的损失可就大了。
“最近这西归城里的臣工们也是个个风声鹤唳的,我其实就是个受害者,还白白被关在地牢很多天。你这铺子若是和绑票的人扯上关系,想必老板您还有你身边的伙计,也得一一盘问过之后才能自证清白呀。”丁潇潇像是可怜自己似的,狠狠的叹了口气。
老板感觉自己脖梗后面的汗毛突然立了起来,这时门外猛然间走进一个五短身材的男子,狠狠将老板吓了一跳。
弒神天下
“郡主,箩筐都买到了。”来人正是丁一。
丁潇潇快步上前,一脸激动的对他说道:“这些箩筐先不着急要了,我找到了那个绑架我的人,就在这间铺子。”
丁一一听顿时瞪大了眼睛向店铺内扫了一眼,紧张的问道:“是谁?”
掌柜的皱着眉头就开始喊冤:“没有的事儿,我这哪里藏了什么绑匪,这位大人您可别听郡主瞎说呀。”
瞎说这个词,让丁一的眉头瞬间皱了起来:“你说什么!?你说谁瞎说!你再说一遍!?”
三连问问的掌柜冷汗直流,连连摆手道:“不是不是,小的失言了,可是我们这儿真的没有藏什么绑匪啊。”
丁潇潇点点头更正道:“现在不在,但是可能一会儿就在了,咱们赶紧去报官。”
原來你也曾赴一場豪賭 顧青檸
丁一自然是一个命令一个动作,闻言迈腿就要往外走。
“别别别,咱们有话好商量,有话好商量。”掌柜的彻底怂了,赶紧上前阻拦道。
见郡主站在原地不动,丁一也渐渐觉得这件事情好像还有隐情,一面假意的夺门而出,一面留心着掌柜的继续说什么。
“银票这件事情,郡主说的确实是属实。”掌柜的一边说一边将小伙子喊过来。
一张有洞还带着血的银票出现在几人面前。
“我说的没错吧,正好一百两,上面有洞还沾着人血。”丁潇潇既紧张又夸张的大喊起来,“这就是证据,报官立刻去报官。”
面临着封店、牢狱之灾、皮肉之苦三重打击,掌柜的哪还敢让郡主出去张扬,赶紧将店门紧紧关闭,回过神来陪着笑脸说道:“这银票本来就是绑架您的人的赃款,理应归郡主所有。”
都市墮天使
丁潇潇闻言一愣:“可是老板刚才不是说不兑换吗?要还给那个家伙。”
“刚才我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情况,既然证明了那个人是绑匪,我怎么还能把这钱再还给他呢?”老板狠狠瞪了小伙子一眼,“还傻愣着!不赶紧去给郡主娘娘拿银子!”
小伙子屁滚尿流的又跑回了柜台里面,在他的职业生涯中,恐怕这辈子都不想再看见一百两面额的银票了。
掌柜的已经让步了,丁潇潇却得了便宜还卖乖,皱起眉头,抱着双肩,一副犯愁的样子。
“这样的话,万一那个人回来,或者他说的上门兑换银票的人来了,掌柜的你可怎么办呀?”
老板虽然心疼钱,但是他知道对比起封店、坐牢、挨揍,还是牺牲一百两银子更为上算一些。不过,他虽然做好了再拿一百两出来的准备,可是脸上还是写上了一层不舍。这钱毕竟是自己一个子儿一个子儿挣回来的,白白拱手让人多少有些不甘。
“若是他真的敢回来,那我也只能先兑给他,然后再请官府想办法了。”掌柜的唉声叹气,真真是天上掉下来个黑锅。
將門鳳女:狂妃戰天下 絳美人
英雄聯盟之眾神之王 滴血花神
窺天命 菲比
丁潇潇看着小伙子已经将一盘一盘的白银端了出来,心情大好,和颜悦色的说道:“若是那个人真的来了,还请掌柜的帮我留心注意他的动向,然后立刻派人知会我一声。如果我能找到他,愿意付老板一百两银子的酬谢,您看如何?”
此话一出,面如死灰的掌柜,顿时春风拂面,百种花开。
“郡主此话当真?”
丁一怒道:“我家主子是什么身份,难道还会涮着你完不成?这位掌柜,未免也太把自己当盘菜了。”
这几句话说的丁潇潇很是受用,得意洋洋的扭了扭头继续说道:“这一百两银子我收下,剩下三十两银票全部换成铜板,麻烦掌柜的套辆车帮我送回家去。”
枕上婚約,老公入列請立正 落落
王子的禁戀
掌柜的彻底被丁潇潇吃住了,但是听到她要三十两银子的铜板的时候,还是以为自己听错了。
“您是说三十两银票全部换成铜板!?”
丁潇潇一脸淡然道:“当然了,我筐都带来了。”
老板这才注意到了外面一字排开的十个编织细密的筐子。
“可是您要这么多铜板干什么用呢?”这工作量太浩大了,老板还想挣扎一下。
丁潇潇眯眼一笑:“我拿来发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