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47pa人氣連載都市异能 魔神焚天 起點-【176】近憂閲讀-4qbif

魔神焚天
小說推薦魔神焚天
事过两日,项凌天心绪不宁,于夜间坐入石凳之上,观满天繁星各闪奇异,不由得心生万种感慨,由小时一直到如今。
正想得入神之际,忽听推门之声,项凌天警觉起来,眉间一皱站起身来,双目直视门外,同时其手也紧握进阶的青龙渊。
推门者不是别人,而是况浦荀,接二连三的打击,让这位久经沙场的老将军垂老不已,双鬓已然发白。
光明村地处敦阳城和丹阳城交界的深山之中,温度落差极为明显,白天燥热,夜间却十分寒冷。
只见况浦荀披着虎豹外衣走进院中,年老色衰视力也逐渐模糊,只见他脚步轻稳快捷,深怕吵醒房内正熟睡的众人,待他来到项凌天跟前时,凑近一看方知是项凌天,嘴角露出一丝笑容,言声问道:“凌天侄儿,深夜为何还不就寝,外边极寒,也不知加些衣裳。”
女神的特種兵王
项凌天在凤崖底被太古锻炼之时,经受过穹风和白鹤的极寒与酷热锤炼,况且体内又有真气护体法术加持,对寒冷酷热没有丁点感觉。
“伯父无需担忧,侄儿如今亦算得半仙半人之躯,区区严寒不碍事。”项凌天见况浦荀深夜来访,定然有所要事,连声问道:“伯父深夜前来,难道是天泽兄的伤势又严重了?”
“哎……!”况浦荀叹息一声,又摆了摆手入座于石凳之上:“天泽情况依旧如此,还是昏睡状态,他母亲日夜守候在旁,深怕出现半点闪失。老夫半生戎马,杀戮过重,如真有报应这一说,也应该是报应在老夫身上,与老夫妻儿并无干系。但偏偏这人生重大转折之事,全让老夫撞见了。”
项凌天也跟着入座,听着况浦荀消极的言语,伤感的表露无不心疼万分:“伯父,天泽兄吉人自有天相,您就放心吧。”
“侄儿不必安慰老夫了。”况浦荀又是一声叹息:“老夫虽说是凡人之躯,但玄攻武技也不再话下。半生戎马早已将生死看破,生平有两大转折,其一,前朝大炎也就是你祖上宏业,老夫亲眼见他衰败若此,如今被人取代,这是老夫一生极为重要的转折和打击。其二,本以为携妻带子找到这世外桃源可以就此隐居不问世事,就于这光明村了此残生,不料如今孩儿天泽又遭逢变数,小儿天赐老夫极为疼爱,但大丈夫理应励精图治为国为民,施展抱负,于是乎老夫也就同意让洛川先生带他走出光明村,寻找真正的光明之道。无奈如今生死未卜,也无半点消息。”
项凌天听着况浦荀内心的独白,内心也顿觉唏嘘,一个看似坚硬如铁的老将军也会有如此柔情的一面,前半生的风光无限换来的却是往年的担忧和凄凉。
项凌天刚想开口安慰,不料却被况浦荀拦下,只见况老继续言道:“侄儿其实也不需安慰老夫,老夫这些时日着实寝食难安,又害怕夫人见我低迷之相再起怜悯,累坏身子,才会来到侄儿院中安静些会儿。”
“伯父您严重了,其实这两日我与武康,纸夜,小悦和紫衣也商量过对策,但这妖骑兵团并非人类,而是各种猛兽其毒性自然不言而喻,实不相瞒,我们愁思数日一直找不到解决之道,但茫茫三界一向都是相生相克,晚辈觉得要是能找出抓伤天泽兄的那只猛兽,只要将其陨灭,天泽兄的伤势会不会有所好转?”
無法預料的青春 沫沫沫
“侄儿你的意思是说想要彻底化解妖骑兵团的伤,必须要将这些妖魔斩掉?但我听儿媳说,那些妖魔数以万计,要找到抓伤天泽的妖魔,谈何容易啊?”原本项凌天的这句话让况浦荀拾起了数倍信心,但仔细一琢磨,此方法又宛如大海捞针,不由得再生感伤。
修真離婚後 尤三姐
一时之间项凌天内心有百般沮丧同样也有万般无奈,他有办法让越发严重生命垂危的况天泽恢复到以往的面貌渡过此劫,同样他也可以走出光明村去寻找那一直怀才不遇的况天赐,只不过他有太多的无奈和纠结,此番做法一旦开始实施,他并不敢保证不会出现任何差池,挂一漏万,出现哪怕一个差错,轻者伤自己,重者伤害到身边的人,这是项凌天最不愿意看到的结果。
步步婚寵·總裁的蜜制愛人
但是他一看到年迈的况浦荀一脸忧愁又于心不忍,此刻在项凌天的脑海里尽是一个画面,这个画面均是当年年少之时他在胥王府听着他父亲为他讲起况浦荀驰骋疆场的风光史,从画面中也可以想象的到那时候的况浦荀多么斗志激昂,霸气无匹,只不过在风光终究难敌时光的无情。即便你是不可一世高高在上的帝王也摆脱不了生老病死,万载轮回。于是在人族就产生了那些求索与永生的人们,他们不惧奸险,不怕挑战,历经万难也要找寻到解脱和永生之道,只不过在追求真理和永生的道路上无数人没有达到目的,而达到目的找寻法门者却寥寥无几,很显然在项凌天心中,武康的父亲武樵夫是其中一位,而自己也算得一位,但全因机缘巧合罢了。
况浦荀阅人无数,见项凌天一直都是眉间紧锁,闷闷不乐,而且话中带话,一副纠结且若有所思的神情,扭头问道:“侄儿此刻表情异样,似有纠结之意?”
“伯父……我……”好几次项凌天想直言告诉况浦荀内心的担忧和事实的原委,但每一次话到嘴旁都硬深深的吞了回去。
“你既然不想说,那老夫也不便勉强你。”况浦荀没在勉强,随即将话锋一转,带着关切的口吻问道:“侄儿,你与晴儿姑娘成亲亦有数日,老夫本想在前些时日与你好生恳谈一次,但一直没有机会,趁现在闲暇,你我皆无睡意,那老夫就得说道说道了。”
大嶽傳 中明
農女有田 王璟琳
项凌天连忙起身,抱拳弯腰行礼道:“侄儿聆听伯父教诲,伯父请说。”
况浦荀作出一副‘坐’的手势,摸了摸胡须,笑言:“教诲倒是不敢当,只是以一个过来人的身份和你交流交流。”
吸血鬼之銀反幽夢
况浦荀说完,站起身将手闭后,沉思半会儿说道:“老夫年少得名,幸得陛下赏识,在加之祖上有功,二十有一时便统管丹阳,那时候老夫志比天高,心高气傲,或多或少因为少年得名,内心膨胀所起。一直以来都十分冷落你伯母,甚至大儿天泽和小儿天赐出生时,老夫都不再身旁,然后历经朝堂奸狡难辨,后来慢慢淡化,在加之天下大统,民心所向,战乱之苦在短时间内告一段落,随即才慢慢回归本质家庭中,陪着夫人,教着孩儿。一直到如今老夫都时常引以为憾,当初的冷落让原本身体就不好的夫人身体一天不如一天,忧能伤身这句话半点也不假。”
说到动情之时,况浦荀也眼光红润,但这种哀伤莫及的表情只是霎时间罢了,随即又言道:“侄儿,你如今不算是纯粹的凡人,拥有法力、有着这一帮肝胆相照的至交好友,还有共度携手的亲密爱人,这是我们凡人一直所向往的生活,你可得好生珍惜。但你年纪尚浅便有如此丰厚的成就这点让老夫望尘莫及也让老夫有点诧异,今后行事可别在意气用事,要多想想你身边这些关心你的人,你要负起这个责任,扛起这个使命,这是你一辈子都无法逃脱也不可避免的事实,有时候很多事情如若自己改变不了,就要学会适应,别为了一时之气误了自己也耽误了别人,你明白吗?”
“侄儿似懂非懂,伯父之言高深莫测,或许侄儿年纪和经历还浅,体会不到伯父的金玉良言。但侄儿一定谨记,永世不敢忘却。”
“好,好!!”况浦荀很是高兴,快步迎来,紧握项凌天的手,借着微弱的月光看着他那俊俏的脸,其神情既有欣慰也有感慨:“老夫三子,无一子可与你相比,那晴儿姑娘也是贵族之后,与你身份也算门当户对,况且你们年少便相识,机缘巧合让你们数十年后还能重聚,可见上苍冥冥之中自有注定,你可得多加照顾和爱护人家才是,才不枉胥王爷和敦阳王当年的至交之情。”
项凌天听的入神也听的动情,以晚辈之礼立刻跪于地上,抱拳言道:“伯父之言,侄儿定然铭记,晴儿是我项凌天这一生唯一的爱人,为了她侄儿什么都愿意放弃,也愿意去尝试,所以伯父大可放心。”
“不知不觉已经是三更时分。”况浦荀看着天空,忽听更明之声,才知此刻时辰,在扶起项凌天之后言道:“好,你也早些去歇息,老夫就回去了。”
项凌天目送况浦荀的远去,看着他步履蹒跚的走着,这种落寞的背影让他想起了自己的父母,霎时间感慨万千,立于原地说道:“伯父放心,明儿,天泽兄定然会恢复往日面貌,一定会好起来的。”
這個大叔有點帥 布小心
末法仙宇 看不見的流星
况浦荀脚跟站定,虽没有回头,但听见这句话时,早已老泪纵横,只见他背对着项凌天点了点头,便走出了屋外。
而屋内的项凌天知道自己这句话说出口后,便要将尘荒大仙赠与自己的玄灵果拿出来为况天泽续命。
但此刻的项凌天心中,只浮现了两个字,那便是值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