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jg5a火熱都市异能小說 妃藏手段 txt-第六十八回 白水姻緣推薦-ss8kj

妃藏手段
小說推薦妃藏手段
繁华梨园子,卸装进蓬门。点翠虚富贵,依旧人下人。
“娘,我们回来了。”一个欢快的声音在门外响起。一对十六、七岁的姐妹带着浓浓的笑意迈进了敞着的柴门里。在院子的外面就可以看到三间土坯房,顶上盖着厚厚的稻草。
今天有点怪,他们的母亲并没有像往常似的笑着接出来。姐儿俩依旧往屋里走着,惊人的一幕出现了。母亲被按在屋角里,颈上架着锋利的钢刀。八个家丁挤在屋里,一个三十有余的中年人坐在炕上,翘着二郎腿,端着自带的小茶壶饮着。戴着厚厚的貂皮帽,古铜色的脸膛黑黑的拢烟眉,长得极不顺眼。栗色翻毛大氅。中年人笑眯眯的看着这对姐妹道:“方姑娘,很抱歉。你爹在我这里赌钱又输了,他把你们姐妹抵押了四十两。这就跟爷走吧!”
聯盟之無敵進化 大聲一笑
姐妹两苦求道:“荣爷,我们姐妹唱的还不错,您老容些时候,我们一定会还上的。”
“方家姊妹花儿的名儿,爷是知道的,可是四十两也不是小数字。再算个角儿,挣得也有数。爷我今天要人不要钱。别叫爷费事儿。”那个被称作荣爷的人很托大的说。
姐妹俩忙跪下了。可是那个荣爷毫不留情,正要说什么。却听门外一个很温和的声音道:“屋里有人么?天晚了,行路人借……”一个长得像姑娘似得青年走了进来。发髻高挽,沉绿色发带,一身青白色披风。上面落了一层雪。见了屋里的景象怔了一下,笑云:“哟!好热闹啊!看来我们来的很不巧啊!”
他的话音未落,跟着进来了一位丁香色风衣风帽的大美人。这两人前后进来,跟金童玉女儿似得。见了这情形,一般都会退避三舍。可是这两个位却似乎没什么反映,依旧向着那姐妹俩云:“这家的妹子,你们家的人太多了。看来借宿是不太方便了。就讨碗热水喝吧!”
重生之妖嬈軍師 清明若水
那方家的母亲无奈的摇了摇头曰:“好我的客家爷,桌上有刚开的白水,您渴了自己倒吧!”
来人显然很没眼色,径自去到了水来递给了他的同伴。
那位荣爷看来是对进来的姑娘来了兴趣。站起来,走过去,伸手去摸那姑娘的脸,却被一碗开水泼在脸上。烫的鸡毛子乱喊。美貌青年笑曰:“哟!大爷,对不住了。我家妹子脾气不太好。您怎么想起来招惹她了。”
过来个狗腿子,忙帮忙收拾着。那位荣爷生气了,骂云:“狗娘养的骚蹄子。小的们,给老子打烂了。”
那伙家丁丢开了那方家的母亲,如狼似虎的扑了上来。那姑娘都懒得理他们,自己走向里面坐在了。剩下的有那男的解决。一伙人连着他们的主子九个。挨都挨不近那青年。那青年依旧喝着热水。一点子也没有洒出来,却把那伙人打的连滚带爬。那位荣爷在院里骂着:“她爹欠了爷的赌债,关你们球疼。你等着,这事儿没完……”
那青年却闪电般来到了他们的近前。曰:“等等。欠债还钱,倒是应该的。多少?”
那位荣爷仗着胆子道:“八十两。”
豪門小老
方家的姑娘道:“刚才不是说四十两么?怎么又八十了?”
荣爷道:“打伤了老子的人,不赔偿吗?”
“好。我来赔偿你们。”那姑娘冰冷冷地走了出来。
那青年忙道:“兰儿不可。”原来是苏俊和沈兰到了,勿怪他们吃大亏了。
那伙人还在磨叽,苏俊抛了五十两一锭的在荣爷怀里道:“别找死。她手下不留活口。”那位荣爷带着人跑了。
那方家的母女出来请了他们进去。方母去做饭了。吃饭间知道方家的两位姑娘,姐姐叫怀贞,妹妹叫怀月是本地的 梨园名优。母亲王氏勤俭持家,她们都是本本分分的老实人。却有个嗜赌成性的爹。近日,他终于将家中的东西都赌尽了,便押上了自己的女儿。那赌馆的东家本是这一县的县丞。他的儿子名曾荣,坏的没边儿,人称荣爷。这荣爷本来就对他的一对女儿垂涎三尺。哪里有不借的?单等到他把银两输尽了,便来到家里带人。幸亏刚巧风雪阻路,苏俊两个路过投宿,怀贞姐妹才没有落入虎口。
天黑下来了。忽然,苏俊叫道:“糟了!光顾着拦着你了。忘了叫他把欠条留下了。他们果真的那么坏,我们走后,难保不再次上门叨扰。”
兰儿笑云:“对那些,我又不懂,又来怨我。明日,我们去找他们讨回来也就是了。”
王氏带着怀贞姐妹又来感谢:“请教公子大名府上哪里?老婆子一家一定攒齐了还给公子。”
苏俊道:“不必了。老夫人不用放在心上。”
王氏感激云:“公子深恩,老婆子真不知道要如何报答了?”
苏俊笑云:“进门,大娘的白水就当是报答了。”
王氏道:“这怎么好如此叨饶公子?”
兰儿戏云:“我哥哥二十几岁了,还没有成亲。不如将怀贞姑娘许给哥哥好了。”怀贞姑娘闻言羞得转身跑了。苏俊很不开心,刚要说什么。
门外王氏的丈夫回来了,鬼鬼祟祟像是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可是看到怀月还在,问曰:“没人来吗?”
王氏不高兴道:“二位贵客这不是还在么?”
方老头以为赌坊的人还没来过,向着苏俊、沈兰道:“那公子、小姐我家里的对您照顾的还可以吧?”苏俊点了点头。方老头又道:“那,您多少也……”
苏俊笑了从怀中取出一锭白银放在桌上。兰儿却恼了,将银子夺了过去,仍丢回苏俊怀里道:“不给。似这等无情无义的人,有银子也分文不给。”
方老头道:“公子,您这位夫人也太不经事了。你们吃了我家的饭,饮了我家的水,多少也该留点吧?”
苏俊忙将银子塞给了他,笑云:“老伯的话在理,您还是去换换手气吧?”
我真不想吃軟飯
方老头夺了银子笑道:“还是小相公懂事。要不然我们一起……”
苏俊笑着暗暗指了指兰儿,摇了摇手云:“惹不起。您去吧!”
方老头曰:“尊夫人,看着不错,这脾气……可得好好教教……”苏俊忍着笑点头,连声称是。老头走了。
沈兰闻言站了起来道:“唉——你给我回来,谁是他夫人了?”老头早就走的没影儿了。兰儿生气的坐了下来。
安排房间时,王氏就只给他们准备了一屋子,兰儿刚要解释,王氏就被苏俊打发走了。沈兰不解道:“你葫芦卖的什么药?”
苏俊道:“今天我们得罪了这里的地痞,我怕他们会生事。把你和她们放在一处我不放心。可是要想和你安排在一起也只有这个办法了。沈掌房这么介意,不会是嫌苏某配不上您吧?”他又开始开玩笑了。
異世之狂傲天下
兰儿云:“倒是你不肯吧?不然,当初也不必扯出夺命和令妹,妄害了两条性命。”
这话正切在痛处,苏俊闻言默默低头。兰儿见了忙道:“对不起。我是不是又说错话了。”
苏俊很激动,脱口云:“兰儿,苏俊的心就在这里,不信你可以剖开看看……我……我开玩笑的。”他忽然发觉了自己的失态,忙改了过来。
兰儿怔怔的看着他,看得出那才是他的真心话。兰儿尴尬地笑了笑,不再说什么了。
戰末日 葡萄的菩提
夜半三更那伙人果然又回来了。在炕上睡着的兰儿睁开了眼,坐在凳子上的苏俊缓缓地站起来,示意兰儿别出声,走了出去。
一个黑衣人扛着一个很大布袋向远处跑了。苏俊忙追了上去。截住了那个人,那人哼哼唧唧不知道在说什么。苏俊夺下了那个布袋,倒出来却是一卷被子。
为什么会有人深更半夜扛着一卷被子在外面跑,还是穿的这般……不好——苏俊恍然大悟忙赶了回去。
苏俊刚出去一会儿,就有一个黑衣人进来,张着一个布袋要装兰儿。沈兰的肘下寒光一闪,那人的喉管就给割断了。那人哼都没哼一声,倒在了炕上。兰儿坐起来,出了屋子。原来她是和衣而卧,站起来就走,倒也方便。
过了堂屋,再西屋里的母女三人,却只剩下了王氏的尸首。王氏的头被砍了下来,兰儿出了屋子黑漆漆的,看不到半个人影。
这时,苏俊赶了回来。二人心中很是郁闷,却见一伙官差举着火把夤夜而来。见了苏俊、沈兰。还没有进过屋子就说他们杀了人要拿、要锁。
这是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的。那位县尊的公子受了委屈,心有不甘,来找后账的。兰儿真想好好收拾一下这帮混蛋。苏俊却摇了摇头,既没有出手,也没有带着她离开。而是跟着这帮人去了县衙。
可是他们并没有将他们带到大堂上,却将他们分别关到了牢中。女监中,来了那位荣爷。女监的门开了,那位荣爷一阵刺耳的奸笑:“好美的人儿,怎么就会杀人了呢?”他迈步走进了兰儿的牢房,云:“哎,我说美人儿。能告诉我叫什么名儿吗?”
女王的投降預告 金萱
兰儿一声冷笑,曰:“你还是不知道的好。本姑娘倒是有件事问你。”
曾荣笑着道:“呵呵……本大爷问的话,你不回答倒要问爷几句!好啊,我倒想听听。”
沈兰云:“怀贞姐妹在你手上?”荣爷含笑点头。兰儿又道:“王氏是你们的人杀的?”
那荣爷满不在乎道:“是爷干的。”
掌家小商女 尹梓蘇
兰儿云:“好。痛快!最后一个问题,你就是人称荣爷的曾荣?”
曾荣得意洋洋道:“正是。现在你可以告诉爷你是谁了吧?”
兰儿微微一笑,刚要说什么……白天见过的曾荣的其中一个狗腿子跑了进来,和曾荣耳语几句,曾荣急急忙忙走了。牢房的门也锁上了。
曾荣走后,苏俊却坐在了对面牢房。兰儿微微一笑云:“你怎么在那里?”
苏俊抱着胳膊倚在墙上道:“闲得无聊,来你这儿瞧瞧。”
兰儿打趣他云:“你以为还是洛阳啊!”
苏俊曰:“洛阳?他就是抓,也得考虑考虑不是。唉,刚才若不是曾荣急着走了,你是不是就准备了结他了?”
沈兰吁了口气曰:“他不该死么?”
“他该死,可是我需要先找到方怀贞姐妹不是?”苏俊说着无意,兰儿听者有心。笑云:“就知道你惦记着人家姑娘了。成,依你。唉——曾荣可走了一会儿了,再不追。找不到嫂子喽!”苏俊懒得理她,出了牢门追着去了。
原来在曾荣的手下带回怀贞姐妹的时候被人盯上了,那个人从他们的手里带走了方怀月。曾荣还想着将怀贞姐妹买入妓馆多挣几十两银子呢!听说被劫走了一个,忙着去找这个敢在太岁头上动土的人了。
却说这个劫走方怀月的人也是个了不得的人物。在一处客舍里,方怀月缓缓醒来却发现自己躺在了一间陌生的房里。一个陌生的男人背着身子站在窗前。在他身边的桌子上放着一柄长剑,剑鞘是棕色的,上面雕了一束梅花。剑柄仿佛是玉的,整体看来古朴而精美。
方怀月坐了起来,问曰:“这是哪里?”
那男人回身,喔——太有气质了!白净若玉的脸庞,眉若利剑,目似明星。他开口了很平静的声音:“这里是一家客栈。姑娘,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会被人挟持?”
爺有病你來治
怀月仔细回想了许久,她记了起来,落泪道:“我们熟睡着忽然一伙人冲了进来。他们杀死了母亲,用布袋套住了姐姐。后来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既然我在这里,我姐姐呢?”
那人摇了摇头曰:“不知道。我吃醉了酒,睡在了屋檐上。被一阵急促、杂乱的脚步声惊醒。所以我只截下了装着姑娘的布袋。另一个就不知去向了。”隔了一下云:“姑娘既然已经醒了,你呆在客栈里。外面有下了雪,我去跟踪一下看是否能找出令姐的下落。”
方怀月很感激的点了点头。那人要走了,怀月忙道:“可以问一下公子的大名吗?”那人停了一下,道了声“徐峰。”而后头也没回走了。
既来之则安之。沈兰静静地躺在床上眯着。又有人来了,似乎还不少。兰儿懒得看他们。有人在牢门外吆喝着:“唉!县丞大人到了。你还不起来拜见?”
沈兰倒是肯听话。站起来,走了过去,冷冷道:“哪,三件事。第一,打开牢房放我出去。第二,找出你那混蛋儿子曾荣,把他请进来。第三,去驿站准备上好的客房,正四品忠武将军苏静轩到了。”
曾县丞大吃一惊。沈兰冷笑将自己的身份文牒扔在了他的怀里。那县承打开一看,吓了一大跳。云龙卫,他是听说过的忙喝骂那牢头:“还不快打开请大人出来?”
那女牢看守忙打开了牢门。沈兰走了出来,那县承忙将文牒双手递还。兰儿收入怀中,命县丞带路去找曾荣了。在一串小院里沈兰听到了方怀贞的哭喊、求救声。她的脸立时变了,曾荣可怕的笑声、狰狞的笑意、怀贞衣不蔽体的惨象,让她想起了简金堂的嘴脸;李若松的可怕;和李漼给她留下的伤……电光火石的瞬间,逸然愤怒的拔出了金龙逐日刺进了曾荣的心房。一阵头痛如裂的感觉,她昏厥了……
曾县丞眼见儿子被杀,真想替他报仇,可是四品云龙卫是皇帝亲自统辖的谁敢造次?就在这时苏俊和徐峰同时赶到了。
海音抱起了逸然,苏俊解下披风替怀贞披上,走出了县丞府邸……
鬼谷里又办起了喜事这一次,好热闹!鲜红的囍字,满堂的愉悦。苏俊穿着鲜红的礼服;紫芙挽着李娉,方怀月掺着姐姐步入花堂……
苏静轩好大的福气哟!
徐峰载着沈兰策马扬鞭,趁着醉人的夜色离开了鬼谷。树梢上,星月间留下了一片欢愉的笑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