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都市言情 我的治癒系遊戲-第65章 頭顱中的另一個我展示

我的治癒系遊戲
小說推薦我的治癒系遊戲我的治愈系游戏
韩非没有帮哭做什么任务,所以他听到脑海里那个提示音的时候非常惊讶。
万事开头难,哭过去痛苦的遭遇让他内心极度封闭,韩非觉得他是最难“攻略”的邻居之一,但没想到真正接触之后,韩非发现哭其实并不像他表现的那么恐怖可怕。
这个世界的鬼,仍旧带有一丝丝人间的温度。
“以后我要想办法让哭露出笑容。”
有了这个决心之后,韩非忽然发现自己此时心情很不错。
他简直不敢相信,现在的他完全不再去想现实生活中那些烦闷压抑的事情,仅仅只是因为和邻居的关系变好了一些,就感到了一种满足。
“以前的我是不是忽视了太多东西?带给别人笑容,这不就是我最开始想要成为喜剧演员的原因吗?”
“我的梦想一直没有发生过变化,但在实现这个梦想的道路上,我却越来越痛苦,最终连自己的笑容都给弄丢了。
韩非扭头看了一眼贴满了符纸的1034房间,他心里产生了一丝疑惑。
人氣連載都市异能 我的治癒系遊戲-第65章 頭顱中的另一個我分享
“同样都是带给别人快乐,为什么我在现实的舞台上会感到痛苦,可在这栋满是死者的公寓里却感到满足?”
以前忙着挣钱、忙着出镜、忙着做节目,韩非从来没有好好思考过这些。
“仅仅只是因为死亡带来的威胁吗?”
他望着阴森恐怖的楼道,脑海里回想着自己遇到的一位位邻居。
这些人都不完美,他们不是身体就是记忆上存在缺陷,韩非想要更好的在公寓楼内生存下去,最好的办法就是治愈邻居们的伤痛,帮助他们找回缺失的人性。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好像还真是个治愈类型的游戏。”
韩非今天已经在游戏里呆了很长时间,他知道楼道里不安全,正要回去,1031房间的门忽然打开了。
“快过来。”老太太孟诗出现在门口:“你是遇到什么事情了吗?尽量别在楼道里停留啊!”
老太太那语气简直就像是在跟自己不听话的孩子说话一样,她见韩非站在楼道里,赶紧将韩非拉进了自己屋:“你怎么又跑1034房间里去了?我之前不是告诉你那屋子很危险吗?”
和蔼可亲,话语中透着关切,有时候还给人一种唠叨的感觉,韩非已经很久没有听到这样关怀的声音了。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我听见对面门响就感觉不对,一直在门口守着,就担心有人又跑进去。”孟诗家里点满了红蜡,她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时时刻刻防范着哭:“你这孩子胆子也太大了,别人都避之不及,你还自己往里面跑?不要命了?”
听到孟诗说的话,韩非哭笑不得:“阿婆,其实哭并不是那种纯粹的恶。”
韩非将哭的身世和他死前遭遇的一切全部说了出来,老太太听完之后,表情有些复杂,沉默了许久才开口:“这孩子确实很可怜,但他毕竟和我们不同,他是鬼。”
孟诗把韩非当成了自己人,却说哭是鬼。
“阿婆,你难道一点印象都没有了吗?”在红烛的映照下,韩非犹豫了很久,还是选择了询问。
“什么印象?”孟诗不知道韩非在说什么。
“其实……”双手握紧,韩非看着老人的脸,最终没有再逃避这个问题:“阿婆,你和晨晨在十年前已经死了……”
韩非话音未落,屋内的红烛就熄灭了大半。
人氣連載都市小说 我的治癒系遊戲 我會修空調-第65章 頭顱中的另一個我閲讀
昏暗的火光里,孟诗的身体在轻轻发抖,她靠在了餐桌上:“你在胡说什么?”
“十年前的冰箱藏尸案里,一位母亲知道自己的养子杀人,她为了给那孩子一个自首的机会,偷偷隐藏了尸体。”
“我知道,我知道这些……”
“那位母亲想给孩子一个星期的时间,但是一个星期的时间还没到,那位母亲就和她的孙子一起被杀了,两人的尸体是在冷鲜店货柜里发现的。”韩非语速非常快:“那个凶手杀了母亲和小孩后并没有停手,不早点抓住他,还有更多的人会死。”
屋内的红烛全部熄灭,房间里温度越来越低,这种寒意和其他房间的阴冷不同,更像是被锁进了冰柜里,身体里的血管和心脏都要结冰一样。
一片漆黑当中,孟诗颤抖的越来越剧烈,她的后脑那里隐约有一张脸开始浮现。
韩非没想到自己的几句话会引发这么大的变故,他没有被吓的逃走,而是紧紧握住了孟诗冰冷的手:“宽恕不会让杀人狂悔改,他只会变本加厉去伤害更多的人!”
老人头颅后面很快伸出了两只可怕的手臂,有一个怪物似乎想要从老人脑袋里钻出来!
“那个满手鲜血的魔鬼,现在可能又把目光盯向了其他的孩子,幸福的家庭被刀子切碎,我们必须要尽早抓住凶手!”
房间温度降到了冰点,曾经温馨的小屋现在一片狼藉。
老人的身体剧烈颤抖,她忍受着无法想象的痛苦,不过她好像记起了什么东西,原本和蔼的脸上此时满是懊悔。
随着头颅里那怪物的出现,孟诗明显想起了一些事情。
“那位母亲在临死前肯定看到了什么东西,她应该也不愿自己的孩子犯下更多无法挽回的错误吧!”
原本一直是韩非抓着老人的手,在他说完最后这句话后,老人枯瘦的手突然用力抓住了韩非。
嘴唇颤动,老人似乎在说着什么,韩非贴到老人身边才勉强听到了几个字——冬花造冰厂。
“造冰厂?最开始我听老人大儿子所说,孟诗和孟晨的尸体可是在冷鲜店货柜发现的啊!”韩非还想继续询问,这时候卧室门被人打开,低垂着头的晨晨看见孟诗这个样子,一下被吓哭了。
听到了晨晨的哭声,老人头颅里那怪物挣脱的速度开始变慢。
火熱都市异能小說 我的治癒系遊戲 愛下-第65章 頭顱中的另一個我展示
韩非也不知道该怎么做,他赶紧把屋内的灯全部打开,又把蜡烛给点着了。
在灯光重新亮起的时候,老人头颅里冒出的怪物逐渐消失。
一切就好像从来没有发生过一样,唯有老人摔倒在地,脸色非常差劲。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韩非将老人背到了沙发上,他仔细思考。
“公寓楼内凡是能够好好交流的邻居,似乎都忘了自己已经死了这件事,他们甚至不知道自己是鬼。”
“他们缺少了部分记忆,但同时也忘记了痛苦,孟诗头颅里的怪物是不是就是那段痛苦记忆的化身?或者说孟诗头颅里的怪物才是真正的她?”
看着晕倒在沙发上的老人,韩非思考着所有可能性。
“难道这是以前那位楼长做的吗?他把邻居痛苦的记忆封存起来,让这些人忘记痛苦的记忆,但这种方法治标不治本啊!痛苦依旧存在,并没有因为忽视就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