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csl9非常不錯都市异能 我輩榮光 線上看-第二十四章,戰爭結束分享-3d0uf

我輩榮光
小說推薦我輩榮光
我部将一郎击溃以后,五纵队已经接到了十七次作战电报。
但是他们还是没有动。
新军内部也开始了一场争权运动,最后胜出的,是薄。
在新军内部动乱的时候,张世平再次奉命督战五纵队。
这一次,张世平心里已经有些抗拒了,这是他第二次督战五纵队,也是第三次收拾新军了。
二战区唯一敢对新军动手的,只有他,而他,又要面对一个纵队了。
五纵队的抗命,事关重大,上一次,他砍了五纵队司令的脑袋,这一次,他还要去砍。
历史会不会重演?
谁也不知道。
他的部队还在与日军激战,他带了一个营的人马直接扑向五纵队司令部。
张世平的到来让王大头很担忧。
“报告司令,张世平旅长带着一个营的兵已经快到司令部门口了。”
王大头想了想,终于下了决心“告诉一团,挡住他的兵,只允许他们进来五个人。”
“是,司令。”
王大头的心腹军官们此刻都在他的身边,他对着诸位军官点头“成败在此一举,希望诸位已经考虑清楚。”
“王司令,我们生死与共,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
“好,召集警卫,埋伏。”
“是,司令。”
五纵队的士兵拦住了张世平的队伍,他们被挡在司令部驻地外,只允许进去五个人。
有士兵说“旅长,不行啊,这可能是王大头的圈套,要套你进去。”
张世平当然知道有风险,可他做的,本来就是风险最大的事情。
张世平的部队虽然已经不再是宪兵,但他有二战区的电报,他奉命督战五纵队。
“旅长,小心为上啊,不能去啊,实在不行,咱们就杀进去,这和上次不一样啊。”
张世平望着五纵队的司令部,呵呵一笑“军人,还能怕死吗?来,给我绑上一圈手**,再来四个不要命的,跟我进五纵队再闯他一次。”
“旅长,三思啊。”
“不要说了,我主意已定。”
一圈儿手**绑在了张世平衣服里面,他深呼一口气,向司令部走去,四个兄弟跟在他的身后。
司令部内。
“司令,已经布置好了。”
“嗯,把其余的军官也召集过来吧。”
当张世平到了司令部的时候,司令部的指挥室里已经站了二十来个军官,全是五纵队的高级军官。
王大头看到张世平,笑的很热烈,张开双手迎了过来“哈哈哈,张旅长,幸会幸会,终于把您盼来了。”
张世平冷笑“你还希望我来?”
“那是当然,张世平的名字二战区哪个不知道?我也是仰慕已久,早就想见你一面了。”
张世平没有管王大头想要拍他肩膀的手,他侧到一边,说“上次我来,砍了五纵队司令的脑袋,这一次,我可不想砍了。”
王大头还是笑“哈哈,这一次,你可砍不了了。”
张世平眉头一抬“哦?王司令是准备执行命令了?”
“当然,二战区司令部的命令当然要执行。”
张世平沉默了一下,“好,那王司令就带部队执行命令吧。”
“张旅长是不是忘了一件事儿?”
张世平望着王大头“王司令什么意思?”
“张旅长今天,可还没杀人呢。”
王大头已不在笑,他的脸色已经变的很冷,“张旅长,开个玩笑,我这就是召集部队出发。”
王大头对着他的副官点头,然后自己出去,召集队伍去了。
副官忽然说“张旅长,你会不会逃命?”
张世平已经猜出来王大头在耍花样,但他不知道他们在耍什么诡计。
“你想说什么。”
副官道“等会儿张旅长逃命的时候,解了身上的手**,会跑的快一点!”
张世平脸色一变。
副官大喊“动手。”
哗,前后门立刻涌进来三十多个兵,全拿着***,对准了他们。
张世平五人也立刻掏枪,拉开了身上的衣服,露出了绑在身上的手**。
“别动,谁开枪,咱们就一起死。”
副官笑了笑,拍了拍张世平的肩膀“张旅长别紧张,我们不杀你。”
“开枪。”
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
三十把***全部开火,向着屋里的军官扫射,二十多个高级军官瞬间爆出血雾,被打成了烂肉,血立刻涌了一地,二十个军官摞在地上,全死了。
张世平心里抖了一下。
副官又拍了拍张世平的肩膀“张旅长,违抗命令的军官我已经帮你处理了,你可以走了。”
张世平望着一地的死人,愣住了,他不知道王大头为什么要杀这些人,但他知道,自己很危险。
“旅长,走了。”
有士兵拉住张世平离开,等他们走远了,副官开始集结部队。
“二战区司令部,命令张世平,来杀了我们二十一位军官,就因为他们是信仰红色的,怎么办?你们告诉我怎么办?”
士兵沉默了,忽然有一个声音喊。
“报仇,杀了张世平!”
然后一片浪潮涌起“杀了张世平!报仇!杀了张世平!”
混沌之王之烈火異獸
王大头怒吼“张世平已经逃到了老虎山,现在我命令,所有部队向老虎山集结。”
老虎山。
已经入夜。
我集结了所有的部队,三千多人的部队。
我对神仙点头。
“开始吧。”
我,神仙,板头,小猫儿。
望着对面日军阵地。
只看天地苍茫。
于暗夜里爆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
轰!
几十吨**爆炸。
对面的日军阵地瞬间垮塌,整座山轰的一声向下一沉,所有的日军工事埋进了山里。
然后,暴怒的一郎指挥所有部队发动了最后的进攻。
这是我们最后的战斗了,这一战,无论胜败,我们怕是都难逃一死了。
我说“打光所有炮弹,所有部队准备冲锋。”
轰,轰,轰,轰,轰。
所有的炮弹开始轰炸日军阵线,日军冒着炮火冲了上来。
神仙冲上去了,板头冲上去了,小猫儿冲上去了,马瘸子冲上去了,豹子带着炮兵营的兵也冲上去了。
整个老虎山一片惨烈的厮杀,整个阵地都在混战,我们彻底的与两千日军缠斗在一起。
我站起身。
望着这方我们誓死保卫的山河。
山河啊,我们要为你死了。
我怒吼,在山河里怒吼“保境安民,死不旋踵!跟我冲!”
我带着最后的部队撞向日军。
死吧,死吧,让我死在山河里吧。
一郎望着全军反冲锋的军队,惊讶的站了起来“疯了,他们疯了,他们都会死的。”
战斗持续了一个小时,双方僵持的非常厉害。
有日军士兵报告。
“旅团长,我们已经只剩下一千三百人了。”
“旅团长,我们不到八百人了。”
“旅团长,敌军大规模增援到了。”
一郎跳了起来,喊着“什么?有多少援兵?”
“至少一万人,正火速向老虎山冲进,半个小时后,将到达战场。”
一郎颓然的倒在地上,就差一点,就差一点就可以完全消灭196师啊。
“通知所有部队,全线撤退。”
“是!”
日军竟然撤了,真的撤了。
所有的日军都开始后撤,我们无力再追击。
神仙冲了过来“武忠,不好了,新军五纵队来了。”
我愣了愣“是来增援的?”
“不是,已经交火了。”
我跳了起来,不可置信“什么?新军打我们了?”
“没错,已经交火了,新军叛变了。”
我颓然倒地,不敢相信。
“新军,叛变了吗?”
神仙摇着我的肩膀“别发愣了,新军打过来了。”
我迷糊的问“我们还有多少兵力。”
“一千左右吧。”
“组织部队,全部撤到二道防线,准备阻击。”
“好。”
新军,真的在进攻我们。
王大头杀了军官,栽赃到张世平头上,又借着杀张世平报仇,来进攻老虎山。
他要消灭我们。
无论对于日本人还是红色,消灭晋军王牌主力196师,都是大功一件。
王大头,准备再赌最后一把。
日本人刚走,新军五纵队开始围攻我们,我们没有死在日本人手里,看来要死在中国人手里了。
我问神仙“医院和伤兵撤了没有?”
神仙点头“都撤了。”
“那就打吧。”
新军集结了至少五千人开始进攻,整个老虎山全是新军的部队。
我们,居然被自己的部队围攻了。
二战区司令部。
阎主席叹息一口“新军已经叛乱了,调集部队,打吧,已经这样了,一次性解决了吧。”
“主席,是全面进攻吗?”
阎主席点头“给孙楚发电报吧,全面进攻。”
在五纵队进攻我们的时候,整个山西,陷入了混战,所有的晋军部队向新军开火。
我们被王大头困死在了老虎山最后一道防线里。
战斗已经开始了。
我忽然觉的很可笑,我最后居然要死在自己人手里,呵呵。
新军攻上来了。
我吼着,“全力阻击,守住老虎山。”
“报告师长,马营长阵亡。”
马瘸子死了,我从湖南带回来的警卫营长,死在了山西。
“报告师长,豹子营长阵亡!”
我浑身一颤,这个陪我一路腥风血雨的后生,也死了。
临汾守备师,叶先生和疤子现在一起。
叶先生惊问“王大头打老虎山了?”
疤子点头“不错,已经打起来了。”
叶先生苦笑“呵呵,看来,咱们也不得不动手了。”
疤子问“确定要打吗?”
“不打不行了,命令部队,立刻进攻老虎山。”
在我们即将被新军攻破防线的时候,张世平带着部队从后方开始猛攻新军。
而在新军的后方,忽然有大批军队开始进攻。
我和神仙对视一眼。
我问神仙“那特么是伪军?”
神仙点头“应该是叶晓风的守备师。”
叶晓风的守备师,没有进攻我们,而是,向新军猛攻。
五纵队瞬间被左右夹击。
我还是有点不太相信,“叶晓风在救我们?”
板头兴奋的呼喊,“师长,你真是没有白放叶晓风啊,草,这孙子真的和新军开干了。”
我也笑了,结局总是出人意料,我在老虎山上怒吼“顶住!顶住!”
新军被夹击,溃散的非常快。
在伤亡过半的时候,新军全军溃散,作鸟兽散了。
张世平带着部队终于打了上来,他身边只有百十号人了,但却在对我微笑。
“大哥,我以为你已经死了,呵呵。”
有士兵来报“师长,伪军叶晓风在阵前求见。”
“让他过来吧。”
叶晓风来了,不是一个人来的,他的两个兵用担架抬着一个人,一个断手断脚的男人。
“武忠啊,这个王大头,真是脑袋进水了。”
他望着我的士兵们感叹“给你送礼物来了。”
担架上趟的,是冯凯。
在太原医院的时候,冯凯刚刚跑出医院,就被叶晓风抓了,冯凯被打断了双手和双腿,躺在担架上挣扎着,却说不出话。
板头拎着刺刀就走过去。
“狗东西,终于落到老子手上了。”
我看着冯凯的惨状,心里却没有了丝毫恨意,新军对我们的进攻让我瞬间失去了仇恨。
我们的战争,不应该对着中国人啊。
道士之娛樂南韓
叶晓风走到我面前,“冯凯已经被关了快一年了,他以前迫害过的人看守的他,没有忍住,断了他手脚,拔了他舌头,他的确很惨。”
板头的刺刀已经顶在了冯凯脖子上,然后望向我。
我对他点头。
板头笑了笑,把刺刀扎进了冯凯的脖子。
这个可怜的男人,彻底死了。
“哦,对了,忘了告诉你,我结婚了,我老婆叫王彩霞,有机会,可以见一面。”
我并不认识王彩霞,也没听过她的名字,我点头“有机会再说吧。”
“我找到晓雪了,她在重庆,给你生了个女儿,叫武笑笑。”
“啥!”我惊的瞪大了眼睛“叶晓雪生孩子了?”
叶晓风点头“我外甥女听说挺漂亮,已经两岁了,会说话了。”
叶晓风递过来一张纸“如果你想看女儿,就去这儿。”
我点头,呵呵,我已经当爹了,我女儿真的叫武笑笑,挺好,挺好的。
“对了,还有件事情,我得告诉你。”
叶晓风又说了一件事儿。
然后他走了,走的很洒脱,带着他的两万部队,神仙凑过来,跟我说“武忠,我越感觉叶晓风才是白牡丹了。”
我点头“就是他。”
“你当爹了?”
“嗯,笑笑两岁了。”
神仙一把抢过去地址,对板头喊“板头,找个人去这儿盯着。”
我部被新军围攻以后,已彻底打烂。
日军全线后撤,是全线,甚至撤出了临汾城,整个临汾的日军全部北撤。
日军把临汾给了叶晓风,叶晓风有了三万人马,改建成军,守备军。
我的师,却只剩下几百个人,还有两千多伤兵。
冬季攻势打的很混乱,因为涉及到不能说的东西,所以就简单掠过了,冬季攻势是晋军在抗日战争中的最后一场大规模军事行动。
从冬季攻势以后,晋军与叶先生的谈判就开始频繁起来,我们失去了山西其他的地盘,只剩下七个师七万人的部队,控制晋西南。
新军彻底背叛,去了晋西北,和我们把晋西分成南北两半,中间又有日军,从此再不往来。
晋军大损,无力再对日军形成威胁,阎主席开始从各方势力中寻求平衡之道,也使晋西南安稳了很多年。
民國女配嬌寵記[穿書]
冬季攻势之后的战斗一直也有持续,但是已经很少有师级规模的作战了。
中条山战役属于一战区卫立煌部了,和我们已没什么关系。
战争打到这里,196师在抗日战争中的战绩,全部完结。
一郎那天受了重伤,伤好以后就回国了。
仙本二郎升了中将,以山西治安区副司令一直干到44年,然后去了缅甸, 他最后回了日本,没有被审判。
王大头死了,听说是被部下打死的。
叶先生在日本投降的时候带着五万部队投诚,转眼成了国军中将。
而事实上,疤子和叶先生本来就是一伙的,疤子和小白的恩怨我到现在也不知道。
大西北货运公司实际上并没有挣多少钱,因为40年年底的时候,苏联就已经不提供援助了,公司也在那个时候关闭了。
叶晓雪在离开的时候就生了孩子了,她和叶先生离开以后直接和叶先生绝交,一个人往南,走到了重庆。
冯凯是被王彩霞折磨的,整整一年啊,他的确受到了报应。
愛上霸道女總裁
196师后来重建,作为王牌主力师重建,一万两千人的规模,最好的装备,最好的士兵。
但是直到中条山会战爆发才差不多组建完毕。
冬季攻势之后,鬼先生上调二战区司令部,上校参谋。
神仙被授予少将。
板头到最后也没混到少将,只得了上校,正经上校团长。
小猫儿可比板头厉害,最后解放战争的时候升的少将,现在是中校团长。
二狗子毕业以后重新成为警卫连长,但他并没有在部队待的太久,日本投降以后他就退伍了。
徐丽是我们这群人里混的最好的,她结婚了,最后还是嫁给了小猫儿,她被于敏带到了美国上了军校,入了美国国籍,最后混到了美国海军少将,是第一个华裔女少将。
我终于实现了我的梦想。
少将师长。
授衔的那天我哭了,我们死了太多人,太多太多人。
在1940年的春天,我和凌美子要结婚了。
于敏来向我告别。
“小疯子,我要走了,红十字会总部让我去美国协助捐款事宜,马上就要走了。”
我拉着她的手,舍不得放开,“不行,等我结婚以后再走。”
她说“小疯子,其实,我真的有想过要不然就跟了你算了。”
我点头“哦,我娶完凌美子再娶你。”
她就笑,问我“你说的是真的?”
“真的,千真万确的真的。”
于是她吻上来。“那就再爱我一次。”
于敏还是被我按住,参加了我的婚礼,我的婚礼并不隆重,因为我的朋友们已经不多了。
196师师部。
阎主席亲自主持了婚礼,凌美子也真的怀孕了。
郑天河,张世平,林薇薇,于敏,神仙,陈红,板头,小猫儿,徐丽,二狗子,都来了,连小白也来了。
婚礼很热闹,我给我的这些兄弟们挨个儿敬酒,我终于还是结婚了。
结婚的那一天,凌美子坐在屋里。
我问她“你是不是从一开始就和叶晓风有联系?”
龍套傳奇
她点头,“没错,刺杀阎锡山,就是日军情报处做的。”
“你真的想好了吗?”
“武忠,只要你还有一丝顾虑,我马上就走。”
凌美子终究成了我的女人,我孩子的母亲。
我后来去找过叶晓雪,但是一直没有找到,叶晓雪带着我的女儿应该离开了重庆,直到抗战结束以后,我才在叶晓风那里见到她。
她安静的坐在午后的庭院中,支着头,望着院子里玩耍的武乐乐。
我对凌美子说。
“等会儿你对付你的,我对付大的,争取一次性解决战斗。”
我辈荣光,全本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