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ms5b寓意深刻都市异能小說 道絕天下-第一百三十四章 一把劍的往事分享-3rxvt

道絕天下
小說推薦道絕天下
“千叶跟着老头这是要去哪里啊?”
村外的李岩、李耀等人看着千叶在跟老者说了几句话后就闪身进入了迷雾之中转眼消失了身影,不由的好奇的道。
“不知道,但是我相信千叶自有他的用意。”
武耀军看了众人一眼,缓缓的道,毕竟在武耀军的心中,千叶从来就不是一个可以按照常理揣度的人,但是却不妨碍对其的信任。
这边千叶刚刚进入白雾之中,就愕然发现里面竟然别有洞天,不但范围要比在外面要大上许多,而且还有一座两丈余高、三丈余长的古朴大殿此刻正离地几寸静静的悬浮在空中。
除此之外一道道纯洁无垢的白雾亦从中缓缓的散逸而出,融入到四周原有的白雾之中,相互兼容,源源不断,绵延不绝。
老者虽然看出了千叶眼中的惊讶,却没有解释的意思,而是继续向前,推开大殿的正门走了进去。
大殿中之中空旷无比,只有在中间摆了一个黄布覆盖的高台,高台之上静静的放了一把散发着蒙蒙雾气的宝剑,上面雕龙画凤,显得很是不凡,剑的旁边则是一块散发着温柔如水、通体透明的玉块,只是此时这块巴掌大小的玉块上已经裂痕密布,似乎下一秒就会崩碎、破开一般。
“这把剑就是祖上手中的佩剑,祖上走上长生大道后,为了后世子孙长存,所以留下了这把‘隐雾剑’,希望在后世子孙遭遇大难的时候能够捥里倒于狂澜,可惜的是这把剑只能用三次,三次之后玉符破碎,这把剑也就不复存在了,而到了今天,这把剑也只剩最后一次机会了。”
这次不待千叶询问,老者就主动说出了这把剑的由来,苍老的脸上带了一丝怀念之意甚至还有一丝傲然,毕竟不是那个家族都有一个仙人祖先的。
千叶闻言点了点头,仔细的打量起了眼前这把仙剑,只见这把剑长约三尺三寸,造型古拙,剑鞘上是一道道繁复的文络,剑柄则镶嵌了一颗通体晶莹的玉石,而这道道云雾正是从这块玉石上散发出来。
千叶虽然只是第一次见这把剑,也不了解它以前的过往,但是只一眼就能感受到这把剑身上所散发的澎湃寒气以及无边煞气,根本不能升起抵抗的感觉,千叶心中暗道厉害,表情上却不动声色。
“那这把剑前两次的使用都是与东胡有关?”
千叶低声询问道。
“不是,和巫蛮交手不过是第二次,第一次还是在千年前,那时候齐王造反,反抗暴秦,我们家族为了避免战祸就往北方逃离,没有想到在豫州的时候遭遇了暴秦十万人马,先祖为了保护族人,第一次祭起了隐雾剑,一剑尽灭十万秦军。”
老者摇了摇头,然后貌似不在意的说道。
千叶听到这里又无语了,其实这件事千叶以前看书的时候就看到过,但是大燕官方都将此事件列入了《异怪志》了,只是没有想到这件事乃是眼前的这把剑所为。
正在千叶沉思时,就见老者又向前两步从高台之上取下了一块指甲盖大小的黑色晶块。
“这是什么?”
看着老者手中拿起的黑色石块,千叶不禁有些疑惑,难道这个不起眼的石块也有什么不为人知的门道不成?
“刚刚不是说这把隐雾剑一共出窍过两次么,第一次尽灭十万大军。第二次就是用在了与巫蛮的争斗中了。”
老者说到这里,不由的叹了一口气,将事情发生的经过告诉了千叶。
原来司徒家族在尽灭十万秦军后虽然有惊无险的逃出了豫州,却最终还是在太阴山中遇到了**烦。
本来太阴山中奇险怪雾,凶兽密布,充满着各种危机,但是司徒家族仰仗着隐雾剑还是顺利的逃到了大山深处。
毕竟战兽虽然智慧不显,但是惯会趋吉避凶,知道这东西不好惹,因此看到这么一行人到来后都会尽量的避开。
虽然最后依然有几名族人死于怪雾或者各种危险之中,但是这是无法避免的事情,好在最后大多数族人都保存了下来,有这个基础在司徒家族也就在这个山谷中滞留了下来。
可是好景不长,司徒家族在此处新开劈的村子就被太阴山的土著东胡人所发现,一天到晚侵袭不断,试图将这个大异于自己的村子给消灭在萌芽之中。
但是司徒家族的人也不是吃素的,即便在故国也算是顶级的世家,更何况家中还出了一个仙人祖宗,所以实力自然不弱。
双方争斗几次后,东胡人发现得不到好后,竟然请动了自己所供奉的邪神像前来镇场子。
如果是其他人看到这里,必然是嗤笑不已,但是司徒家族祖上可是出过仙人的,更何况还有一把一剑可以诛灭十万人的仙器,所以对于这怪异的邪神像却也不敢小瞧,连忙将隐雾剑取出,以备不测。
要说这邪神说厉害也看不出来,不过是一个娃娃模样的黑色石块,黑色的脸上始终挂了一丝邪笑。
但是一交手,司徒家族才发现自己错了,原来这邪神像当真不凡,还不待众人反应过来,己方足足损失了十多位族人,而且每一个都是精血尽失,血脉干涸而死。
更令人惊恐的是众人除了看到从怪像之中刮过来一阵怪风外,竟然连邪神像怎么出手都没有看清。
司徒家族见此,哪里还不知道对方不是靠自己力量能够对付得了的,当下也不敢耽误,立马祭起了隐雾剑,朝着邪神像攻去。
一时之间,就见隐雾剑如同久旱逢甘霖的沙漠旅人一般在瞬间暴起,发出一阵龙吟般的声音朝着邪神像攻去。
要说这邪神像也当真不凡,看到隐雾剑来势凶猛,亦知道不好惹,竟然在瞬间由实体化为虚体,行踪诡异了起来。
警路官
只是邪神像虽然化为了一片雾状黑烟,但是隐雾剑作为仙家法器自然也是不同凡响,不仅剑势如虹,而且剑身通体散发出一阵阵白色烟雾。
一时之间黑白两种烟雾相互纠葛,不过片刻之后就白雾就将邪神像幻化的黑烟给消融了。
邪神像所幻化的黑雾似乎也察觉的到这白雾不一般,就要丢下东胡众人,朝着天空之中遁去。
只不过在隐雾剑快若惊雷一般的速度下,想要逃窜的邪神像自然是毫无机会,在追上邪神像所化迷雾的一瞬,隐雾剑就爆发了一阵璀璨的白光,将整个天际都照亮的普通白昼一般。
甚至终年覆盖整个太阴山的黑色迷雾也被削去了整整一大块,直到数年之后,这片山岭才重新被黑色迷雾所填满。
至于剩下的东胡众人在这一剑之下也损失惨重,即使重伤未死侥幸活下来的蛮族也被这一剑给下了个屁滚尿流,哪里还敢久待,当下就一个两个的朝着老巢跑去,从此千年都不敢再犯山谷。
千叶在一旁听到老者平淡的叙述只觉得振奋异常,他娘的,没想到这把剑这么强,只不过后来那个邪神像如何了?!从老者的叙述中没有听到啊,千叶想到这里连忙问道。
“喏,这不就是。”
老者摊开手掌,掌中赫然是那块黑色石块。
“不是吧,之前你不是说那个邪神像足有尺长么,这也不够啊。”
看着老者手中指甲盖大小的黑色石块,千叶的脸上带了一丝狐疑。
絕世盛寵,嫡女難求 思華年
“我也不清楚,毕竟祖上没有交代,只是吩咐我等后世子孙,不要去巫蛮的老巢,按照这个意思那个邪神像最终应该还是逃了。”
老者也不是很确定邪神像最后的下场,如此说道。
“这样啊。”
千叶闻言不由的再一次为难了,毕竟如果弄不清楚东胡老巢的真实情况,飞龙军根本不可能进入,毕竟去过,连仙剑都无法消灭的怪物可不是千叶能够解决的,就算再加上十万大军也是白搭。
千叶一边想着,一边从老者手中接过黑色石块,咦,石块刚刚到达千叶的手中,千叶先是刚到手心一凉,然后就觉得一股极其精纯的黑色能量从石块中流淌出,并且顺着手臂的经脉瞬间流遍了全身。
鎖心戒 王蕭閣
“怎么,有点凉是吧,你小子年纪不大,倒是一惊一乍的。”
听到千叶的惊讶声,老者有些不满。
“老人家,这块石头送给我如何?”
千叶却不管老者口中的奚落之意,反而一本正经的问道,因为千叶已经暗暗念动口诀,震惊的发现这石块中的能量竟然如同之前自己所吸收的白色能量一般,同样能够帮助自己修炼,而且其中所蕴含的能量更是之前的千倍万倍!
“你要这个东西干什么,算啦算啦,这个破东西放在这里也没什么用,你要真的想要还是拿去吧,哎,不知道怎么的总觉得你奇奇怪怪的。”
老者看了眼千叶,怪异的目光从上到下打量了他一番,但是最后还是把石块给了他。
“多谢老丈!”
这声感谢却是千叶实心实意的,毕竟有了这块石块,千叶相信,用不了多长时间,自己就能突破七层,甚至八层九层也能够好好的拼一把。
“现在证据也让你看了,这下不会上杆子要去送死了吧,本来看在一脉同源的份上,老人家该好好款待你们一番,但是你们有多少人你也看到了,所以这份心意你能记在心中就好啦,现在时间不早了,还是带着你的人马,迅速回去吧。”
老者不在意的挥了挥手,开口说道。
“走?往哪走,没有去东胡老巢去实地证实一番,我们是不可能离开的。”
千叶自然知道老者的好意,也知道东胡老巢中可能存在的巨大危险,但是自己这一路这么惊险都走了过来,还差这最后一步就要放弃实在是不甘心,况且自己还需要这份功劳来报大仇,这个时候自然不会轻易放弃。
“你你你……”
老者被千叶的这番话惊的是目瞪口呆,一只手指着千叶不知道说些什么好。
“你不为自己考虑,难道就不为你的那些手下考虑么,他们可都是有家,有父母妻儿的人啊。”
抗戰之英雄血
听到老者此言,千叶也不由的有些愧疚,但还是坚持道。
“老丈请放心,这次前往东胡老巢,全凭自愿,不愿意的我绝不阻拦。”
“哎,年轻人啊,不知道说你什么好”
老者看着水泼不进的千叶不由的摇了摇头,朝着大殿外走去,毕竟自己已经尽到了提醒的义务,接下去该如何做就不是自己能够管的了。
武耀军这边正与众人等的心烦就听到小校前来报道,说千叶回来了,诸人闻言连忙赶了过去。
天庭最牛公務員 當然
“这个村子是什么情况,那处白雾又是个什么所在?”
看到千叶背着手从村子中走出,脸上的神色莫名,李岩心急不由的询问道。
听到李岩的话,看着众兄弟脸上疑惑的表情,千叶也没有隐瞒,将老者的话都一字不落的说给了众人听。
只是其中的一些事实在是有些匪夷所思,让人难以相信,一个两个的都怔怔的说不出话,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那个老者才是个老妖怪吧,我早就看这个村子妖里妖气的,不然怎么会在这么一个险地中生存下来,或者就是与东胡蛮族串通好的,就想杜撰出一些匪夷所思的事情让我们未战先怯,哥几个哥不能中他的计啊。”
呆萌小妻馴夫手冊 海沁明心
李岩大嘴巴忍不住,跳出来嚷嚷道。
“黑耀你在瞎说什么,虽然看人家所 说的事情有待商榷,但是却也没有什么坏心,你这么说就过分了。”
李岩闻言狠狠瞪了李耀一眼,带了训斥语气的说道。
“好了,不管如何,东胡老巢还是要探的,不过这一次相对于进入太阴山凶险更加莫测,所以我们也采取自愿原则,愿意去的就一起,不愿意的也随便,你们认为如何。”
千叶制止了争论,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众人闻言都点头,并没有什么异议,毕竟万里长征就差临门一脚了谁都不愿意主动放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