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都市言情 九域帝天 起點-第一百七十六章一筆紙墨推薦

九域帝天
小說推薦九域帝天九域帝天
猛烈的战斗瞬间停歇!
一阵寒风吹打在了风云白的身后,不由得令其倒吸了一口冷气,在心里想道:“此人修为绝对在我之上,为了这些下人,得罪一名强者,实在是不值。”
“既然,他想进去,那就一定和拍卖物品有关,到时候嘿嘿…让你小子知道知道,什么叫做寸步难行!”
当想到这里,风云白原先紧皱的眉头,现已松展许多,阴沉的脸上微微扬起了一抹冷笑,手掌一翻,握紧的长剑化为一团灵力,凭空消散在众人的视线内。
林辰见到这一幕,心中的警惕也渐渐消去,转身扶起躺在地上的白发老者道:“老前辈,我来扶你进去吧。”
此时,老者并未理会迎来的少年,反而是面无表情,静静的看着少年的一举一动。
直到少年在众人的目光下,搀扶起白发老者后,缓缓走进了拍卖行。
风云白冷眼怒视着少年的背影,但自知,自己与其修为差距过大,若继续再争论不休的话,自己定然毫无悬念可言,必败无疑!
到那个时候,不仅仅是丢了脸面那么简单,更是会丢了,自己身为流云镇上第一大富商公子的威严。
随即,风云白不屑的冷哼一声,背起双手,大步迈进拍卖行。
伴随着众人的火热目光,两人之间电光火石的激烈战斗,竟然就这样停止了。
这也引起了众多围观者的不满,见两人走后,在人群内纷纷响起了议论之声。
“他俩是在闹着玩吗?这就结束了?”
“真是无趣,本想着能有一场好戏看,但竟然说不打就不打了?”
“哼,依我看,是那林辰不敢与这流云镇富商公子,关系闹得太过于僵硬,害怕牵连到林家日后的发展。”
“没错,俗话说的好,有钱能使鬼推磨,只要灵币到位了,哪位强者能够得抵住荣华富贵的诱惑啊?”
“嗯,话是这么说的,人现在都走了,我们也都散了吧,这次的好戏泡汤咯…”
话音刚落,众人纷纷散去,坊市上,又再次恢复了往日的平静。
拍卖行内,林辰与白发老者刚刚走进屋内,就见到屋内坐着一位身材极好的妙龄少女。
映入眼帘的,除了屋内的摆设与结构,其他和普通的屋子再未有任何差别。
唯独那少女的美丽容貌,在这间屋子里显得格格不入。
她秀雅脱俗,自有一股轻灵之气,肌肤娇嫩、神态悠闲、双目犹如一泓泉水。顾盼之际,自有一番清雅高华的气质,让人为之所摄,不敢与之对视。
但在那冷傲灵动中,又颇有些钩魂摄魂之态,让人不能不魂牵梦绕。
当自己看到这里,竟未曾发觉自己早已被眼前少女的美貌所吸引,目光在这位女子身上,从未曾有移开过一刻。直在心里赞美道:“真没有想到,这拍卖行内,竟然会有如此美貌的女子。”
“敢问公子,你在这里傻站了半天了,有什么事吗?”倾雅缓缓抬起头,抿了抿香唇,询问道。
“没…没事!”林辰听闻倾雅姑娘的疑问,则是挠了挠头,憨厚的笑了笑道。
“怎么会没事,别听他胡说,我们要参加叫拍!”白发老者,上前走来道。
“哦,请这位老人家,先交付一下,一万灵币的入场费吧。”倾雅听闻,轻捂香唇,浅浅一笑道。
话音刚落,白发老者缓缓伸出满是皮皱的双手,摇头道:“一万灵币,老朽付不起,但他有!”
此刻,倾雅姑娘的美目,从老者身上移开,又投向了面前不知所措的少年身上,淡漠道:“公子,请这边缴纳一下入场费。”
当林辰听闻倾雅姑娘所说的话后,心里则是想道:“坏了,出门走的急,未拿这么多的灵币。”
“更何况,林帮的收入,早已给予了刀疤与老鬼他们,现在的自己,兜里可是比脸还要干净。”
想到这里,林辰则是转过头,望了望身旁一直保持沉默的白发老者后,些许无奈的摇了摇头,缓缓走上前,对着倾雅询问道:“倾雅姑娘,您这里还有未曾拟写的卷轴吗?麻烦您帮我拿一下。”
少年此话说完,面前原先脸色平静的少女,瞬间面容微变,疑惑问道:“公子,你要一个未有拟写的空白卷轴,所为何用?”
“那还用说,当然要拟写啦!”林辰听闻,则是语气些许平淡的回道。
“你说什嘛?你要自己拟写卷轴?”倾雅听闻面前林辰所说的此番话,内心无比震惊,即刻从座位起身,站立道。
而一旁的白发老者,听闻后,身体也不由得一震,面容微变。
但出于,自己得年龄与阅历,心里面虽然激动,但脸上的表情却很微妙。
此刻,林辰见倾雅姑娘那惊愕得表情,心里未有太过在意,想道:“前提,她不知道我的前世,会有现在得表情波动,实属在正常不过了。”
“但我总感觉,我身旁的那位老者,心里面并未有太大的波澜,这样的心理素质,可不是一般人能够具备的。”
当想到这里,自己面前已经摆好了空白卷轴和笔墨。
随即,林辰掌心处,涌现出一股淡青色的灵力,即刻拿起桌面上的笔,在空白卷轴上有节奏的起笔、落笔,从头到尾,一气呵成,未曾有丝毫的拖泥带水。
少年拟写的全过程,可谓是行云流水,干脆利落,这一幕,尽数被倾雅看在眼中。
少女那魅惑的双眼,轻眨了眨,缓缓抬起头,惊声道:“地阶中级功法,玄甲破!”
一旁的白发老者听闻,身体不禁的打了一个寒颤,一双满是皮皱的眼睛,猛然瞪大,露出难以置信的目光,盯着面前那看似与普通人没有什么差别的消瘦少年身上。
此刻,屋内的空气好似在这一刻凝固,倾雅呆愣了许久,这才从惊愕中缓缓回过神来。
只见面前的少女,面带微笑,恭敬道:“真的很让我意外,我们流云镇这种小地方,竟然会有如此天才小辈。”
“公子,您刚才亲笔拟写的地阶中级功法,玄甲破,经过小女的衡量检验,位于珍品的行列。”
“敢问公子,是想将其在此折现,还是将此珍品,放在这次即将举行的拍卖行进行叫价众拍呢?”