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nkog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說 《敞開其樂世界》-物是人非在於詩鑒賞-aok20

敞開其樂世界
小說推薦敞開其樂世界
他们俩人都乖乖地坐在椅子上好好的等待着,这时,乐淘淘就闷闷不乐的好像在思考什么了,田心全看到了他这个样子就坐下来问:“你又在想什么呢?本来都要回家了你就应该高高兴兴的走呀。”
“是的,你说的没错,我应该高高兴兴的样子再回家。但是想想还是挺矛盾的,难免总有一些莫名的不舍,但……”乐淘淘说着说着好像又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我知道。你就安心的睡一觉就什么也不用想了,等到醒来……我也睡觉了,……”田心全坐在那里也低语的说了一阵,然后就不知不觉的睡过去了。
暗黑之小強 未陌
乐淘淘看着田心全睡着了,他坐在那里又开始仰着头叹息着,也不知道他脑子里又开始思考什么了,……一小时两小时,此刻已经3:50了,还有一个小时都不到乐淘淘就要走人了汽车站里深更半夜的看起来也是没有人来等车的,就乐淘淘和田两人坐在那一排排椅子上看起来显得特别的单调,就除了他们俩坐在紧靠的椅子上基本上也都没什么人的,有的也就比他们俩更单调了。
这时,乐淘淘还是精神抖擞的坐在那里玩他的手机,而坐在他一旁的田心全就像猪一样酣睡着,这时候就算是夏日时节可到了半夜还是显得有些冷意,田心全现在睡着了还懂得用双手抱着膝盖卷缩在椅子上抖动抖动的,她看起来觉得好冷一样的,明明是那么炎热的天气她却冷得那么厉害,她一边抖动一边发出一些奇怪的呓语,……
乐淘淘看着她抖动得那么厉害,不由得让他露出了一丝微笑,他是笑田心全这样卷缩的坐着也能睡得着真是服了,当然这一点乐淘淘是不会懂得的,因为田心全今天在萧浪那个厂上班搬的都是很沉重的铁架子,到下班为止已经累得她不想再动一下了,但结果又折腾了那么晚才能让她借此刻的椅子才好好的睡一觉。
魔女工業霸主 沈望君
乐淘淘看着看着实在有些不忍心看着她这样抖动下去了他就从他的背包里取出他平时用的被套来好好的盖在她的身上,乐淘淘在给她盖上被子的时候还低语道:“这个被套我差点就把它给扔掉了,没想到现在是最有用的。”
“好冷,乐淘淘,……我好冷,……”田心全仍是闭着眼睛有所觉醒的低语着。
乐淘淘听了田心全的那呓语后他好像很心疼她一样的,他不但把田心全的全身都用被套包裹得严严实实的而且他还还让她的头颅靠在他的肩膀上,于是两人就借着对方的温度暖暖和,此刻田心全全身都感到暖呼呼的靠着乐淘淘的肩膀上让她更加的沉睡起来了了,她现在就感觉得睡在一张床松软的床上没什么区别了。
乐淘淘此刻借着田心全的体温让他的身子也暖了不少,本来他这样坐着不用睡觉也是感到一阵阵的凉意的,但他就没有像田心全那样抖动得那么的厉害了,而现在的他几乎都感到全身的炙热,因此他也可以借此机会好好的观察田心全的脸蛋了,他的眼神同时也全神贯注的注视着田心全的脸蛋上好好的细查着,也不知什么原因,乐淘淘好像在她脸上看到了他平时所觉察不到的东西似的,他这时候看着看着他的脸上也不由得露出了一丝微笑来,最后他还情不自禁的用他的用他的右手轻轻地抚摸她那温热的脸蛋,于是就在田心全给他所散发出来的温暖气息的同时,乐淘淘也不知不觉的睡着了,他们就这样相互依靠着也能香甜的睡着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还是乐淘淘先醒了过来,而田心全仍是依靠在他的肩膀上沉睡着,甚至比猪睡得还香甜。
乐淘淘看到她还在沉睡的样子,他就轻轻地摸出他的手机来看了看,此刻正是4:20,还有十几分钟就该上车的时间了,而田心全仍是这样沉睡者,真是太险了,他就觉得还好醒得早。
他再看了看怀里的田心全,于是他就毫不犹豫的在她耳背轻轻地呼唤着,田心全听了他的呼唤后,在她半醒的意识里才用手胡乱的摸了摸乐淘淘,最后她摸到乐淘淘的脸蛋了她才猛地惊醒过来。
甜蜜來襲,專寵偽裝小蘿莉!
我的嶽父是劉邦 曉夢魚
“啊——我怎么会睡在你的这里?你……你为什么……”
“你放心,我可哪里也没碰。”乐淘淘看着田心全那怪罪的眼神就慌张的解释着。
“那……那你为什么……”
“因为我看到你冷啊,你看,这是我的被套帮你盖着呢。”
田心全这时才看到她自己身上真的包裹着被子,接着,她也就慢慢地冷静下来很不好意思的偷看了乐淘淘一眼,总之她的表情实在尴尬到了极点,……
“你真的只是给我盖被子?”田心全半信半疑的表情。
“时间快到了,我就要走了。”乐淘淘看着她还有些怪罪的眼神又赶紧说道。
平凡小子闖三國
“啊!那么快!现在几点了?”
“还有十分钟。”
“啊——”田心全惊讶得赶紧从椅子上跳下来。
“等下你回去就等到天亮了再去搭车知道吗?”乐淘淘也连忙站起来很关心的样子提醒她一句,而且现在天色还看不到半点白光。
“乐淘淘,你……”
“我没事的,以后你要好好的照顾自己,不要让别人看到你脆弱的一面,要不然人家会变本加厉。好了你现在还可以再睡一觉,我就先走了。”乐淘淘说着就背起他的包包。
宮女上位手冊 容光
“乐淘淘——你……”田心全好像除了喊乐淘淘以外什么话也说不出来的样子,而且她很希望乐淘淘再跟她多说一些,说得越多越好的样子。
“其实我也很舍不得你。”乐淘淘看到田心全热泪盈盈的样子就忍不住的把她拥在怀里,然后他又再安慰两句:“你知道吗?你在夜里睡觉的时候还会笑,而且比任何时候都笑得好看,你现在再给我笑一个好不好。”
“我明明很难受怎么会笑得出来?”田心全推开他的胸襟蠢蠢回答倒让乐淘淘忍不住的爆笑起来。
“呵呵!罢了罢了,自古别离多犯愁,儿女有泪不可免。”乐淘淘由此就研发出这样的一句。
“什么?你会作诗啊?”田心全领悟超强的问。
“呵呵,小意思小意思,我语文老师每上到一首诗的时候呢都用它中心思想来作为诗歌的题目让同学们拟发一首诗,想想那时候真够气派!。”
深宮情鸞劫 白鷺未雙
“哇!那你们班上的同学都会作诗了吗?”田心全叫她笑她不笑,不叫她笑她反而笑了。
“是的是的,所以我说的这个只是小意思嘛。”
“那你现在再给我做一首诗,就当做离别诗好不好?”
網遊之天下無雙
“好好好,容我想想啊。”
不存在的戀人
一两分钟过去了,……
“好了没有。”田心全又忍不住催促。
“听着:夏爽一夜暖我心,暖我一夜在心田。
全心全意伴我行,掏心掏肺好照料。
一颦一笑刻我心,一生一世不可抹。
怎么样,水感一句是不是?”
“完了?”田心全还觉得太少了。
“是啊,你觉得不行?”
“再作一首再作一首。”田心曲还有些得寸进尺了。
“行行行,那我就满足你为止。形貌令人怜在于全,真心相伴在于乐淘,……”
一個人的後宮 若容女子
“开往……的汽车两分钟后就行车,请各位乘客做好上车检票工作,……”
广播里顿时响起了这样的提示。
“哎呀!来不及了!我要走了!我相信!我们还会见面的!你一定要等我!我一定会去找你的!……”乐淘淘边喊边往他出口处跑去。
“乐淘淘,乐淘淘……”田心全看着乐淘淘跑去的背影还在嘴上轻轻地呼叫着,因为她还不相信乐淘淘真的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