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7rgx火熱都市小说 血盟 文涯-最終章 未來征程推薦-1438e

血盟
小說推薦血盟
菲力亲王话语一落,广场四周,众人心中吃惊万分。看着菲力亲王双眼望着那处空着的石柱台,好象真有什么人站在那里似的……可是,那里明明空无一人。不管是,形体上,还是气息上。要知道,这广场虽大,但真正参加这次的会议的人数,最多也只在二十左右。再想想参加者中,大多也都是伯爵等级的实力。如此,高深的修为,有什么人在这么近的距离下,完全隐藏自己的气息,几乎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别说,他们中的任何一人。就算是菲力亲王,想要达到那种程度,理论上也不存在这个可能。
但是……菲力亲王就是菲力亲王。他的能力修为又怎么会是像他们这种级别的人,可以胡乱猜测的。就算外表看上去再怎么不堪,但菲力亲王绝不会做无的放失的事情。“难不成……难不成……”所有人望着正中那处空着的石柱台,心想:“难不成真像亲王说的一样,那位神秘的血祭祀,从刚才开始,就站在他们的眼跟子前,怎么可能!再怎么说,血族的灵感力,也是当世第一啊!”
鳳臨
可能不可能,事实向来胜于雄辩。就在这时,凭空突然穿来了一阵男人笑声。“恩,有意思,太不简单了!本来,还以为自己实验还能够的。照情况看来,确实是我太夜郎自大了。”伴随着笑声之后,由下至上,魏鑫的身体缓缓又石柱台上显现。而此刻站在他身边的就是,“迟迟未到场”雷东多•威廉。只见,魏鑫无奈地笑了笑:“虽然没想过这招这么快就能成功,但是刚才一开始能瞒过其他人,老实说,我还大大的兴奋了一把呢,没想到,传说中的亲王一来,这次搞得西洋镜,立妈就被拆穿了,真是害我白高兴一场!”
雷东多见着魏鑫脸上微微懊恼的情绪,心中不禁汗颜。都做到了这种程度,难道还不满足,要知道,站在这里哪个不是血族的顶级高手。看似简单的二十几人。就足以代表血族这个世界所有的实力。能在他们眼鼻底下,隐藏自己的行踪,而且连带“他”,也一起藏了起来,这个事实绝对够得上骇人听闻。其实,从刚才开始,雷东多就在想,魏鑫是怎么做到这点的。以雷东多看来,魏鑫刚才绝不可能是使用了什么障眼法。因为实力到了他们这种级别的人,看待任何事物,用得不是自己的眼睛而是自己的心。任何视觉的障碍,对于他们来说,根本就是不存在的。
当然,魏鑫令自己消失,也不是用了将灵气归零的办法。先不谈,魏鑫如何让雷东多一起消失。至少雷东多从站在魏鑫身边,就一直能感觉到他的灵气。从未有一刻消失。再说了,血族的灵感力本就非常特殊,有时感受物体,也不单是全靠物体的灵气。越是级别高的血族,身上的灵感力就越奇特。要真在像刚才这么近的距离,不管魏鑫再是怎么压制自己的灵气,也不可能逃过众人的眼睛。那刚才魏鑫又是怎么做到,在众目睽睽之下,让自己和他完全消失的呢,于是,雷东多就做了一个猜想。
根据雷东多的猜想判断,魏鑫应该是在他们俩身体周围,又划分了一个独立的空间。使之空间与空间间的联系完全断绝。如此一来,就算魏鑫再不隐藏灵气,其他那些个血族再是怎么厉害,也不可能察觉到身处异度空间的他们。但雷东多又回头一想,这个猜想存在真实的可能吗?要是,只要稍有能力的血族,想要在空间内,再划分出一个独立的空间,本来就是小菜一碟的事情。不过,“意流空间”却和其他的空间不同。因为,意流空间本就是由人为因素创造出的空间。其空间的能量与波长都极其的特殊。在意流空间内,能再划分出一个人为空间。这件事别说没人做过,甚至连想也不曾想过。
總裁的甜蜜嬌妻 七月夏
其原因也非常简单。要强行划分出空间的话,势必要和原空间的能量相撞,产生强大的反射力量。那他们现在身处“意流空间”内,又是个什么力量。它是用众多的血族伯爵灵力施展而成。当中,也包括了他。这么多血族伯爵的灵力,同时反射。这到底是一股多大的能量,雷东多连想也不敢想。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就代表了,魏鑫施界的那一刻,就承受了众多血族伯爵的力量反噬。而魏鑫现在非但好好的站在那里,看上去更是连根皮毛也没伤,这意味着……这就意味着,此刻魏鑫的实力,说不定比他们在场所有血族伯爵加起来的力量总和,还要大。
鬼城 awei龔詩唯
连雷动多也不禁为自己心里的想法,感到震惊万分。这种事情怎么可能发生!此时,雷东多就觉得自己是多么的无知。从和魏鑫初次相遇开始,魏鑫就给他带来不断的震惊。每次震惊之后,雷东多都会以为,自己对于魏鑫这个人会有更深一步的了解。但在此之后,雷东多就会发现在,自己不管是从以前还是现在,根本就什么也不了解。不过,有一点可以十分确认,魏鑫这么独特的出场方式,绝对可以给所有现场人员,最强力的威慑。血族是崇尚力量的民族,而魏鑫有意做出的一举,是让那些头比天高的伯爵贵族们知道。传说中的血祭祀,就不是名字叫叫好听这么简单,它代表得更是无上的地位和力量。
就当雷东多心情有些居丧的同时,有一点却是雷东多不知道的。他雷东多刚才的那个猜想,其实已经猜对了百分之八十,但是最后的百分之二十,他却没有猜中。魏鑫刚才划分空间的时候,的确是受到了极其恐怖的力量的反噬。不过,最终承受这股反噬力量的人不是他, 而是他内史上最牛X的大怪物——血暮。那些血族伯爵们是强,但真要是跟血暮比起来,连个毛都不是。要知道,血暮可是万恶之祖,曾经的暗黑之神。曾经,大陆上所有暗黑种族崇拜的神明。他们血族一心复活的血族之祖——该隐。依然不过是暗黑之神,亲手创造的。
光是这曾裙称关系,就是那些血族们十辈子也赶不上的。更何况,血暮身上还一种非常奇特的能力——吸收。这也就意味着,其实就连血暮本人,也没有强硬承受这股反噬的力量。毕竟,血暮的灵魂承受得起,魏鑫的肉体可承受不起。所以,真正意义上来说,那股反噬的力量,充其量也不过是被当做了一种肥料。被血暮无尽的身体悉数吸收了。至于,下马威一说,魏鑫这么做的前提,的确是考虑到了这一点,但充其量也不是附加之效,并不占主要。得到效果,算是意外的收获,也称得上是一举两得了。
“传说中的血祭祀,说实话,活了这么大把年纪了。我老头子也只有在血族文献的资料上,看到过关于血祭祀的记载。至于真人吗,老头子我也是第一次亲眼所见。血祭祀大人的实力着实让我大开眼戒一番,真是让我佩服佩服啊!”另一边,菲力亲王面对着魏鑫的身体,低着头,表示尊敬之意地说道。
他的话也让雷东多再次回到了原来的世界之中。雷东多突然意识到,太过注意魏鑫,使他忽略了另一个重要人物的存在——菲力亲王。不错,魏鑫刚才施展的那手,的确是厉害。瞒过了所有人的眼睛,但却还是瞒不过菲力亲王的双眼。雷东多两眼大睁,极其惊讶地望着望着菲力亲王,既然在刚才的情况下,他还能发现魏鑫,也就代表了菲力亲王的灵感力,已经不收时间和空间的局限,达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雷东多想想自己已经几百年没见到菲力亲王了。难道短短的几百年间,菲力亲王的修为又更加精进了?!
魏鑫看着眼前长相看似平凡的糟老头子,心里却非常这个老头子绝不像外表看起来这么简单。更凭他能看透自己刚才露出的那一手,就十分不简单了,更别提老家伙还上现任的血族之王。只是就算是这血族之王,见到了他还是得恭恭敬敬的。这血祭祀的名头果然不是盖的。想来还真是托了血暮给他套上的名头。老头子说自己有生之年,还没真正见过血祭祀的样子,今天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个,魏鑫就忍不住在那边窃笑,心想:“那这老头子,之前要真是见过血祭祀那才有贵类!血祭祀是什么?是传说中,血族中能够和血族之神,直接进行沟通的神使。可是,血暮早在大陆远古时期就被光明神封引了。既然,神的灵魂都被封印了。血祭祀还能搞个屁啊!之后当然是销声匿迹了。现在,你们的这位大神就在老子的身体里面,说我是血祭祀,也是理所应当的事情。”
得意了一阵,表面上,魏鑫这位牛人还是谦虚很,向着菲力亲王淡声道:“亲王阁下,真是客气了。论起资历我还远远浅得很。亲王如此礼遇,我这做小辈的又如何能承受得起。”魏鑫说完了这句话,脸上还挂着淡淡的笑容,再加上他绝世的容资,一下字震撼了在场人员的心灵,众人心中纷纷涌现出一个念头。也只有现在这个不管是力量,还是容貌都位于血族颠峰的年轻人,才构得上血族千年来,只有传说中才具有的称号。
赤陽墨雪之逆天魔劍
夢幻林場 譚紅夫
回到天國當附馬 平凡不是錯
就在魏鑫与菲尔亲王不经意地谈话之间,雷东多已经悄悄走下了石柱台,缓缓走下到了属于自己的位置。毕竟,以他现在的身份是绝对不够资格,站在血祭祀大人的身旁。当然,他这不经意地举动,现在没有一个人能注意到。因为,大家的注意力早就全部放在血祭祀大人的身上。这时,菲尔亲王又对着魏鑫微行一礼,笑道:“哪有的事,我们血族一向以强者为荣。从来就没什么资历辈分的事情。好比我这个老头吧,要不是我老头子身后背负着亲王的实力与名号,在场的这么多人,应该也不会对我们这么敬老尊贤吧!”说完,也不知有意无意,菲尔亲王的眼神缓缓扫视了现场一周。
别看菲尔亲王一副性格温吞吞的糟老头形象。嘴里说出的话,可是直白的很,也火暴得很。在他眼神的扫视之下,现场许多人员都低下了头,回避了菲尔亲王的眼睛。魏鑫见此,心想:“这个老头子似乎也是性情刚烈的主,跟传统印象中,那些性格阴险暗冷的黑暗一族,看来存在着非常大的出入。
见魏鑫低着头,沉默不语,菲尔亲王便又问道:“我这个来头子,活到这一把年纪,经历了也有不少事了。幸好,这个老脑袋的记性似乎还没退化多少。如果,我记得没错的话。当年,我们血之一族,幸存下来的族员是少之有少……当然,我这样问绝不是怀疑大人的身份。就我这双老眼判断,大人绝对是血之一族的传人,也是货真价实的血祭祀,这点一点也没有错。不过,就算是满足我这个老头子一点小小的不解。大人究竟是血族中,哪一家族的后人?”
听到菲尔亲王问出这个问题,大家也都顿时来了兴趣。毕竟,关于眼前的这位血祭祀。他们在场的所有人,都是不久前才刚刚得知。其他关于这个血祭祀具体的身份背景,就完全一无所知了。这个血祭祀的存在,根本就像是石头缝里爆出来的。大家谁也不知道隐藏这个血祭祀背后,到底有着一份怎样的渊源。现在,菲尔亲王帮大家把心理的疑问,问了出来。此刻,众人每一个都树起着耳朵,等待着魏鑫之后的回答。
老实说,菲尔亲王刚才这一问,倒是把魏鑫给问住了。魏鑫这话挂到嘴边,也顿时开不了口了。现在人家都问了,这个问题究竟该怎么回答吗?对此,魏鑫可真有点范畴,毕竟,血祭祀这个身份,严格说起来还是有点虚的。毕竟,再怎么说,魏鑫也不是货真价实的血族。要知道,不久以前,他还不过是一个小小的普通人类。如此一来,所谓的血族家族渊源,自然也就是不存在的。但是魏鑫也不能随便糊口乱编一个。拜托!现在站在他面前的,可是不知几千几万岁的菲尔亲王诶!要是他编得一有个什么出入,被别人拆穿了。可就难看了。再说,魏鑫对于血族什么家族的,本来知道的就少得可怜。无中生有的谎话,让他怎么编啊!
就当魏鑫万分苦恼之际,脑海突然亮起了一盏明灯,心中大叫一声:“有了!”这时,魏鑫又面朝着菲尔亲王,摆出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笑道:“我就无根无传,至于家族渊源也是了无一身。如果,亲王阁下真想知道些什么的话,那我倒可以告诉你一件事。既然,我是血祭祀,那你就应该知道我的职责是什么!我的存在,以及我会来到这个世界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奉着神明的旨意——伟大的暗黑神!”魏鑫的话说得道貌岸然,倒是将自己表演的天分升华到了机至。现场议论纷纷,却没有一个人能找出反驳的的理由。不一会儿,议论声渐渐地平息下去。尽管,还有些不甘,但众人似乎都接受了这个答案。毕竟,血祭祀的出现本来就不合理的,能让不合理的事情合理化,也就只有无所不能的神了。
见到了众人的反应。魏鑫差点忍不住为自己高超的演技,大声欢呼一把。也只有像他这样的聪明才智,才能想到这么好的办法。把一起复杂的问题简单化。再不行,就把那位大神的名号抬出来了。只要把这位大神抬出来,不管什么事情也就显得理所应当了。再说了,魏鑫这番话,换个角度看来,也算是句句属真。事情能发展到这个地步,也确实全靠了血暮一手安排。
就这样,暂时解除了这个小小的危机,菲尔亲王见此,也不能再继续追问下去,最后只得问道:“既然是这样的话,那就请血祭祀大人主持这场大会吧!”
魏鑫一听这话,连忙回绝道:“不不不,我来这里时间还不绝。老实说,对于血族当前的现况还非常的生疏。要我来当这次大会的主持人,实在不怎么适合。我想这次大会的主持人,还是由亲王阁下来当吧,我就充当一个旁听者的角色。为了血族能够复兴,我自然是任何事情都再所不辞了!”
听了魏鑫这番宣言,菲尔亲王便连忙正色地回道:“既然大人都这么说了,那我就不在推辞了。只是,我这把老骨头的年纪实在太了。不管是精力还是能力,都不足以作为现在血族的领袖了,这次大会之后,以后血族的大事就要全部交在大人的手上了。有了大人,我也可以安心的退休了。而且我也相信,血族众多家族也一定会团结在大人的身边,为了血族的复兴,效忠大人,你们说对不对!”
此刻,在场的应答声有些稀稀落落,有些人的回答似乎有些心不甘,情不愿的。不过,至少,没有人给提出反对的意见。
就这样,大会在菲尔亲王的主持下,顺利召开了。商讨了各个血族当下重大的问题。而魏鑫从始至终,也一直充当着旁听者的角色,没有发表过一个意见。但有一个事实无法改变。从这一刻开始,他已经成为了名副其实的血族王者。
以后,不管是教会,还是第一世家,甚至那未知的大陆,魏鑫真正的征程,至此才算刚刚展开……
《血盟》 第一部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