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mfw小說 高手時代 左丘明-第二百七十二章 大結局展示-oxk4s

高手時代
小說推薦高手時代
砰砰砰~~
几人依次的掉在了血魔的面前,刘雯和邱成仁便是摔的是晕了过去。
“嘿嘿,本源血液啊!”
血魔的身上的管子突然直接插-进了邱成仁的身体,开始疯狂的吸着成仁的血液。
“啊~~~”
邱成光看着自己的弟弟血液被血魔吸着,他直接暴走了。
而他身体里,血液的最后一部分记忆终于解开了。
“爸爸!”
邱成光看着血魔,突然叫了一声。
原来一切的一切,爸爸早已经知道了。
嬌妻馭夫攻略
邱成光的脑子里,神血里的记忆就如同播放电影一样,层层闪过。
自己的身体为什么会变胖,那个给自己输血的医生。
竟然是邻居家的老头,而他拿自己输的血液,竟然来自血魔,还有,自己的弟弟。
原来在很早以前,就被输了血液。
刘能,刘雯?
他们,竟然和自己有着血缘关系。
不仅邱成光体内的记忆开始解封,刘能身上的也是。
“我竟然,我竟然,不是亲生的,为什么,怎么会这样啊,怎么会这样啊!”
刘能的脑子里,一些记忆突然闪现。
無限副本時代
刘能不是刘家的人,而是左家的人,那个叫左半仙的人,竟然是他的亲爷爷。
还有,刘雯,也不是亲生的。
刘雯不是自己的妹妹。
邱成光,邱成仁,他们却是亲兄弟。
邱家,左家,都来自小米村,来自西方当年的贵族血统。
“为什么,为什么自己祖先那样的勇敢,伟大,而自己,现在却是个……”
刘能看着自己的双手,指尖都插-进了肉里。
“我不要这样,我不要这样国,我要做个英雄!”
刘能突然抬起头,眼里闪着凶光,他要保护自己的妹妹,这么多年,他一直对妹妹不好。
“嘿嘿,啊啊啊!”
獵愛,染指冷情少主
血魔正吸着刘雯的血液,高兴着呢,结果突然狠狠的疼了下,他一看,发现刘能竟然爬在他的触角上,直接拿牙齿咬呢。
“不自量力……啊哈哈……”
血魔被刘能一咬,血性更加激发。
他直接将一只触角,缠在了刘能身上,就要去吸刘能的血液。
“孙子,来啊,爷爷不怕死,妹妹,哥哥我今天终于可以像一个男人一样了!”
刘能狂笑着,任凭血魔的触角插-进自己的身体里。
“哥哥,不要啊!”
刘雯身体里的记忆还没有觉醒,她看着哥哥被血魔吸着血液,直接放声哭了起来。
“放手,放手啊,我-操-你-妈,怪物,血魔!”
邱成光和梁丽丽也好不到哪里去,血魔的触角将他们缠住后,开始疯狂地抽取他们的血液。
“不会的,不会没有办法的!”
邱成光试着挣脱血魔的触角,但是根本挣脱不开。
而随着血魔吸掉他身体里的血液,血魔的皮肤颜色都发生了变化,邱成光能通过触角,感受到他的强大。
“哈哈,血魔马上就可以复活了,哈哈,我的世界梦,哈哈!”
亂世蘭陵王妃夢 淩風雪子
魔王通过邱成光身上的摄像头看着血魔,在屏幕那边发出了狂笑。
“我知道我是谁了,我是血魔,我是血魔啊,吸人血不对,但是我需要血,我需要血啊,我的血液!”
随着血液的吸入,血魔的心性也慢慢恢复了过来。
相信只要将几人身上的血液都吸光,血魔就可以恢复正常了。
血魔现在已经有了自制力!
“记忆,等等,为什么爸爸明知道自己杀不死血魔,还要进洞!”
邱成光的记忆里,突然亮了起来。
原来,爸爸的异能,竟然是心灵控制,这样的话!
想到这里,邱成光的眼睛突然亮了起来。
“不愧是我的父亲!”
邱成光看着血魔的眼睛,突然笑着说道。
雄霸南亞 華東之雄
而仿佛是为了迎合邱成光的想法,血魔的身体里,突然发生异变。
“我是谁,我睡了多久了,我怎么在这里,你是,你是邱成光?”
“不不不,你是谁,你为什么在我的身体里,我要吸干-他的血液,我要~~”
“儿子,是我,我在血魔的身体里,现在,干掉他啊~~”
“你是故意的,你当年是故意让我吃掉你的,你是故意的~~”
“儿子,把那个血洞给堵住啊,只要没有血液供养,血魔就没有力量,你可以拿火焰或者冰霜将他给干掉~~”
“不,不,不,我要复活,我要复活,我不要再这样下去,你不能切断我的血液供养,你不能~~”
血魔的嘴里,两个人的声音交替的出现,血魔的整个人,就好像人格分裂一样。
夫君個個是美人
“哈哈,你们跑不掉的,我现在拿触角缠着你们呢,你们不可能将血洞堵住的……”
“哦,那个叫什么的,血魔,你好像忘了我呢吧!”
就在这时,一个声音突然响了起来。
“哥!”
“刘能!”
刘雯和邱成光,梁丽丽他们齐声说道。
九道神龍訣
“邱成光,梁丽丽,妹妹,我刘能活得这二十多年,没有做过什么好事,今天,我就做一件吧!”
“刘能,那个血洞里的血,有毒,你会撑不住的!”
梁丽丽看着刘能的背影,突然大声的喊道。
梁丽丽以前,没有正眼看过刘能,但是今天,梁丽丽突然发现,刘能,还是个男人。
“梁丽丽,你太小瞧我刘能了,你们的记忆,我也有,不就是一死吗,我刘能,今天就不信了,死就死,啊,我来了~”
扑通~~
刘能说完这句话后,直接纵身跳进了血池里,向着血洞那边游去。
这血池里的血液,不同于正常的血液。
刘能刚一跳下去,他身上的衣服就因为血水的巨大的腐蚀性,直接化成了水。
“小子,你要是敢把血洞堵隹,我就要你的命!”
血魔咆哮着,直接想要伸出触角,往刘能的身体缠去,但是刘能跳进血池里后,直接就向着血池的洞里游去。
而血魔想要将触角伸长的时候,他的身体却是不受自己控制了。
“啊呀呀,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啊!”
血魔能感觉到自己身体不能动,是因为邱成光的爸爸在他的体内。
“邱成光,快点,快干掉他啊!”
刘能用身体将血洞给堵住后,他的整个身体就显得极为痛苦,这里面不仅是池子里血液有毒,更是因为这个血洞的压力。
“我要杀了你,杀了你们!!”
血魔咆哮着,但是他明显能感觉到,没了血池里血液的供养,他的力量在慢慢下降。
“就是现在!”
邱成光突然大喝一声,然后直接挣脱了血魔缠在自己身体上的触角。
冰霜异能瞬间发动。
不到几秒钟的时间,血魔的身体就被邱成光用异能给你冻住了。
“我救你们下来!”
邱成光在将血魔的身体冻住后,直接跑到几人的面前,将几人的身体接了下来。
“哈哈哈哈哈哈~~邱成光,你以为这样就可以杀死我了吗?”
就在这时,血魔的声音突然传了出来。
几人一看,只见血魔的身体里,突然出现一些火光。
“糟了,是我的血液!”
邱成光看着血魔竟然会火焰异能,眉头一下子就皱紧了。
“哈哈哈哈,你以为只有你会火焰异能吗,我是血魔,吸血鬼家族最厉害的吸血鬼,哈哈~~”
血魔说着,直接身体出现火焰,就要往邱成光这边扔去。
但就在这个时候,血魔的眼睛突然闪转不已。
“该死啊,该死啊!”
血魔说着,突然将火焰朝向了自己。
“儿子,趁现在,烧死他!”
邱父的声音通过血魔的口说了出来。
“父亲,如果血魔死了,你不是也……”
邱成光看着血魔,泪水直流,他刚才没有使出全部力量,就是想让父亲和自己再说几句话。
“儿子,人固有一死,为了你们,这个死,值,儿子,快点,父亲我撑不了多久了!”
邱父说着,血魔的脸上显出极为痛苦的表情。
“父亲,希望你走好!”
一股股热浪从邱成光的体内爆发了出来,邱成光第一次,将火焰异能用到了极致。
而血魔看到邱成光手上的庞大火球后,他的脸上露出了不可思议的表情。
“不,不不!!”
血魔颤抖着,他第一次感觉到死亡的威胁。
芝麻開門
他的体内有火焰元素的基因,但现在邱成光的父亲在体内控制着他,他根本就没有火焰防御的能力啊。
“我是,我是不会放过你们的,啊~~~”
邱成光将火球抛向血魔后,血魔的身体瞬间就被火焰给吞没,他的身体燃烧了起来。
洞里的温度越来越高。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不可能的,不可能的!”
城堡里,魔王看着屏幕里的东西,直接失控了。
他冲出门去,直接打开了通往血魔巢穴的秘密通道,跳了进去。
血魔的复活,魔王已经准备了十几年了,这可是他的心血啊,他不能让血魔就这样毁了。
“轰隆~~~”
就在邱成光和弟弟,梁丽丽,刘雯刚刚走出洞里后,一个巨大的爆炸声突然响起。
这爆炸产生的热浪直接将几人冲上了天空。
“不~~”
魔王的身体在爆炸中化为灰烬,而他的面具却是掉进了血池里。
…………
几天后,当邱成光他们返回草尖市后,受到了曹天然他们热烈的欢迎。
在邱成光和妈妈弟弟刚回到家后,一只小喵却是跳在了邱成光的身上。
“邱成光,你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唉,害的我和小花不能愉快的玩耍了!”
小喵拉着个脸,有点不爽的叫道。
“哈哈,逗你的啦,主人我想死你了!”
異界之至尊無敵
小喵笑着,用爪子在邱成光的脸上轻轻挠了下。
“这,这,小喵怎么会说话了?”
小喵丝毫没有注意到,门口的邱成仁和妈妈脸上布满了黑线。
小喵竟然会说话了,这也太吓人了吧。
“哈哈,哈哈!”
邱成光只是笑笑,不说话。
……
“喂,邱成光,我们几个,你到底要谁啊,咱先说好了,我必须当大!”
陈娜挺着胸,冲着邱成光指手划脚道。
“唉,姓陈的,你说什么呢,我和邱成光初中就认识了,好不好!”
梁丽丽毫不示弱,直接接口道。
呆萌妖寵:主人,嘴下留情 芹沢花依
“既然,既然,你要了他们两个,就把我,把我也要了吧!”
一旁的张帆低着头,看着陈娜和梁丽丽在争吵,弱弱的说道。
“哎,帆妹妹怎么说话的,你告你啊,对男生不能低声下气,你得克着他,就像这样!”
梁丽丽话刚说完,直接对着邱成光的肚子上就给了一拳。
“靠,不带这样玩的吧!”
邱成光笑着,直接将梁丽丽抱在怀里。
而旁边的两个女生,看到邱成光和梁丽丽那样,也弱弱的凑了过来。
“唉,妹妹,人家团聚了,可是你我,却~~”
旁边的黄其生和小弟们看着邱成光和三个美女打打闹闹,心里感觉很是失落。
“是啊,我看着老大,都寂寞了!”
超能跑站在旁边,摸-摸脑袋,不好意思的说道。
“许久没有回小米村了,也不知道他们还过着好不!”
超能跑看着邱成光,感觉自己想家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超能跑新买的手机却是响了起来。
“喂,对,我是……什么,小米村出事了,吸血鬼,一个女的?”
黄其生在旁边听着小米村村民给超能跑打电话的声音,眼睛突然亮了起来。
…………
几个月后,欧洲的一个废墟城堡上。
几名工人正搬着城堡废墟上的砖,就在他们搬完一口水井上的石头后,突然惊呆了。
因为他们看到,一个男人正抱着一个年青人,静静地站在水井的下面向上看着他们。
“我天哥,终于出来了!”
就在工人们四处找绳子想要将里面的两个人吊出来的时候,那个年纪较老的男人竟然直接爬上了井口。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