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3ro2精华小說 斜陽劍 ptt-第十二章 終歸(全書完)展示-fedqe

斜陽劍
小說推薦斜陽劍
夜幕终于来临。
逍遥子趁人不备,割开绳索,迅速冲进茫茫树林中。没走几步,他便发现谢良留下的记号和一把剑。他拿起剑,跟着记号一路回到山脚。
山脚有片茂密的树丛。逍遥子躲在树丛里,却不敢出去了。
他看见前面路上有个女人牵了两匹马,石雕似的望着巍峨的武当山。
修仙帶著作弊器 攬清月
红鸾没有亲自上武当山救他。他明白她的心意,只有感激。可比武大会结束,人潮退去,很快整个江湖都会知道这场笑话。他身败名裂,又有什么脸面再去见她。
逍遥子转身,仓皇奔向另一个方向。
楚国客栈。
逍遥子翻窗进了他上山前订好的屋子。屋里一片漆黑,他没有点灯,哆哆嗦嗦地翻找他的行李。他不知道他到底要找什么,只知如果不找点事做,他很快又会落进武当山的梦靥。
他确信他的骄傲和狂妄永远留在了那里。
逃出来的这个逍遥子,惊恐畏缩,仿佛又回到七岁,可再也没人挡在他面前。
恍惚中他摸到行李里一个圆筒,想起来这是暗河杀手求救用的烟火。他从来不屑,可这次鬼使神差似的走到窗前,放出烟火。
最強地球導師
一道亮光飞向夜空。他仰头看着,忽然无比想念暗河的同伴。
可来的不是他熟悉的人。
一声哨响,一群黑衣人包围了楚国客栈。一个胖子越众而出,高声喝道:“逍遥子,你居然逃出了武当山,还不速速受死!”
逍遥子震惊地看着无数火箭朝他的窗口袭来,直到最后一刹,方才如梦初醒,急抽身后退躲开。这个胖子是火神派三分舵舵主王员外。他认得他,却不明白他为何忽然出现在这里。
大火燃起,火神派的人迅速冲上楼。逍遥子看着明晃晃的刀光,僵立片刻,心里有什么东西骤然苏醒!
他手中有剑!
龙吟一声,长剑出鞘。逍遥子狂吼一声,冲进人群。所有悲愤全随剑气挥洒而出。剑剑劈落,血肉横飞,惨叫不绝!他一路杀出客栈,身后血流遍地,火神派竟无人能挡。
王员外站在客栈院中观战,陡然见到一个血人猛冲过来,惊叫一声。护卫在他身边的人立刻冲上前,双刀齐出,挡住逍遥子。
逍遥子已经杀红了眼,一剑过去,人头乱飞。王员外浑身被血湿透,惊声狂叫,来不及后退,手一挥,一个赤红圆球疾飞而出。逍遥子什么也没想,挥剑斩下。
轰隆一声,圆球炸开!
火神派的人一下子作鸟兽散,但火光里腾起的烟雾已将所有人笼罩进去。逍遥子呛得咳嗽,连连后退,胸腹剧痛,这才明白过来他刚刚干了什么。
生死道尊 山中一蓑翁
天焚。他竟然劈开一颗天焚。
逍遥子转身冲进着火的客栈,撞开窗户从后院翻了出去。火神派自顾不暇,没有人再去追他。他逃出几条街,一剑砍翻一个骑马的路人,抢走马,飞身跨上,绝尘而去。
逍遥子并不记得那一路是怎么走下来的。天焚发作的剧痛让他变成一只昼伏夜出的野兽,整晚整晚疯狂奔逃。他本能地嗅出暗河的危险气息,所以逃向另一个地方。
深陷绝境,想到这世上还有一个值得信任的人,总是一件愉快的事。
九道山庄。
半夜下起倾盆大雨,电闪雷鸣。逍遥子绕过护卫,一头栽进荣引的屋子。
武俠世界大紈絝
天災之重回末世前 犯二的萌小兔
拐杖点地的声音飞快过来,停在他身边。一件厚厚的衣服披到他身上。逍遥子抓紧衣服,浑身发抖,喘气的声音像在哭泣。
荣引拍着他的后背:“谢良先告诉我,可我来不了,我让他去找红鸾。”咬了咬牙,低声,“对不起。”
逍遥子勉强笑道:“我自己失手,你有什么对不起的。”
荣引低下头,手痉挛地抓紧自己的断腿,惨然道:“若不是这条腿,原本可以早两天,早两天……”
逍遥子用力擦了一下脸上雨水,笑了笑:“得了,别放心上,我没关系,又没死。”他说着说着,声音渐渐低沉:“可我中了天焚。”
荣引震惊地抬起头:“火神派的天焚?”
逍遥子沉默。荣引在屋里走了两圈,想了个主意:“我这里护卫太多,你躲到后山那条道里,那里也安静,我去帮你找解药。”
事不宜迟,逍遥子起身出屋。在雨中走了几步,他回头,荣引拄着拐杖立在檐下,满脸担忧。一滴雨水透过屋檐落在他脸上,他抬手擦擦,又冲逍遥子挥手:“快走。”
荣引这个模样一直留在逍遥子记忆里,不曾消失。
逍遥子出了九道山庄,找到山脚入口,进了那条密道。一直走到底,是一个石窟。石窟顶上一条缝不断漏下雨水。
逍遥子找个角落躺下休息。连日来心力憔悴,他几乎瞬间睡着。
不知过了多久,一连串山崩地裂的巨响骤然炸开。整个石窟都在摇晃,尘土簌簌下落。逍遥子惊醒,跳起来往外冲,却发现密道坍塌,出口被巨石堵死。一片死寂的黑暗。
逍遥子在黑暗里站了很久,然后他走回石窟里,躺在那条石缝下,任由倾盆暴雨淋湿脸庞。
天要绝我。
逍遥子闭上眼睛,只想永远永远睡去。
第二天清晨,逍遥子发现自己还活着,因为有一坨东西咣当一声砸在他脸上。
他一下子惊醒跳起来,发现那是一袋干肉连着一袋水,还绑了张字条:“千万不要胡思乱想,没什么大不了。好生待着,我想办法救你。”
逍遥子静静地看着字条,直到天焚发作,沉入黑暗。黑暗里一个小小的声音在他心底回想,那是七岁的他在小声说,荣引说没什么就没什么。
后来逍遥子发现了这个石窟的好处,与世隔绝,空无一人,仿佛一座坚固的城。他躲在城里,这里没有武当山的噩梦和众人的目光,他也不用在天焚发作时装出面无表情。
他不怎么想出去了。
三个月后,逍遥子捡起自己的剑。那会儿天焚刚刚发作过,已近傍晚,一束斜阳光芒刺进石窟。他环视一圈,最后向着那道光芒,刺出一剑。
一剑又一剑。
为什么他去武当山时,那些人已准备好。
为什么他在楚国客栈发出求救信号,来的却是火神派。
逍遥子握紧剑,绝望愤怒悲哀化进剑气,刺向斜阳,问一个答案。
斜阳如血。
荣引隔几天就从石缝里扔下食物和书信。逍遥子把每封信都整整齐齐叠好,压在石头下。两年之后,荣引扔下一捆药草。
荣引实在找不齐药材,配不出解药。如果再拖下去,逍遥子的眼睛会完全失明。
逍遥子读完这封满是愧疚的信,没有犹豫,荣引找到什么药材,他就吃掉什么。
妖族軍師
歪打正着,死亡没有到来。他还能看见斜阳。他向着斜阳一剑剑刺出,剑风告诉石窟上的荣引,他正在慢慢好起来。
荣引的信,语气越来越轻快。他说等最后一味药到手之时,就想办法找人挖通密道,放逍遥子出来。
这个时候距逍遥子进到石窟,已过去五年。武当山早变成一种深沉的隐痛,虽然存在,却能容忍。他总算能平静地看着记忆里狼狈不堪的自己,甚至嘲笑一句,太他妈丢脸了,逍遥子。
他已经做好离开石窟的准备。
他甚至开始想,出去后,先给荣引磕个头。他不知道荣引瘸着一条腿,是怎么找到这些药材,又是怎么瞒着护卫爬上山,偷偷给他扔进来。
逍遥子忽然觉得这辈子欠荣引的实在太多。不过幸好还有机会,他们都活着,他一定慢慢偿还。至于暗河,他不回去了。不过,他仍然想要一个答案。
就这么盘算着,过了好几天,逍遥子隐约听见有开凿山石的声音。荣引来信说,最后一味药,马上就要做成。
快了,快了。他终于能重见天日,终于能同荣引喝喝酒说说话了。
可是密道打通那天,他没有等到荣引。
一个奴隶模样的少年跌跌撞撞冲进石窟,惊慌失措。逍遥子疑心大起,忍不住出手掐住那少年的喉咙。少年恐惧得浑身发抖,却还挣扎着把一粒药丸喂给他。
主播開演唱會了 說好的童話
逍遥子吞下解药,把少年拖到亮光处,疑惑道:“荣引,没来?出事了?”
斜阳的光芒落进石窟,照亮少年的眉目。逍遥子忽然发觉他长得有几分像年轻时的荣引,但那双眼睛的轮廓,却似赵婉那么柔和。
仿佛,故人终归。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